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三十五章谈心

    我跟着方雯雯一起从破庙出来,两个人就分道扬镳了,一路上我还在回味着她头发上的香气。

    可是第二天,这个疯婆子又带了一群人来王家,又要带我去审讯。

    在去警察局的路上,我坐在车上又睡着了,这一次来给我托梦的,除了那个白衣服女人还有阿花。

    阿花拖着她那个断了的胳膊,晃晃悠悠的冲着我走过来。

    “小鱼,你帮帮我,帮帮我啊?”

    “是谁杀了你,是谁?”

    “真亦假时假亦真。”

    说完,阿花竟然也不见了,我真的是要疯了,她们这些做鬼的,都这么有文化吗?说那么多人都听不懂的东西有什么用啊。

    我气的醒了,一抬头,就看见方雯雯翘着二郎腿在看着我。

    “你看我干什么?”

    “快点把你嘴角的口水给擦了吧,真恶心。”

    听方雯雯这么说,我赶紧用手摸了摸我的嘴角,结果什么都没有。

    “你这个骗子!”

    “哈哈哈,想不到,你这个杀人犯还是笨蛋呢。”

    我简直要被方雯雯气疯了。

    “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不是杀人犯,我没有杀人!”

    “一切等我们回到局里再说吧。”

    可是事情的真相是,我被方雯雯带回到了刑警队,她还是照旧把我隔离了起来,然后也没有找人看着我,也没有人审讯我,她还走了。

    方雯雯说这样是把我刑事拘留的另一种方式,免得我再去危害人间。

    苍天啊,这个脑残的女人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吗?我在警察局待了整整一天,晚上王响亲自带着钱来赎我了,交完保证金以后,总算是解脱了。

    回家的路上,王响一句话都没有说,我觉得气氛实在是太沉闷了,便打开了话匣子。

    “王叔,明天我想给阿花做场法事,超度一下,这样也能驱一驱咱们宅子里的晦气和不干净的东西。”

    王响开着车,好像是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王叔,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了吗。”

    “吱”王响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我整个人差点都要飞出去了。

    “啊,小鱼,你刚才跟我说什么?”

    “王叔,我说我想明天做场法事,去去晦气。”

    “恩,好,就这么办吧。”

    接着王响的车子再一次启动了,我看着他,直觉告诉我,他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没有跟我说。

    等到了家里,水娃神神秘秘的把我叫到了房间。

    “小鱼哥,你知不知道后面的院子里有一个房间,我今天从那路过的时候,简直要吓死我了。”

    “你看见了什么?”

    “那个白衣服的女人,就是那天晚上那个女人!”

    “哎呀,你小点声,瞎嚷嚷什么啊。”

    “小鱼哥,咱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啊?”

    我还想着趁着在王家大宅的时候,好好的赚上一笔,现在要走,岂不是亏大了。

    “再过几天吧,没事的,你先回去吧。”

    水娃胆子竟然比我还小,我把他送出房间,就自己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整理这几天的思绪,先是有一个白衣服女人出现了,然后阿花又死了,然后又是那个神秘的暗室。

    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门一下子开了。

    “哎呀,你想吓死我,你不知道要敲门的吗?”

    门口那个人还是那么的咄咄逼人。

    “我没有敲门的习惯,你出来陪我走走。”

    我本来还是有些生气的,但是看到这个美女这么主动的想要邀请我出去溜达,那也是盛情难却了,而且,她今天晚上看起来比平时还要美。

    我跟着这个对我来说有些神秘感的女孩,自从我来到王家大宅的第一眼,我就觉得她很与众不同,可是哪里不同,这又无所而知。

    毕竟我是道士,对鬼魂这种东西了解一些,但是对人嘛是不懂的,也无法去预测的。

    女孩跟我一前一后的走在路上,由于现在已经是深秋的夜晚了,晚上起风的时候还是有些冷的,她不由得打起了寒颤,我顺手就脱下了自己的衣服给了她。

    “谢谢,我不用。”

    这是她第一次不带敌意的跟我说话。

    “没事,你穿着吧,反正我也不冷。”

    我摸摸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然后尽量隐瞒起自己现在已经是浑身发抖的样子,外面的风刮的不是很大,但是我现在就只穿了一件薄衫,不由得还是觉得很冷。

    也许是实在太冷,她穿上了我给她的外套,没有拒绝。

    “他是怎么找到你的?”

    “谁?”

    “王响。”

    “就是在路边碰上的,也算是一种缘分”我不知道为什么,巴拉巴拉的对着这个女孩子敞开了话匣子。

    一番交谈之后,她终于对我不再心存芥蒂,我暗自欣喜,想不到我还是挺有个人魅力的嘛。

    “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谁?”

    “我想,可是得你自己告诉我才行,毕竟打探别人的隐私是不对的。”

    女孩望着远处,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告诉了我,她的故事。

    她叫王婷,是王响的女儿,只不过她一直不被王响在外界承认,因为她是一个私生子,所以这些年,虽然一直待在王家,待在王响身边,也不被外人熟知。

    也因为这个原因,她从小就孤僻的很,从来不愿意告诉别人自己家里面的事情,在学校也很少有好朋友。

    王响对她的感觉,也一直不好,虽然说物质上从来都不曾亏欠她,可是王婷知道,王响对她并没有父女情分,甚至还有一些怨恨,这是王婷所想不到的。

    “那你妈妈呢?”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妈,我一出生,我妈就死了。”

    “对不起。”

    我不小心触碰到了王婷的身世,顿时觉得她挺可怜的,也没有之前看起来那么让人讨厌了。

    “没关系,我所有有关于我妈妈的故事,都是管家告诉我的,可是现在管家也死了。”

    说道这里,王婷竟然哽咽了起来,这让我想起了那个夜晚,我看见她偷偷的坐在台阶上哭,实在是让人心疼。

    王婷小时候经常听阿花说起她的母亲,方坚好,我刚开始一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对方坚好很有好感,我觉得这么名字特别美。

    既方既阜,既坚既好。

    方坚好跟王响是在她出国留学回来认识的,那个时候的王响还是一个刚刚创业的小伙子,两个人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一见如故。

    也许是因为方坚好的出国经历,这让王响这么朴实的小伙子对她一再的感到有强大的吸引力。所以等到王响再一次见到方坚好的时候,就对这个活泼可爱的姑娘展开了一次又一次强势的追求。

    最终方坚好觉得王响这个人还不错,稳重也踏实,就决定跟王响在一起了。

    周围的朋友们也都觉得他们两个就是传说中的郎才女貌,神仙眷侣。

    两个人在一起两年后,就在王响决定跟方坚好结婚,可是就在结婚前夕,王响在南方的生意出了一点问题,等到他从南方回来之后,一切都变了。

    方坚好不见了,就是这么平白无故的消失了,王响怎么找都找不到她,可是这结婚的请柬都已经全部发出去了,这下新娘找不到了,可急坏了王响。

    “那后来呢?”我再一次想要迫切的知道故事的结局,于是打断了王婷问道。

    后来王响还是结婚了,只是结婚的人不是方坚好,是方坚灵,方坚好的孪生姐妹。

    “啊,那李秀琴呢?她又是怎么来的?”

    “方坚好,嫁给我爸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死了,我妈的尸体后来也没有找到,我是李秀琴带回来的,后来方坚好死了之后,她又嫁给了我爸。”

    我听着王婷说完这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故事,整个人都崩溃了,天哪天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这也太乱了吧。

    也就是说王叔他,这一辈子一共有过三个女人,可是他为什么从来都不对我提起呢?

    我觉得一切的一切都看起来太凌乱了,我的脑袋都要炸了,根本就梳理不开,这到底是为什么?

    可是这一切跟阿花又有什么关系,她为什么会死呢?

    夜已经深了,水娃被王叔派来,叫我们回去,我看着王婷单薄的背影,不禁有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可是这个想法也就是转瞬即逝,因为我再一次想起了落七,毕竟她才是我真正喜欢的女孩,我不要像王叔那样,喜欢那么多人,我这辈子要永远只疼爱落七才对,我一边想着,脑海中竟然慢慢的浮现出了落七微笑的样子,我不由的嘴角也上翘起来。

    “小鱼哥,小鱼哥,你想啥呢?”

    “没什么,没什么。”我怕水娃笑话我犯花痴,只好赶紧掩饰道。

    “没什么你刚才笑的那么淫荡。”

    “死水娃,不想活了是不是,哼。”

    水娃笑着赶紧溜回了房间,生怕我会打他,别说他跑到的快,要是他真的跑慢了,说不定我真的会揍他。

    经过这一天的折腾,我实在是累的很,刚想倒头就睡,突然间好像想起来什么,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

    为什么我这几天总是爱睡觉呢,我一睡觉,那个白衣服女人就钻进我的梦里来,难不成是她控制的我,还是我最近身体出了什么状况。

    我赶紧从友道长的记忆中搜索有关于犯困是什么导致的信息,后来发现,只不过是因为我的年纪太小,无法承受友道长的太多真气,因此在我要使用这些真气的时候要比平常人也要花出很长时间的,而且对我来说,我每一次用气的时候后,身体里面的力量就会消失一样。

    这是一种道家的阴阳相合,有缺就自然有得,知道了实在的真相后我,我又倒头睡去。

    反正是没有什么大毛病,还有,我很想期待再一次见到那个白衣服的女人,我有很多话想跟她说,也需要问她很多问题,因为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乱了,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