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三十九章枪决

    王响的死刑如期在后山石坡举行,这周围十里八村的人都跑来看热闹,这村里人看见什么都觉得是新鲜事物,想去看一看,更何况这一次是执行枪决,对他们来说更是几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奇观。

    九点半的时候,就已经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警车进都进不来,都要把方雯雯给气死了,十分钟以后,总算是杀出一条血路,从人群中进了刑场。

    方雯雯派人将王响押下车,看见王响下车的瞬间,人群中开始嘘声一片,躁动不已。

    “那个就是咱们这里最大的茶商啊。”

    “听说可有钱了,家里房子也气派,可是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有钱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站在执行台上的王响听着台下人们的议论纷纷,他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希望时间能够快一点。

    时间很快就到十点了,可是我还没有出现,方雯雯急的在后山口等了我好久,因为我交待过她一定要等到我出现,因为那个盒子对我来说很重要。

    可是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依然没有出现的话,死刑很可能会马上执行,因为执行的时间是上头安排的,私底下的人是做不了主的。

    “时间到,准备执行枪决,射击手准备。”一声令下,人们都很默契的毙了嘴,看热闹的大人还不忘将小孩子的眼睛捂住。

    “等一下。”

    我急急忙忙的跑过去。还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小鱼,你总算来了。”方雯雯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盒子递给了我。

    执行的现场,我还看见了王婷,不一会儿水娃也把李爱琴带了回来。

    “都愣着看什么,抓紧执行枪决。”

    刚刚发令的长官,看见我打断了执行,气的说不出话来。

    我急忙走过去,对他说。

    “对不起长官,人命关天,希望你能给我时间把话说完。”

    “这个人不是那个小道士吗?”

    “他到底来干嘛啊?”

    随着我的请求,底下的群众又炸成了一锅粥,场面马上就要失去控制了。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扰乱执行?”

    “长官,求求你,我真的有重要的话,要说,杀死阿花的凶手不是王响。”

    “哦?”

    方雯雯看见长官左右摇摆不定,也过来帮我说情,很快,长官就同意了。

    “好,你说吧,如果你不把事情说清楚,就别怪我治你的罪。”

    “谢谢长官,现在大家听我说,凶手绝对不是王响,至于她是谁?我会慢慢告诉大家。”

    听我讲完,场下一面寂静,没有人在敢轻易说话,生怕是漏听了什么。

    王婷听见我的话,十分平静的问我说。

    “你有证据吗?”

    我点点头,继续说道。

    “证据就是方雯雯当时在阿花房间里发现在那一条男士内裤,如果凶手是王响的话,他怎么会笨蛋会把自己的东西落在阿花的房间,这摆明了就是在栽赃陷害。至于凶手为什么这么做?很简单,就是要王响死。”

    大家听了我的话后,一片骇然,这件事情好像真的不是之前大家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你们可能会想到底是谁这么想要王响死呢?至于王响你们可能都很清楚,他是这十里八乡有名的茶商,这些年来也经常积德行善,常常做善事,根本就不会想到会有人与他为敌。可是要是追究起这件事情来,要从三十五年前说起。”

    王家的事情大家可能都多多少少的了解了一些,三十五年的恩恩怨怨没想到会在今天还一直纠缠不清。

    早些年,方坚灵把方坚好整整囚禁了五年,在这五年里,方家也发生了很多变化,比如方老爷过世,将整个方家的财产全都过继到王响的名下。

    而王响的妻子方坚灵也在方老爷子死去的第一个年头里,得了癌症死去了。

    原本一切都会尘埃落定,可是在弥留之际的方坚灵找到了方坚好,在囚禁着自己亲生姐姐的密室里,方坚灵重重的跪在了方坚好的面前。

    对这自己的亲姐姐说出了一直埋藏在自己心里的秘密。

    “姐姐,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

    “灵儿,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可是你何苦要这样对我?这五年来你不累吗?”

    “累,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姐姐,爹爹去世了?”

    “你,你说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一年以前。”方坚灵平静的说道,好像这件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心。

    “啊!”方坚好一阵哭号,哭声震天动地,哀戚充满了整个密室。

    “你竟然没有告诉我,爹爹他走了,你竟然直到今天才告诉我,我竟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方坚好歇斯底里的对着方坚灵吼道,那种悲恸之后的决绝,实在惨绝人寰。

    方坚灵一时间好像被激怒了,她的身体里仿佛也藏着一只猛兽,随时都会跑出来,将人生生的撕裂。

    “你问我为什么,我还要问你为什么,我们两个本来就是孪生姐妹,长相都是一样的,可是为什么从小到大,你跟我的区别就这么大。”

    “所有人都喜欢你,就连爹爹去世前,喊得都是你的名字,这到底是为什么?”

    方坚灵崩溃了,她将自己全部的委屈在最后告诉了姐姐。

    “我一直以为我跟你是一样的,可是我们两个不是一样的,从小到大,不管是学堂的师父还是路上的陌生阿姨,他们都那么喜欢你,喜欢跟你说话,就连王响也是,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他,可是你偏偏要跟我抢,我什么都让着你,可是为什么你还要跟我抢王响。”

    “王响?灵儿,你在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就在你看见王响的那一次,我早就在机场见过他,是我先你一步认识他,可是为什么偏偏你要跟我抢他,我什么都让你了,可是这一次,我再也不想忍受了,再也不想让你什么,王响,是我的。”

    “所以,这才是你把我关到这里几年不肯让我出去的原因?”

    “是的,可是方坚好,你也彻底醒醒吧,王响他没那么喜欢你,他追求你,也只不过是因为他想借助跟你结婚而上位继承咱们家的家业而已,您知不知道这几年,我为了代替你,我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吗?”

    方坚灵哭的泣不成声,对于她的话,方坚好只有沉默,什么都说不出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方坚好,我恨你,我恨你们所有人,咳咳咳”方坚灵说着说着,就激动的咳嗽了起来,身体急剧的在颤抖。

    “灵儿,你怎么了?”

    方坚好看见方坚灵咳嗽的差点要背过气去,赶紧上前扶她。

    “姐姐,医生说我活不久了,我今天来是想向你赔罪,也请你替我,替我们方家要回茶庄,王响那个小人,不仅将所有财产转移到他的名下,还对我下了毒手,我的病就是他一手造成的,早些年,我坏不了孕,他就带我四处求医,给我吃各种药,我天真的以为,这么多年,这个男人已经爱上我了。”

    “可是没想到,前几个月,我查出了癌症,医生说,是因为我常年用药导致我的肾脏功能衰竭,姐姐,我要死了,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啊。”

    听见方坚灵的话,方坚好不由的流下了泪水,她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承担着这么大的痛苦,也没想到王响他竟然是那么可恶。

    方坚灵说完这些话的时候,身体已经晃动的不行。

    “灵儿,灵儿,你一定会好的,姐姐不会让你死的。”方坚好紧紧的把方坚灵抱在自己的怀里。

    可是渐渐的,方坚好感觉不到了方坚灵的温度,方坚灵在那个下午死在了方坚好温暖的怀中。

    听完我说完这一段故事,下面的村民听得悍然,没有想到,这偌大的方家竟然会发生这样奇怪的事情,还有些人开始对台上的王响开骂,王响低着头,一言不发的接受这大家的审判。好像也在反思自己的过错。我看了一眼王婷,她的脸上还是一副那样无所谓的表情,继续说道。

    方坚好在那个下午终于走出了囚禁了自己五年的密室,她走出来的时候,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婴儿,那是一个已经三岁的小女孩,可是几年之后,方坚好也死了,她的尸体是在大海里找到的,尸检报告说是落水身亡。

    在方坚好死去的三天里,一个自称是李爱琴的女人抱着这个三岁的小女孩来到了方家,彼时正膝下无子的王响,在问明了那个女人的来意之后,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女儿,就把那个小女孩留下,也将李爱琴留住,后来跟李爱琴结婚了。

    故事说道这里,村民们都有些听不下去了,执行官也有些烦躁。

    “麻烦请你说重点,这里是刑场不是言情剧。”

    “我之所以要这么说,是因为,凶手就是被方坚好!”

    听见我这么说,人群中已经到了不可控制的局面。

    “小鱼,你在瞎说什么啊,方坚好不是已经死了吗?”方雯雯害怕我乱说会闯祸,不由的小声在我的耳边说道。

    我用坚定的眼神的看了她一眼,示意道,我没事,一定要相信我。

    我顿了顿,继续说道。

    “也许大家觉得我是在胡言乱语,但是请相信我,我所说的都是真的,也都是有证据的,方坚好并没有死,她仍然还活着,而且,她现在就在我们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