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三十三章凶宅

    “哎呀,你吓死我了?”

    我听见有人来的脚步声,赶紧回头,结果没想到,一回头就撞上了一个人,吓的我叫了出来。

    “你是谁?”那个人冷冷道。

    “我是王响请回来的客人,你又是谁,王家的保姆?”

    “哼,你最好小心一点,没事别乱晃悠。”

    说完,那个人就走了,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又见到了她。

    王响为了招待我和水娃特意吩咐厨房,做了很多好吃的菜,水娃下午吃了很多点心,可是似乎是意犹未尽,一看见桌子上的好吃的,又开始口水连连。

    我无奈的瞪了他几眼未果后,索性就不再说他,倒是王叔却是个好人,没有嫌弃我和水娃这般狼吞虎咽的没有礼貌。

    晚宴正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来了一个女孩子,我定睛一看,正是今天我在花园看到的那个。

    王响看见那个女孩来了并没有说话,我也没有再问,这个女孩子到底是谁?看这年纪应该是王响的女儿吧,可是不是听说这个王响跟李爱琴没有孩子吗?

    我带着这些疑问,越来越对这个王家大宅有兴趣了。

    吃过晚饭,我便回了王响让人给我准备的房间,水娃跟着王响四处溜达去了,我没有水娃那么善于跟人交道,还是觉得有空一个人歇一歇倒是挺好的。

    我刚回到房间,门便被敲响了。

    “咚咚咚。”

    我刚来,也不知道是谁,想必是保姆吧。

    “请进。”

    刚说完,便发现推门而入的是那个女孩子,我一下子惊呆了,这是要干嘛啊?难不成因为今天下午的事情还要教训我?

    “你是他今天找回来的道士?”女孩虽然一边在跟我说话,可是眼睛却不看向我这里,我对她这种不尊重的态度一点都不喜欢。

    “是,你找我什么事。”

    既然她不尊重,我也就没必要理会她了,所以我以牙还牙的顺手拿了个枕头,翻了个身过去。

    “他找你来干嘛?”

    “找我来化解灾难。”

    “有什么灾难需要你化解?”

    我实在是被这个姑娘给问烦了,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我哪里知道那么多去,我就是走在路上随便被抓来的,来这里也不知道是要干什么,就是要混口饭吃而已。

    我原本是想这么生气跟那个姑娘说的,可是后来实在是不想搭理她,就故意打起了呼噜。

    她见我不理他,便退了出去,倒是一个识趣的姑娘。

    晚上的王家大宅,格外的寂静,我不知道为什么,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顿时又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今日也不知道是咋了,总是想喝水。

    厨房在楼下,我极其不情愿的下楼找水喝,王家大宅很大,住在这里的人却很少,屋子里空荡荡的,我不免是有些恐惧的。

    就在我下楼梯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人好像站在门口,那白色的窗帘后面模模糊糊的人影,在一个月色撩人的夜晚,看上去是那么的恐怖。

    “是谁?”我小声的问。

    那是人影那边根本就不回答我,这让我有些心切,我赶紧念了几句徐半仙教我的口诀,顿时心静下来不少。

    忽的,那影子从东边跑向西边,又从西边跑到南边,在我眼前搞的我眼花缭乱,心里虽然平静了,但是对那个东西却还是有些胆怵,毕竟徐半仙和友道长不在,如果是要抓鬼的话,我怕我一个是做不好的。

    就在这个时候,“啪”的一声,大厅里面所有的灯都打开了,王响穿着睡衣,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看见我,还有些不好意思。

    他赶紧跑到那边我刚刚看到有人的窗户边。

    不一会儿,我就听见王响在说话。

    “乖,怎么,你大半夜的就跑出来了呢,来跟我回去睡觉。”

    听见王响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应该不是什么女鬼之类的东西,是李秀琴啊,所以我就回房睡觉了。

    可是日子接连几天就这么过去了,晚上李秀琴总是在客厅里跑来跑去,虽然我知道那是李秀琴,而且总是没过多久,王响就会把她带走,可是我总觉的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

    就连我胸前那个徐半仙给我的吊坠,这几天也总是发出异样的光,我没事的时候,又出去经常出去溜达,发现这王家大宅建的实在是太坏。

    首先,这个村里面的房子大多是因为地多,而建的宽敞,家家户户都离得很远,可是这个王家却是紧挨这一个山头,依山而建,这样一来,宅子就会地处低洼之处。

    又靠山,又处低洼之处,这宅子建的不好,不是很吉利。

    慢慢的李秀琴晚上总出来的事情,被水娃也发现了,那天晚上他吃坏肚子了出来上厕所,就看见一个人影在那跑来跑去,吓得他差点就尿裤子,第二天,水娃找到我说。

    “小鱼哥,这宅子不干净,我总觉得好像是个凶宅。”

    我当时正在看电视,根本就顾不上跟水娃说话,不过这个王响家可是真有钱啊,连电视都有,我看的都不想走了。

    “你瞎说什么啊,别乱说,好了,别挡在这儿,电视剧马上就要开始了。”

    水娃见我不理他,一下子就把电视给我关上了,也许是真的害怕了。

    “你干什么啊?水娃!”

    “小鱼哥,我跟你说正经事呢,我真的晚上看到有人在跑来跑去。”

    “哎呀,那是李秀琴,就是那个疯了的女人,我还看到王叔晚上来把他叫回房间呢,没事的,你整天瞎捉摸什么啊。”

    我不耐烦的打发走了水娃,以为这件事很快就过去,可是没想到,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

    我好几天都没有看见王叔了,因为最近是省城的茶商会,他这几天忙着筹备的事情,整天早出晚归的,可是那天下午,他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我又一次看见那个白衣服的女人跟着他。

    王叔看见我在花园坐着,就跟我打招呼,我看了一眼王响身边的女人,她在冲我笑,我想,也是个疯人,我就没有太在意。

    “王叔,你回来了?这次把婶儿也带去了?她好些了?”

    “你说啥呢,你婶儿在省城医院呢,家里鬼哭狼嚎的,待不得。”

    王响一边说着,我觉得有些恐怖,难道他身边的那根白衣服女人不是李秀琴,难道就只有我一个人看的见李秀琴。

    王响打了个哈欠,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我看到,他的印堂竟然发黑,不是之前意气风发的样子,难道莫不是真的撞上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我赶紧问道。

    “王叔,你这几天被我婶儿给折腾的够呛吧,你是啥时候把她送去医院的,我咋不知道呢,前几天我还看见你总是晚上出来找她呢。”

    “小鱼,你没事吧,瞎说啥啊,你们来之前,你婶儿就被我送去医院治疗了,她不在家里了。”

    听到王响这么说,我突然额头冒出涔涔冷汗,把这几天的所见所闻,一五一十的全部都告诉了王响,王响听完也着实吓了一跳,身子有些没站稳,踉踉跄跄的往后退去。

    “你说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鱼,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点点头,继续说道。

    “王叔我刚才又看见她跟你站在一起,所以才会问你是不是带婶儿一起去了?”

    王响顿时脸色煞白的继续说道。

    “小鱼啊,你可一定要帮帮你王叔才行。”

    我点点头,似有若无的有开始打量起这神秘的王家大宅。

    我总觉得王响根本就没有告诉我实话,也许这大宅子里正隐藏着深深的秘密。

    午夜,又到了那个时刻,我今天故意没睡,想去楼下会会那个女鬼,可是让我失望的是,她今夜竟然没有来。

    我等了好久,东方的渐渐的有了一丝天亮,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已经凌晨四点了,想必那女鬼是不会再来了。

    索性回房睡去,却不想,在我回到房间睡觉的时候,那个女人竟然跑到了我的梦境中。

    “你是谁?为何要留在这个宅子里?”

    “求求你救救我,让我解脱,放我超生。”

    那白衣服女人好像并没有我想的那么恐怖,我定睛看了一眼她,煞白煞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左边额头还破了好大的一个洞,想必是头破血流而死。

    她的眉毛很好看,弯弯的,看起来不像是恶鬼。

    “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白衣服女子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接连后退道,然后我看着她消失,口中还念念有词道。

    九月黄,黄连煌

    湟中涌,黄思煌

    这几句歌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一时之间难以捉摸,蓦地从睡梦中醒来,已经是到了正午,我走出房门,宅子里空无一人,只有几只孤零零的在鸣叫着的鸟儿,它们的声音似乎带着些哀怨,那哀怨又好像是在诉说这人世间的情。

    宅子里的阴气我明显的感觉到似乎又多了很多,就连我颈间挂着的那个小坠子,这几日也总是发出异样的光,看来是要有大事发生啊。

    我看着窗外,心中不由的涌起一股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