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三十八章木盒

    王叔被抓走了,王家大宅里似乎比平时更安静了不少,自从那天王叔被抓走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王婷,给她学校打过几个电话,也找不到人。

    所以照顾李爱琴的事情自然就落在了我和水娃的肩膀上,这一天,我正在家里给李爱琴喂药的时候,方雯雯来了。

    由于她把王叔抓走了,我一时之间就特别讨厌她,以至于我根本就不想再跟她说话。

    “小鱼,你在吗?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可是我作为警察,看到犯人就不能不管?”

    “我首先得是一个警察,然后才能是你的朋友你能明白吗?”

    “小鱼,不管你原不原谅我,我不会为我所过的事情而反悔。”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方雯雯还站在门口,我仍旧在房间里,不想理会她,不管因为什么,她抓王叔就是不对。

    就在我打算冲出去,跟她大骂一场的时候,方雯雯说的话,让我震惊了。

    “王响他认罪了,法院给的意见是死刑,还有,明天上午十点,在后山石坡上对他执行死刑,枪决。”

    我愣住了,顿时崩溃的瘫坐在地上,我实在是觉得自己特别的无能,因为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救出王叔。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突然看见门缝里,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我一抬头正好冲上那双眼睛,等我出去的时候,变不见了。

    难道是李爱琴吗?因为毕竟除了我和水娃,这偌大的王家现在也没有别人了,可是刚才那双眼睛的眼神明明那么寒光凛冽,根本就看不出来那是一个疯子所具有的。

    我赶去了李爱琴的房间,她正躺在床上睡觉,阳光打在她的脸上,甚是好看,我不由的羡慕起她来,疯了的话就什么都不用操心了,就连睡觉也都是安心的。

    所以刚刚那双眼睛不是李爱琴的,我心里的那块石头放了地,我走过去,拿出给李爱琴准备好的药剂,把她叫醒准备吃药。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了,李爱琴的脚竟然是穿着鞋的,再看一眼她的床单,那躺着的痕迹明显是新的,因为一个人翻来覆去一整夜后,不可能只是这样的,起码那种细小的褶皱会看起来不这么奇怪。

    其实我在平时也很少会注意这些细节,可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已经超乎了我的接受能力,甚至分分钟都在触动我敏感的神经,所以说,我看到了,甚至还会观察仔细。

    这个新发现,不禁让我有了大胆的猜测,那就是李爱琴并没有疯,可是既然这样的话,她的疯病就很有可能是装的,那既然是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就可以怀疑这些事情也跟李爱琴有关系。

    这件事情我谁都没有说,在李爱琴面前也没有露出丝毫的蛛丝马迹,喂她吃了药以后,我怕打草惊蛇就退了出去。

    既然李爱琴没有疯的话,那她的房间里肯定是隐藏着各种秘密,下午我让水娃带着李爱琴去了镇上的医院找医生看看情况。

    我看着水娃和李爱琴走出了村子,便一个人折回王家,悄悄的溜进了李爱琴的房间,在我进到那个房间之前,我绝对不会想出,这个决定会揭露出这么一个惊天的阴谋。

    我进了李爱琴的房间,其实乍一看的话,跟普通人的房间并没有什么不同,极其的简单,并没有什么过多的家居,是因为王响因为李爱琴生病后派人把多余的东西搬走了,因为谁也不知道疯掉的李爱琴会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所以也就只能把这些危险因素降到最低。

    我在这个房间里搜了好久,可是依然一无所获,就好像上天每次都会眷顾我一样,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我突然间注意到了,李爱琴房间的上面,竟然有很多暗格子。

    因为李爱琴住在这个房子的最边上,我根本就从来没有注意到过这个房子的整体格局可是竟然就在今天,我却发现了这房子里其中的玄机所在。

    李爱琴的房间在整栋,王家大宅的最右侧,几乎所有的人都不会注意到,这个房间看起来是一层,其实她是两层,也许就连王响也不清楚吧。

    后来,我还在李爱琴的房间的枕头里发现了很多药丸,也就是说她的精神病绝对是装的,这些药她也没有吃。

    就在我走出李爱琴房间的时候,突然间又出现了一个人影,我赶紧追过去,可是追到后院去又不见了,可是那个人是谁呢?

    晚上水娃和李爱琴一起回来了,看起来没有丝毫让我怀疑的地方。

    “小鱼哥,医生说秀琴阿姨的病有好转的可能。”

    “恩,你今天下午跟李爱琴在一起的时候,是每时每刻都在一起吗?”

    “对啊,我跟秀琴阿姨一直都在一起,哦,不对,中途秀琴阿姨闹肚子去了一趟卫生间,我等了她好久呢。”

    “有多久?”我开始怀疑那个黑影就是李爱琴的。

    “挺久的呢,我在外面都等的要睡着了,但是秀琴阿姨肚子疼,她又是个疯子,我又不能说什么。”

    “好了,你回房间睡吧,累了一天了好好休息。”

    “小鱼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啊?最近看起来你一点都不正常,王叔的事情,你知道了吗,我今天下午在镇上看见方雯雯了。”

    “挺好的,不用担心我,你早点去睡吧。”

    我没有心思在继续跟水娃说下去,毕竟我的时间不多了,离明天上午十点,还有整整二十个小时,要在这二十个小时里,理清这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实在让我觉得心里压力好大。

    午夜十二点的时候,因为没有任何头绪,我在满脸疲惫中睡去,殊不知一场危险正在悄悄向我靠近。

    我自从接受了友道长的真气之后,整个人随时都会处于一种紧绷状态,就连习武之人天生的防范意识都会很强烈,所以当我觉得有人在靠近我的时候,我整个人迅速的睁开了眼睛。

    于是我就看见我的眼前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一股真气也顺着我的反作用力,我狠狠的将那人踢开。

    也许是他从来没有想到,我的真气会这么强大,在我把他踢倒在地之后,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击,转眼就跑的消失不见。

    可是就在我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我看见在我的门口,有一颗扣子,那颗扣子,我把它捡到手里,顿时觉得眼前一亮。

    这扣子,不就是不就是,我拼命的在脑海中回忆着我曾经在哪里看见过这颗扣子,终于,我想起来了,这颗扣子,就是今天李爱琴穿的那件花纹大衣上的,因为她比平时看见的扣子要好看的多,所以今天我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几眼。

    可是没有想到,这个发现,真的让我更加确信了,李爱琴一定有问题。

    我回到房间,躺在房间里理清思路,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又睡了过去,梦里,白衣服女人和阿花又来找我了,她们两个带我去了后山,在一棵大树下面,我发现了一个小木箱,难道这里面有东西吗?

    就在我想要把这个埋在树下的小木箱给打开的时候,我一下子醒了。

    “小鱼哥,你醒醒啊?”

    我被水娃吵醒之后,这才意识到,原来刚刚那个只是在梦境里而已,可是为什么一切看起是那么的真实。

    “怎么了?”

    水娃慌慌张张的想要告诉,李爱琴房间失火了,我跟他赶紧跑到李爱琴的房间救火,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尽管大火扑灭了,可是房间里早就变成了一片灰烬。

    我顿时觉得刚刚被发现的线索又断了,我决定去梦中出现的那棵大树下面看看,说不定运气好的话,真的会有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发现。

    我按照梦境中的样子找到了那棵大树,竟然真的在树下发现了那个盒子,我打开盒子的一瞬间一下子愣住了,那里面的东西绝对是任何都会想不到的,就是我自己在发现了这个惊天的大秘密之后,都会觉得后背一阵发麻。

    我将那个盒子小心的带走,就好像是带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然后我去了一趟警察局,我觉得没有什么比放在方雯雯那里更让人觉得安全了。

    我先去了监狱,看了王叔一眼,短短几天而已,他看起来就比之前要老了很多,我有些心疼,看着王叔那头上渐渐出现的斑斑白发,我竟然想到了我爸,心中莫名的有些无名的酸楚。

    “王叔,你还好吗?”

    王响看见是我,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小鱼,是你啊,你是来送我最后一程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王叔越这么说,看起来是那么无所谓,可是我心里就越是难受。

    “王叔,你别这么说,我一定会救你的。”

    “小鱼,不用了,一切都是我应该得的,我作了那么多错事,现在是老天该惩罚我的时候了。”

    “王叔,你别,别在说了。”

    说到这里,我眼睛竟然沁出泪水,差点就哽咽住了。

    又跟王响说了几句以后,我去找了方雯雯。

    方雯雯一看见我,整个人都待住了,然后竟然冲过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让我实在是有些受宠若惊。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理我了,小鱼,你怎么来了?”

    “我有事要求你。”

    方雯雯从我怀里出来,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

    “什么事?”

    我从怀里拿出那个盒子,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方雯雯。

    “这一次,你可千万别在让我失望了,十点行刑的时候我会去现场,到时候你千万别想忘记把这个小盒子给我带过来,现在我要去处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这个时候,警察局办公室里的钟表响了,说明现在已经是八点整了,距离王响的死刑还有两个小时了,我必须抓紧时间了,否则如果真的耽误了什么,我一定会遗憾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