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三十四章疯子

    李秀琴被接回家了,因为医院里的人说她的病情有些好转了,如果把她接回家里治疗,这样她回觉得安全放心些,对治疗反而更有益处。

    我第一次在院子里看见这个疯女人,她即便是疯了,也不像那些个疯子一样的胡言乱语吓人,倒是很安静的跟着王响。

    着一袭素色的白衣,跟梦中的白色衣服衣服女人是有一些相似的,又好像她们两个就是一个人,但是又好像不是。

    后来我发现,李秀琴跟我梦中的白色女人的确是有几分相似的,可是她们两个我还是能够区别出来的。

    接李秀琴回来的那一天,王家大宅来了很多人,我在这团团的人群中又看到了那个奇怪的女孩子,她似乎是谁都不交流,就是一个人,也没有人会去在乎她。

    可是偏偏就是她的这种异样,跟旁人不一样的异样,独独的让人想要注意她。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她此刻看向李秀琴的眼神,为什么带着恶毒的眼光,那咄咄逼人的气势,看的我都有些寒毛直竖,那个女孩难道她很讨厌李秀琴吗?

    我越发对这个女孩有很大的好奇了。

    中午为了欢迎李秀琴回来,王响特意设了大宴,请全村的人来吃酒,席间还不忘了介绍我。

    说是因为我是他王响的有缘人,所以我这刚一来,李秀琴便好了,夸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也是因为这样,村里人越来越多的围了过来了求我去他们家看看风水。顿时我就觉得这真的不愧为一个赚钱的好机会呢。

    后来晚上又被村里的人叫去接二连三的喝酒,第一次有了一种被人捧上天的感觉,别提心里有多开心了。

    晚上我趁着朦胧的夜色回到了王家大宅,就看见那个女孩子在哭,我走过去,她似乎好像不希望这一幕被谁看到,凶巴巴的冲着我吼道。

    “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你就死定了。”

    “你怎么哭了?”

    “关你屁事啊。”

    说完那个女孩子就跑到了屋里面,然后我就看见二楼东边的房间灯被打开了又被狠狠的关上了。

    李秀琴回家以后,王响的人也心情好了很多,对于之前白色衣服女人的事情也渐渐忘记,不要说王响忘记了,就连我都差点不记得还有一个这样的女人存在过。

    直到这一次我又在梦见中遇见她。

    那是一个午后,水娃跟着王响出去做生意了,我一个在家转悠了一会儿后就回到房间睡觉,也许是秋天到了的原因,我总觉得最近我的身子乏得很,动不动的就想要睡觉。

    她忽然间闯入了我的梦中,跟这上一次不一样的是,她哭了,哭的撕心裂肺的,我看着心里都有些莫名的心疼。

    “你别哭了,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帮到你的吗?”

    “你不是答应了,要把我的亡魂解放出去,助我超生的吗?为什么现在你迟迟不行动。”

    我实在是不敢告诉她,我就是一个刚刚入道的,小白痴道士,又不是什么都知晓的。

    “好,那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你?”

    “城西,破庙,玄关,秘密。”

    她说完这几个字又不见了,等我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一阵子的电闪雷鸣,我走到窗户那,想要把窗户关上,省的那雨水进来打湿了我的床单。

    可是就在我走到窗户那的时候,我看见李秀琴站在后院的那棵大树下,她好像在看着什么,口中还念念有词,过了好一会儿,她好像发现了我,然后回头狠狠的瞪着我,那狠戾的目光,让我浑身打了一个寒噤。

    这跟那个刚刚进院子的疯女人还是一个人吗,之前不是很温顺的吗?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我越想越觉得奇怪,又惧怕那瘆人的目光,赶紧关上了窗子。

    可是等到晚上我们大家一起吃晚饭的时候,我看到的王响身边的李秀琴根本就不是今天下午我看到的那么恐怖的样子。

    那一顿饭我吃的很艰难,这一家人实在一个一个的太让人捉摸不透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我总觉得更大的秘密还在最后。

    果然,第二天,阿花死了,阿花是王家的女管家,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由她来操办,昨天我还看见她给后花园的那些月季修建枝桠,可是今天早上醒来,水娃却告诉我,王家死人了。

    死的人是阿花,她被人挖去了双眼,丢在了后院。

    上午警察来了,带头来的是一个女警察,身材倒是不错,前凸后翘的,就是我看不惯她作风的样子的,神神叨叨的,还怀疑我是杀人凶手,真是天大的笑话。

    那个女警察叫方雯雯是刚刚从警校毕业的,有些心高气傲,也一直风风火火的想要破大案子,终于让她好不容易逮着个杀人命案,她肯定是不会放过的。

    让人思虑的是,阿花不仅被人挖去了双眼,就连身子也被人看成了好几节,刑警队搜索了一大上午,好不容易把阿花的尸身七零八落的拼凑在一起,可是这右胳膊却是怎么找都找不到。

    我因为被怀疑所以被拘留了起来,可是这拘留室里太热,我热的难受,只好趴在桌子上顺着了。

    我刚一睡着,那白色女人又出现了,她好像是在责怪我。

    “你为什么不早点行动,你为什么不早点行动啊,现在被她抢先了一切都完了都完了。”

    “你知道阿花的胳膊在哪儿吗?”

    “后山半坡。”

    我醒来之后,赶紧告诉了我周围的警官,阿花胳膊的下落,方雯雯立即带着人去搜山,果然在后山半坡找到了阿花的残肢,这下她更笃定我是杀人凶手了。

    “你凭什么说我是杀人凶手?”我都快气的跟她拍桌子骂娘了。

    “如果你不是凶手,你怎么知道被害人的残肢在那的。”

    那我怎么回答,我要说是一个白色女人托梦告诉我的吗?即使是有人告诉我,我也不会相信,我气的浑身发抖。

    后来因为证据不足,刑警队不得不放我走,临走的时候,方雯雯还狠狠的看着我说。

    “你就是杀人犯!”

    我懒得跟她狡辩,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王响派人来刑警队接我回家,我突然想起来之前那个白衣女子托梦告诉村里破庙的事情,我跟司机师傅道了别,说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就在村口下了车。

    我问了村子里人,破庙怎么走,每个看到我问路的人,脸色都不太对劲,好像是有些唯恐不及。

    有一个老婆婆实在是忍不住劝我道。

    “小伙子,你没事别总往那破庙跑,那里邪乎这呢。”

    我谢过了婆婆的好意,还是觉得要去那看看才对。

    破庙有些荒僻,周围杂草纵生,我走了好久,才看见那层层野草之间的一间破屋,这哪里是一座庙啊,连个佛像都没有,也许是因为荒废的原因,看起来十分的阴森可怕,没有人气。

    我走进破庙中,屋子里面结满了蜘蛛网,因为是晚秋,今天又刮着大风,此时我只觉得我耳边阴风阵阵。

    忽然,“砰”的一声,破庙的门关上了,我吓得浑身寒毛竖了起来,为了让自己凝神静气,不再为外物所干涉,我又念起了徐半仙教给我的口诀。

    等到平静了的时候,我按照梦中白衣女子所托,将那藏在破庙中的玄关找到。

    这可是着实费了我好些时间,就在我找了好久,差不多快要放弃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门口的石桩,一个趔趄倒向地面,然后手不自觉的抓了一下地面,突然之前,那破庙里的一面墙竟然挪动了。

    我看着那挪动的墙,完全打开,然后了进去。

    这个时候,我丝毫没有注意到,在我的身后一个身影闪过。

    我进了暗室,里面很黑,还好我随身带了洋火,“嚓”的一下,洋火就点着了,说明里面还是可以进人的,氧气还是很足。

    我一边往里走,一边暗自观察,只见这壁画上有很多文字。

    “11日,晴,今天是我在这里的第一天,我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12日,晴,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晴天,这黑暗的密室中,我都要疯了。”

    “13日,晴,她来威胁我了,可是我什么都没有说。”

    这满墙的文字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什么人在被囚禁在这里的时候,所写下的日记一样的东西。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其中的迷雾一层一层,我脑袋都要大了,根本找不到什么思绪。

    难道这就是那梦中的白衣女子口中的秘密吗?

    我静下心来,把这暗室中的文字全都读了一遍,然后差不多理解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好像是这个人因为知道了什么巨大的秘密,然后就被人囚禁到这里三年,最后受尽折磨而死。

    我从这个人的文字中能够看得出他那个时候的辛酸与折磨,难不成,这被困之人就是梦里的那个白衣女子。

    那她实在是太可怜了,我不禁对那个白衣女子产生了悲悯之情,真的是想好好的帮助她,然后助她早日轮回转世。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我觉得我该走了,可是就在我要转身的时候,我突然靠着洋火微弱的光,看到我身后竟然,竟然有一双脚,我顿时脊背发凉,身上起了鸡皮疙瘩。

    我不敢回头再继续看下去,但是出口在那个地方,我挣扎了很久之后,决定跟那个东西来一场恶斗,大不了就是你死我活。

    我很快的在友道长的记忆中寻找着关于怎么制服恶鬼的方法,然后迅速的弹跳起身,将随身携带这的符纸贴在那个人的天灵盖上。

    口中念念有词道。

    “阴关阳关无处逃,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可是我刚喊完,就听见一个我最不想听见的声音。

    “你神经病啊你!”

    我顺着这个声音,这才发现,这哪是什么恶鬼啊,不就是那个特别事儿的方雯雯吗?

    “你才神经病呢,你们全家都是神经病,你跑到这里来装神弄鬼干嘛?”

    听见我这么说,方雯雯不乐意了,我借着微弱的洋火看着她发脾气的样子,别说,那小嘴嘟嘟的还挺可爱的呢。

    “谁装神弄鬼了,你是嫌疑人,我有权利监视你的一举一动。”

    天哪,我听完她的话,简直觉得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我都说了我不是凶手,到底要怎么样她才肯不这么怀疑我,有跟踪我的这点事情,去帮人民群众抓抓小偷不是挺好的嘛。

    我简直不想跟她继续争辩下去,这个地方已经够恐怖的了,我只想离开这里,再说了跟她那样一个不讲理的人,实在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我跟方雯雯一前一后的出了暗室,我心中的疑虑越来越多,竟然忘记了刚刚被方雯雯气个半死的事情,跟她一起讨论起暗室的事情来。

    一阵微风拂过,方雯雯的头发一下子打在了我的脸上,我闻到了一股花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