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四十章

    我说出的话一个比一个骇人,下面的人又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大家听我说,那个人,她就是”

    一时之间又安静了,空气中仿佛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她就是李爱琴!”

    我刚说完,水娃都不敢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大家可能觉得我说的是假的,方坚好怎么可能是李爱琴呢,而且李爱琴早在一年以前就已经疯了,但是现在我要说的是,方坚好的的确确就是李爱琴,而且,李爱琴她没有疯,是装疯。”

    原本我也不会把目光的注意力转移到李爱琴身上,只是后来她一次又一次的露出破绽我也就不得不怀疑她了。

    “大家看我手里的这个木盒子,等我把一切解释清楚,真相就会浮出水面的。”

    这个木盒子里是方坚好生前用的一些东西,我打开的时候,在里面发现了一张照片,原本我以为这张照片并没有什么不同,直到我在李爱琴的房间里看到的过。

    此时我手中的这张照片上,两个一模一样的姑娘站在一片花丛中央,笑的别样的灿烂,这是方坚好和方坚灵的照片,可是我却在李爱琴的房间里看到的过,而且,这张照片上方坚好戴着的镯子,李爱琴也曾经戴着,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此时此刻,李爱琴肯定也是戴在手上的。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李爱琴左手上的痣跟方坚好的痣一模一样,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如此多的巧合吗?

    李爱琴嫁给王响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怀孕,是因为她在怀之前那个女婴的时候,没有人照顾落下了病根,再也没有办法怀孕,她回到王家,就是想报仇,而阿花,只不过是她掉包给王响的棋子而已,真正的目的是想要王响死。

    而那个人为什么是阿花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也是因为阿花发现了李爱琴的秘密,所以李爱琴才会杀人灭口,再把罪责推到王响的身上,这样一石二鸟的办法,想必是最好的。

    李爱琴把阿花杀掉,再将王响的内裤放到阿花的房间,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而且李爱琴早就在一年前开始预谋这件事,所以她疯了,因为一个疯子做的事情说的话,是没有人会很关心的,自然就给她作案来了机会。

    其实我之前也怀疑过她很多次,包括王家大院的那个空屋子,装神弄鬼半夜出来吓水娃的人也是李爱琴,就连今天早上李爱琴房间的失火都是她自己做的,目的就是想毁灭证据。

    其实她根本不用做这么多,因为我也没有确认她是凶手,直到昨天晚上,她竟然想杀我灭口,这不得不提高了我的警惕,然后我在早上给李爱琴喂药的时候,发现她是穿着鞋躺在床上的,这就是说明刚刚在我门口的那个人就是她。

    “李爱琴,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哈哈哈,小道士,你果然不简单,我是方坚好,是李爱琴又怎么样?我是谁没有关系。”

    “是没关系,可是你杀人就是不对。”

    方坚好把脸上的人肉面具摘下,露出一个不一样的脸,人群中的小孩子都被吓哭了,因为她的这张脸实在是吓人。

    原来早在方坚好逃出来以后,她就遇见一个西域来的女巫,她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女巫。女巫答应了可以帮助方坚好,可是唯一她要献出来的就是她的容貌,女巫说,做法术是要付出代价的,有因必有果。

    于是方坚好答应了,女巫给了方坚好一剂假死的灵药,又给了她一张人肉的假皮,还有一个巫蛊,于是方坚好变成了李爱琴,重新来到了王响的面前,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事情。

    而阿花正是那天在给她喂药的时候,闯了进去,看见了她的假皮和她的脸,才被李爱琴杀死的。

    那只巫蛊由于是要用王响的经血来养,所以这些年来,王响的身体越来越差。

    本来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让王响死,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因为阿花,计划提前了一步

    “我就是要他死!这个男人他毁了我,毁了灵儿,毁了我们一家!”李爱琴歇斯底里的冲着王响说道

    “爱琴,你别这样,别这样。”王响竟然哭了。

    “小道士,你人很好,我的婷儿就托付给你了,我也完成了我心愿,这个混蛋不久的将来也要死了,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婷儿。”

    “母亲,你别这么说!”此时站在台下的王婷早已泣不成声。

    李爱琴冲着身边的警卫冲了过去,我知道她要干什么,可是一切都晚了。

    “别开枪,别开枪”

    “砰”李爱琴应声倒地,她一心求死,我说的时候,警卫已经开了枪。王婷赶紧跑了过来,抱住此时已经躺在血泊中的李爱琴,王婷用手指拼命的捂住李爱琴身上的枪眼。

    可是那纤纤玉指怎么能够堵得住那殷殷流淌的鲜血呢,李爱琴的血一直在喷涌。

    “母亲,母亲,你别死,我求求你别死。”王婷伤心的大声喊叫。

    “婷儿,你我这一世的母女情分就要到这里结束了,我看的出来你对那小道士有意思,经过我的观察,他的为人还算不错,把你交到他的手中,母亲很放心了。”

    “母亲,我不要,我不我不要,求你不别走,母亲,你别离开我。”

    在王婷一片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中,李爱琴离开了这个世界,一切原本以为都会尘埃落地,可是好像事情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王叔被释放了,虽然他之前做错过那么多事情,可是人生已经走了一大半,相信他在有生之年,也一定会悔改他的一生。

    方雯雯开车送我们回去,一路上,王婷都一直趴在我的胸口不停的哭,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我觉得此时我的肩膀对她来说,才是唯一比较实在的东西。

    我注意到方雯雯的眼角有些湿润,没想到这个女孩子竟然是如此的感性,也许女生都是这样吧。

    水娃也坐在车上一眼不吭,看到每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好,我在心里也有些自责,如果今天我不把这些东西说出来的话,想必事情也不会这样。

    可是真相总有会浮出水面的一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阿花和白衣服女人来向我道别,并跟我表示感谢,我看着她们由衷的希望她们能够堕入轮回,下一世好好做人。

    我睡醒之后,做了一场法事,来超度李爱琴,虽然她杀了阿花,可是她也够可怜,我还是在心底比较同情她的。

    自从我破获了这场杀人案以后,方雯雯跟我的联系也就越来越密切。

    “小鱼,你如你来我们警察队吧,咱俩做搭档肯定能破很多案。”

    “得了吧,我就是一个道士,抓鬼还行,跟人打交道太没意思了。”

    “你再考虑考虑,那天我们队长都夸你了,很希望你能加入我们。”

    我谢谢方雯雯这么赏识我,可是我仍然记得我妈的惨死,记得那个恶鬼作祟人间的事情,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有人去解决的,比如说我,比如说友道长和我师父。

    说道我师父,我不禁想起了那个疯疯癫癫不着调的徐半仙,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呢?还有落七?

    一时之间很多只面孔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小鱼哥,我们什么时候走啊?”吃饭的时候,水娃问道。

    “明天吧,在这里待的够久了,事情也差不多解决了。”

    “啊,你明天就要走吗?”方雯雯和王婷一起问道。

    我点点头,没想到他们两个人是如此的默契,心里不禁意淫到,难不成都对我有意思了?

    “怎么那么着急,不能再多待几天吗?”王婷小心翼翼的问道。

    可是我一想到落七,如果我师父已经到山上的话,那落七的性命就不保了。

    “不待了,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我要救一个朋友。”

    “那那你能带上我吗?”王婷继续问道。

    “啊?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王婷认真的点点头,表示是认真的。

    第二天我和水娃决定悄悄的走,于是天不亮我俩就起来,准备收拾好行囊跑路,可是没想到的是,我跟水娃一出门,就被站在村口的王婷给堵住了。

    “你你怎么来了?”被王婷发现了,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你昨天晚上和水娃说的话,我不小心听到了,我昨天都说了想要跟你们一起走的,难不成你想偷偷跑路?”

    “啊?那好吧,那你跟着我们吧,不过我和小鱼哥,我们两个大男人可不会照顾女生。”水娃说。

    “我不用你们两个照顾,只要你们让我跟着你。”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王婷之所以那天一直赖着想要跟着我是因为觉得跟着我,说不定可以经常见到她的母亲,可是这个傻姑娘哪里知道,有的人死了是可以留下来,可是有的人死了却不会。

    我们三个人结伴一起走向了下一个目的地,可是没想到,方雯雯竟然追了上来。

    “喂,你们等等我!”

    我听见方雯雯的声音,暗暗觉得肯定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被我猜对了,这个女人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

    “小鱼,你们也带上我吧,我辞职了,我昨天晚上想了好久,觉得抓鬼比抓人酷多了。”

    我听见方雯雯这么说,恨不得一巴掌打开她的天灵盖上,可是我怕她对我施暴,还是忍住了。

    “酷你妹啊,有你哭的时候,那些鬼魂是很可怕的。”

    “我不怕,我妈说我从小胆子就大,什么都不怕。”

    听见方雯雯的话,我忍不住打击她,其实之前我也什么都不怕,可是那次被那个恶鬼缠身之后,心里还是咯噔一下的,要不是徐半仙在,我指不定会吓成啥样。

    现在不仅自己要抓鬼,还要带着两个拖油瓶,别提有多麻烦了,可是水娃却不是这样想的,我知道水娃一直很崇拜方雯雯。

    “太好了,婷儿你和雯雯姐都要来,我和小鱼哥的队伍一下子就壮大了,我们一起也不会无聊了,路上有伴了。”

    我听见水娃这么说,头都要大了,还没来得及拒绝方雯雯,也罢,先让她们两个跟着吧,倒是见到鬼了有她们哭的时候。

    我们一行四人开始启程了,按照方雯雯的话说,西边才会有无尽的精彩,所以我们决定一路向西,对未来的路我无法预知太多。

    只是徐半仙给我的那个吊坠,竟然在不经意间发出了微弱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