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三十七章真相

    水娃这个孩子嘴里不会说胡话,而且我看着他面色凝重,觉得一定不会有假,但是现在我也仍然什么头绪都没有,只得安慰他说。

    “好了,你别怕,今天晚上我跟你一起睡,明天早上咱们俩一起去那个房子看看。”

    水娃听了我的话,没有再说什么,晚上我在梦中又遇到了那个白衣服的女人。

    “看见的并不一定是真的。”

    她留下这样的一句话给我,我更加匪夷所思。

    半夜里,水娃睡不着起来上厕所,结果又在客厅里看见那个白衣服的女人在走来走去,吓的惊声尖叫起来,我被他的叫声吵醒。

    赶紧下楼去看,就连整个王家都被水娃的声音吵醒了。一大家子人都出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王婷迷迷糊糊揉着眼睛从二楼下来,王响也带着疯了的李秀琴来了。

    “水娃,你怎么了?”我看着瘫坐在楼梯上的水娃,急忙去扶他。

    “有鬼,有鬼啊!小鱼哥,我真的看见了!”

    可是白衣服女人刚刚跟我在梦境中见过,她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大厅里啊,我的直觉告诉我,一定是有人在装神弄鬼,可是这个装神弄鬼的人又是谁呢?

    “好了,水娃,没事了,我们回去睡觉了。”我一面心里想着,一边将身边吓得瑟瑟发抖的水娃带回房间。

    第二天,我陪着水娃去了一趟那个荒废在后院的屋子,里面诡异的声音一点都没有,水娃不敢靠近,我想起来徐半仙教给我俩的口诀。

    “水娃,你跟着我念,念着念着你就不害怕了。”

    我知道水娃一直记不住口诀,就重复好几遍给他,果然有效果,不一会儿,他就冷静了下来。

    我俩打开了那个屋子,可是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是这间屋子像极了一个女人的闺房?这是谁的房间?屋子里面方坚灵的画像告诉了我这个屋子的主人是谁。

    忽的,一个人影从我们身后闪过。

    “什么人?”我急忙追了出去。

    可是不一会儿,那人就不见了,然后我就在院子里面看见了疯了的李秀琴,她正在玩一个洋娃娃。

    我过去问她。

    “你有没有看到什么人从这里跑过去?”

    可是她只知道冲我笑,根本就不说话,我索性放弃了,反正疯子即使说了话,也是没人信的。

    “小鱼哥,你快来啊。”

    这个时候,我听见水娃在叫我。

    原来在房子周围的草丛中,发现了一个玉坠,我见过那个玉坠,那是王响的,我十分确信这一点,因为我第一次见到王响的时候,首先吸引了我的,就是当时他挂在身上的那枚价值连城的翡翠。

    这才让我断定出王响肯定是有钱人无疑。

    可是这个时候,玉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不就是阿花遇害的现场吗?难道凶手是王响吗?

    可是方雯雯不是说在阿花身上找到了一根女人的头发吗?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赶紧去了一趟警察局。

    “别提了,是我们的法医弄错了,那根头发是阿花自己的,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了?”

    方雯雯一边低着头整理手上的文件,一边问我。

    “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很想告诉方雯雯我的发现,可是我只是怀疑王叔,没有真的证据来证明王叔是不是凶手?况且,如果告诉了方雯雯,她那个风风火火的脾气,肯定就带人去抓王叔了,到时候万一弄错了,我还怎么面对王叔啊。

    “没有,好了,我走了。”

    最终我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事情越来越蹊跷了,如果凶手真的是王叔的话?那杀人动机是什么?

    我的脑袋都要大了,之前只是因为想要为了赚钱所以才答应王叔来他们家给看看风水,可是谁知道好死不死的竟然发现了命案,哎,这人命关天的事情岂是跟抓鬼一样,实在是扰人心烦。

    我回家的时候,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水娃也不在,我本来以为家里就我一个人,谁知道方雯雯突然间冒了出来,自从那天晚上我俩出去聊天以后,我都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她了。

    “嗨,你在啊?”我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生硬的打了个招呼。

    “恩,学校没事,我就回来了。”

    “那个,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说。”

    “阿花她是怎么来到你们家做管家的?”

    “这个我不知道,因为自从我懂事的时候起就一直是阿花在照顾我,后来家里也没有什么人,她好像也没有什么亲人,就一直留在家里了。”

    “恩,我知道了。”

    “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凶手找到了吗?”

    “还没有,不过我怀疑一个人。”

    “谁?”

    “你!”

    “什么?”王婷听见我这么说,吓得不小心把手中的杯子摔碎了。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没事吧,别让那些玻璃扎到你。”

    “没事,没事。”

    王婷有些惊慌失措,难道,这案子不会跟她也有关系吧,哎,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呢?

    我在案情没有任何进展的情况下,决定去问问王响,看看他能告诉我些什么?

    可是王响没有在家,线索好像又断了。

    这个时候,方雯雯来找我了。

    “你白天肯定没有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听见方雯雯这么问我,我实在是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娘的,那么多事情简直脑袋都炸了,还是告诉她,让她帮着我分析分析吧。

    毕竟我是专业抓鬼的,人家才是专业破案的。

    于是我一股脑的把我知道的一切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方雯雯,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刚说完,方雯雯就要给警察局打电话,派人来抓王响。

    “你能不能冷静一点,你怀疑王响,那他的杀人动机呢?”

    方雯雯被我这么一问,也呆住了,挂掉了电话。

    “那你说怎么办?”

    “你先不要轻举妄动,我们再看看还有什么别的线索没有?”

    “咔嚓”就在我跟方雯雯说话的时候,安安静静的房间里,竟然有门关上的声音。

    “是谁?”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等我和方雯雯走到楼梯间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是李秀琴啊,这大半夜的她怎么又跑出来了。

    方雯雯和我一起把李秀琴送回房间,我俩在一起又一起研究起了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只是我俩一直不知道的是,在我俩的背后一直有一双眼睛在死死的盯着我们。

    方雯雯一直记挂着破案的事情,所以晚上说要留下来,跟我一起探讨,我反正没有什么怨言,有一个大美女心甘情愿的想要留下来,这是一件多好的事情啊。

    晚上,我有些渴了,从厨房拿了一些点心和喝的过来,本来是想给方雯雯吃的,可是没想到,就在我俩不注意的时候,点心被屋子里的猫给偷吃了,就在我俩特别生气的时候,那只猫突然间就口吐白沫,“喵喵喵”的叫了几声以后就死了。

    顿时我和方雯雯互相看着对方,脸色都白了,不由的感谢起这只嘴馋的猫来,不然的话,现在倒在地上的就是我跟方雯雯了。

    凶手越来越张狂了,所以我和方雯雯都想尽快破案,不然的话,不知道又有谁会惨死在凶手的手上。

    就在这个时候,王响回来了,他看见我和方雯雯两个人坐在客厅里,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难道,这下毒的是他?我在心中小小的猜测了一番。

    “王叔,你回来了?”

    “恩,小鱼你怎么跟方警官在一起啊?”

    “她来找我说点事情。”

    方雯雯不好意思的冲着王响点了点头。

    “那你们俩继续聊,我上楼了。”

    等到王响上了楼,我跟方雯雯又一次将这些谜团一个一个开始分析起来,首先是李秀琴平白无故的就疯了,然后是阿花死了,然后又是密室里的日记,还有那个“响”字和玉坠,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不得不怀疑那个人是王响。

    因为这里面的人和物,不管是什么,都跟王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们俩个只顾着破案,都忘了去案发现场再看看了。”

    方雯雯提议到,所以我跟她又去了一次后院,还去了阿花的房间,原本是因为凶杀案,所以被警方贴了封条,我跟方雯雯也顾不了这么多规矩,就没向上级申请贸然进去。

    没想到我跟方雯雯在阿花的房间还真的找到了一些让我俩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在阿花的房间里,竟然有一条男人的内裤。

    方雯雯赶紧把那条内裤拿回警察局化验,结果证明内裤上面的分泌物是王响的,也就是说,王响和阿花,肯定是有着见不了光的事情。

    到了下午,我还在午睡的时候,方雯雯就带人来了,楼下一下子熙熙攘攘的挤满了人,警察一来,看热闹的人把整个王家大院围得是水泄不通。

    我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方雯雯会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就凭一条内裤,你能证明什么?

    “肯定就是强奸未遂,想杀人灭口,这种事情谁都想的到。”

    我一听方雯雯的话,立刻急了。

    “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由不得你这么胡来的。”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听见了“强奸未遂”这四个字,顿时人群中就沸腾了,我已经掌控不了现场混乱的局面。

    就在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了人群中一个人的嘴角露着一丝诡异的笑容,那种感觉,好像是他在等这种时刻终于等到的快感。

    只是我看不清楚他的脸,等我想要过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我看见王响从楼上被人带了下来,他好像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没有挣扎,倒是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在。

    我赶紧跑过去,拦住那些人。

    “让我跟他说句话。”

    押着王响的人看见我要跟王响说话,看了一眼方雯雯,方雯雯点头示意后,这才让我过去。

    “王叔,我知道不是你,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洗脱清白的。”

    “不必了,这么多年了,我终于解脱了,终于解脱了,哈哈。”

    王响笑了,但是我看的出来他的笑里面是那种带着痛苦的,即便所有的证据全都指向王响,可是我仍然始终相信自己的判断力,那就是如果是王响杀了阿花的话,根本就没有杀人动机。

    即便正如方雯雯所说的是因为强奸未遂,可是那一切只是她的假设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