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四十三章灵药

    第二天我独自一人又去了华府祠堂,希望从中再找到什么让人觉得不一样的东西,希望我这一去不虚此行。

    我一进华府就听见了王婷痛苦的哀嚎声,她拼命的在撞着门,眼神好像已经是另一个人了,我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只好走过去安慰她道。

    “好了,我一定会找到治愈你的方法的。”

    王婷好像是听懂了我的话,不再有任何异动。

    我不知道为什么,即便我发现王婷不能治愈,我也不忍心伤害她,我发誓一定要找到治愈她的解药,可是为什么整个村子的人都变成僵尸,这让人觉得实在是奇怪的很。

    我在祠堂找了一圈,终于发现了一个类似于是解药的方子,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个是不是方子,但是看起来好像应该确实是没有错的。

    我赶紧回去找到方雯雯,让她和水娃上山帮我去找方子上的草药,这些草药极其的稀有,百劳、膏肓 药物 白芥子、延胡索各30克,甘遂、细辛各15克 ,麝香1.5克,这些珍贵的东西到底去哪里找呢?

    我们都犯了愁,这要是普通的草药还好一点,可是这麝香极其名贵,在这荒郊野岭中别说是麝香了,就连这雄麝找到一头都是极其困难的。

    就在我一时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水娃跑了进来。

    “小鱼哥,我找到了,在村子西头我发现有一家药店,跑进去果然都什么都有,婷姐姐有救了。”

    我高兴的立刻取过药,拿了就要去煎,古方上说这药要熬制整整两天才行,可是我怕王婷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就用自己的真气将那盅药的时间减少,但是火候绝对不少。

    晚上是僵尸活动最厉害的时候,我趁着天黑前,和方雯雯一起把药喂给了王婷,她看起来虚弱了不少,吃了药便安静的睡下了,希望一夜之后,她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我俩一路回到村里,就连空气中仿佛都弥漫着诡异的气息,让人觉得喉头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让人难以呼吸。

    这村子中虽然草木很多,也长的郁郁葱葱,可是少了些人气,让人觉得还是很不舒服,空荡荡的村子中就只有我和方雯雯两个人在此行走。

    一阵微风拂过,方雯雯的长发吹得飘了起来,还是那股熟悉的味道,就如我第一次见她一样,彼时她转过头看向我。

    “小鱼,一切都会变好的对吗?”

    我看着方雯雯坚定的点点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个时候,西边的晚霞染红了一片天,西夕阳下,断肠人在天涯,不得不说,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家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谁都没有在说话,一前一后的走回了住处,好像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各自的心事,我们一回家,就看见水娃正拿着刀,他的前面有三四个张牙舞爪的僵尸,地上还有几个被砍断肢节的僵尸的身体在蠢蠢欲动。

    “小鱼哥,雯雯姐,救命啊!”

    我和方雯雯赶紧赶过去,我俩一过去,立刻引起了其他两个僵尸的注意力,冲着我们就扑过来,方雯雯用枪将那两个僵尸击毙,我跑到水娃面前,将阻止符贴到僵尸的身后,让他们动弹不得。

    水娃瘫坐在地上,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们不是已经把那些僵尸全都消灭干净了吗?”方雯雯急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本来是在家里等你们两个回来的,结果听到门外有声音,还以为是你和小鱼哥回来了,可是没想到却看见的是几个庞大的僵尸,实在是吓了我一大跳。

    “好了,你们两个别纠结了,都来帮个忙。”

    我赶紧找出剩下的艾草,点燃了想要将这些暂时定住的僵尸烧死。

    一切结束后,水娃又提到了赶紧离开的事情,我安慰了他,因为我知道这些事情肯定是我命中注定的劫难,如果不把它迎刃而解的话,说不定到时候就会更难让人面对。

    这些事情实在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之前还遇到僵尸,总算是有些经验,只是我十分不理解的是,感觉是什么人要对这整个村子下手。

    那一定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想着想着,我竟然睡了过去,一夜相安无事,早上,我、水娃还有方雯雯一起去看王婷,发现她已经全都好了。

    “王婷,你怎么样了?”王婷在方雯雯的轻声呼唤中终于睁开了眼睛,看见我们的一瞬间哭了起来。

    “我以为我就要死了,我看见你和小鱼把我关了起来,我好害怕,好害怕。”

    “好了,好了,一切都过去了。”

    我有点喜出望外没想到华府祠堂搜到的那个古方真的对治疗尸毒有效,而且还可以完全治愈僵尸,如果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人再受此劫难了。

    因为这样,我觉得华府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所以在他们三个走后,我一个人又留了下来,直觉告诉我,这里还有更多值得让我发现的秘密。

    我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个祠堂,感觉不会有什么机关,也许是我没有发现,总之让我没有觉得有任何古怪之处,倒是厅堂处的一个玄关,让我觉得有些奇怪。

    上面是一切让我看不懂的文字,其实这看起来倒是一个挺普通的屏障,可是关键就是谁会在这肃穆的祠堂之中放一个屏障呢,这说起来是不是有些让人觉得奇怪。

    蓦地,我听见了一个脚步声,然后只发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抵在了我的腰际。

    “别动。”是一声阴沉的声音。

    “我不动,你也千万别动,有话好好说。”

    “你是谁?是不是那些人派来的?”

    “我叫小鱼,是一个道士,路过这里而已。”

    那人听见我只是路过,变放下了刀子,我一回头就看见了穿的破破烂烂,头发花白的老者。

    “你不该来这儿的,赶紧走吧。”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这里不安全,有僵尸出没。”

    老者若有所思的看着我说道。

    “你都看到了?那些僵尸不会伤人的,你也快走吧,走晚了,我可救不了你。”

    我不知道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到底是谁,但是从他的言辞上来说,似乎他好像知道一些什么,说不定就真的跟这个山野空村有关系。

    “你是谁?这是华府的祠堂,难不成你是华安?”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老者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抱歉前辈,我未经允许就私自拿走了你们华府的族谱。”

    “什么,你快点给我把它拿出来。”

    华安听见我的话,脸色立刻变了,好像那本神秘的古书里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奇怪的老头,脾气倒是凶的很。

    “我把它弄丢了。”

    在我没有弄清楚这个老头的来历之前,我必须要隐瞒他一些东西,毕竟这个世道就是这样,不能全都做好人的,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有人利用你的真心和同情。

    这是以前友道长告诉我的,而他和徐半仙的事情也恰恰印证了这段话的意义,的确是这样没错。

    老头知道家谱被毁,心里好像松了一口气,这就说明这本古书里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因为作为一族之长,知道自己的家谱被毁,肯定会特别着急,可是华安却不是这样的。

    怪不得那本古书里也有一些奇怪的文字,我隐隐约约记得那些七星八怪的文字是什么样子,仔细想想,那本古书里的奇怪文字好像跟这屏障上的东西一样。

    难道这两者之间真的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吗?而且这些奇怪的字体到底是什么呢?一切都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老头竟然不见了,我找遍了整间祠堂都没有发现他的踪影。

    晚上回去的时候,大家都在等我,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

    方雯雯看见我回来了,立刻迎了过来。

    “小鱼,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趁早离开这个空村子比较好,王婷的伤也好了,僵尸消灭干净了,是时候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

    “这不是一个空村子,还有一个人活着。”我淡淡的说道。

    “什么?还有谁?”

    “华安,这个村子里的族长,他还活着,我在之前去过的那个祠堂里见到了他,就在刚才,可是他现在却不见了。”

    “一个老头而已,说不定他只是侥幸逃过一劫而已,我们没有必要再继续等下去了吧。”

    “不对,我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情绝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我还在那祠堂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屏风,那上面有些很奇怪的我根本就看不懂的字,哦,你们等一下。”

    我跑到屋子里面,将那本神秘的古书拿了出来,用手指着后面的字说。

    “那些奇怪的字跟这些是一样的,看起来也差不多。”

    “啊,那是日本人的字。”王婷看到不禁惊讶的叫了起来。

    “什么?你认识吗?”

    王婷点点头,原来她上学的时候,班级里有过一个日本来的插班生,她经常交大家写一些日本的文字,久而久之,王婷也跟着学会了不少。

    为什么这个奇怪的古书和屏风上面会有日本文字,在这么一个闭塞的小山村里,有这些奇怪的东西真的不是一件寻常的事情。

    我越来越想不通了,急急忙忙让王婷帮我翻译一下。

    “你能看的懂这是什么意思吗?”有人懂我就放心了,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内容。

    王婷点点头,但是她不是很熟练,需要给她一点时间去慢慢研究,我跟王婷一起进了屋,留下方雯雯和水娃两个人在院子里。

    我没有注意到我身后方雯雯幽怨的眼神,水娃倒是看得一清二楚,就打趣道说。

    “雯雯姐,你是不是吃醋了啊?”

    “吃你妹的醋啊,起开。”

    方雯雯气冲冲的进了屋子,结果看到我和王婷两个人靠的很近的在研究这些日语,更是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时间不管是房间里还是屋子外面全都变得很安静,很安静。

    夜色来了,因为我们的到来,仿佛我听到了窗外鸟儿的鸣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