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四十六章发现

    我们回到家后,就把我和方雯雯进入灌木从之后所看到的景象告诉了水娃和王婷,水娃听见后,一直自己说特别后悔,早知道就跟我去了。

    方雯雯故意逗他,说那里有很多神仙姐姐,更加把水娃羡慕的不行。

    “你们不觉得这里很奇怪吗?这个村子是空的,而且村民都变成了僵尸,只有一个叫华安的老头仍然活着,而且在村后面的灌木丛中有那么一个浑然天成的仙境在,这一切都根本联系不起来?”我越想越觉得奇怪。

    “小鱼,所以你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想法?”方雯雯看着我说道。

    我不得不说,这么长时间的朝夕相处,我跟方雯雯已经培养出了一定的默契,在一定程度上,她很懂我,知道我会说什么,下一步想要干什么。

    “恩,我今天去了那个祠堂,找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好像只有那个神秘的古书,那里面的东西,我真的确定一定会跟这件事情有莫大的关系,可是我们现在似乎没有破译的方法。”

    王婷很惭愧的低下头,说帮上我们什么忙,表示很惭愧,可是我并不这么觉得,因为起码我们已经知道那个古书上的东西是日语,而且跟祠堂里的屏风的内容是一样的,所以说这就是已经是一个巨大的突破口。

    可是华家究竟跟日本人有着什么秘密的关系呢?难道跟整个空村的秘密有关,我觉得疑点还在那个华安身上,他身上有一种很奇怪的东西,指引着我去,我觉得我必须要去了解点什么才对。

    可是有些时候,事情偏偏就是这样,也许真的就是命中注定,晚上我们都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间听见门外有一阵异常的骚动。

    还以为是又有僵尸来伏击,我都已经准备好那些纸符,决定跟他们一决雌雄,可是打开门的一瞬间,竟然被惊讶道。

    “怎么,你看见我竟然这么奇怪?”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儿?”我看着眼前这个老头,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他很神秘。

    “你住在我地盘上,当然我什么都知道,长话短说,进屋吧。”

    若干年后,我回想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的转着竟然就在这个跟平常稀松的夜晚,就连午夜的星星好像也跟往日的没有什么区别。

    “你来找我干什么?”

    华安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在嘴里念念有词。

    “冤有头,债有主,终究是躲不过的,我真的错了,是我做错了啊。”

    我没有说话,此时只想做一个安静的聆听着,或者说,更多的是期待,我期待能够从华安的故事中得到很多我想要的东西。

    事情的一切要从很久一切说起,彼时的华家是整个村子中一般的家庭,只是后来等到小儿子出国以后,家里面的情况再变得越来越好。

    华家一共有三子,大儿子华润琪,二儿子华润之,小儿子华润霖,大儿子比较孤僻,从小不爱说话,在家里的关系就不如跟其他两个兄弟处的来。

    华润之和华润霖是孪生兄弟,可是就在华润之十五岁的一天夜晚,突然疾病身亡,顷刻间,华家好像失去了所有,华安的那段日子过的非常的艰难,因为华润之是华安这三个儿子中最得意的一个。

    华润之去世以后,华润霖的身体也每况愈下,后来岌岌可危,原本已经失去一个儿子的华安,不想再失去第二个儿子,他到处找人求神拜佛,甚至在家中供奉了鬼娃娃,祈求可以护住自己的儿子华润霖的性命。

    华安作为一族之长,原本就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对家中的事情不是很了解,后来不知道是谁,在村里传开了一个谣言。

    华安那次刚刚从县里回来,原本是想要为村里的马路修建筹得一些善款,可是一进村子之后竟然发现很多人都用一种不一样的眼神在看着自己,华安觉得很奇怪。

    后来,从下人那里得知,原来村子里的人都在议论华润之和华润霖的事情,原来这两个兄弟早就已经就已经不是那种普通的兄弟情谊,已经超乎于礼节,这种短袖之癖的谣言让华安几经崩溃。

    后来经不住人言可畏,华安忍不住问了华润霖,没想到,儿子竟然说出了实情,华润霖说,从小就爱慕哥哥,喜欢哥哥甚至胜似喜欢自己,后来有一天,在跟哥哥骑马的时候,跟哥哥说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没有想到的是,华润之竟然告诉华润霖自己心中的想法跟他是一模一样,就这样惺惺相惜的兄弟二人在一起了。

    华安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气的两天两夜没有睡觉,第二天早上就起来就命家里的家丁把还病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华润霖抬出了华家,扔到了五山。

    五山就是那个在灌木从中围绕着桃花源的地方。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即使他跟自己的兄弟有了不一样的感情,也不能把他扔掉啊?他可是你的孩子啊?”

    可是没有想到,华安竟然一脸平静的跟我说。

    “我们华家列祖列宗的脸已经已经全部被他丢尽了,这一切都是他藉由自取。”

    我没想到华安竟然如此冷漠之人,心里只有对华润霖深深的同情。

    后来华家就没有华润霖的消息,直到后来有一天,村子里面来了一个衣着体面的年经人,年长的人看见他的时候,都觉得惊讶的不行。

    华家的三儿子回来了,早些年华安把华润霖偷偷扔到五山的时候,在外面告诉别人的消息是华润霖早就病入膏肓,不治身亡了。

    可是之前不治身亡的人突然间回来了,这让村里的人不禁有些惊讶,甚至觉得奇怪。

    华安当时正在家里吃饭,看见华润霖走了进来,气的手都在发抖,然后冲着华润霖就扔掉手中的碗筷。

    “你给我滚,你还回来干什么?你这个逆子怎么没有死在外面?”

    华安一字一句都重重的戳在华润霖的心口窝上,彼时的华安对华润霖根本没有任何父子情怀可言,只是觉得这是整个华家的罪人。

    “父亲,你难道一定要对我这样不可吗?”

    “我不是你父亲,你给我走,滚出这里。”

    可是即便华安这么对华润霖,华润霖依然没有对华安有一丝一丝的恨意,甚至还要求住了下来,华安嘴上这样说,实际上心里对华润霖还是有一些愧疚的。

    看到儿子现在回来了,不禁有些觉得愧疚,当时如果不是因为人言可畏,自己绝对不会这么残忍,直到今天华安依然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华润霖这几年的境遇其实一直都是让人觉得是一个迷的,因为当时他真的病的很重,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还活的这么好。

    而且穿的这么体面,相信一定是有好的作为。

    村里人好像似乎忘记了当年两兄弟断袖的事情,到处都在说华家的三儿子混的非常的好,现在长大了有出息了。

    华安在村子里的时候,没少受到众人的追捧,这个时候的华安对华润霖也渐渐的好了起来。

    我听着华安在讲到这里的时候,感觉到一个父亲的悲哀,因为深深的爱着一个让自己无法的理解儿子,所以觉得悲哀。

    天好像已经亮了,我们两个竟然讲了一个晚上,没想到时间过的这么快,借着微弱的晨曦的一束光,让人觉得一切好像都会变得美好。

    华安脸上的沟沟壑壑的皱纹,好像就在诉说说一个一个的历史,我没想到,当时我在心里无比同情的那个少年,在日后会做出这种令人震惊的事情。

    随着一声公鸡的啼叫,天空的鱼肚白渐渐清晰,我有些困意了,但是华安好像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直到我打了一个哈欠,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我起床看见水娃在院子里晒太阳。

    “小鱼哥,你醒了?”

    “恩,我怎么到屋里睡着的啊?华安呢?”

    “哪个华安?”

    “就是那个那天我们两个人在祠堂里看见的那个老头啊,你忘记了吗?昨天晚上他来找我了,跟我说了很多话,那个时候你们都已经走了,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说到天都亮了,可是他还不肯走,我都要困死了。”

    可是水娃告诉我说,早上他起来的时候,发现我一个睡在外面的椅子上,他把我抬上床的,而且并没有看见什么老头啊。

    我不禁觉得头皮“唰”的一下就麻了,不会吧,难道这个华安又是个鬼魂,天哪,我顿时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水娃,你确定你没有看见那个华安?”我一直不肯相信的继续追问道,说不定是水娃的忘记了,他一向记性不好的。

    可是没有想到水娃一直否定,而且他十分确认自己根本就没有看到那个我所谓的神秘老头,可是为什么我觉得这一切都如此的真实呢。

    因为我觉得我眼角的泪水是这样的真实,为那个可怜的少年而哭,为那个让人觉得心痛的少年而哭。

    难道那个华安真的是个鬼魂,不由得,我的后背又一阵子的发麻,顿时有种心塞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抓着我的心窝,让我没有办法正常呼吸。

    蓦地我的眼皮突然间上下打架,然后好像我什么都不知道了一样,我看见了很多人,似乎还是那个梦境,落七在冲着我招手。

    然后我走向她,可是没想到的是,落七竟然露出了两颗长长的獠牙,在我的脖子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小鱼,小鱼,你没事吧。”

    我听见有人在叫我,立刻醒了,头上还一直冒着冷汗。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水娃,还有方雯雯,王婷,还有,还有华安在。

    我看见有华安在,心里觉得有些不踏实,不禁试探的指着华安,问道。

    “你们看的见这个古怪的老头吗?”

    一群人都在冲着我傻笑,就在这个时候,华安在我的脑壳上狠狠的敲了一下。

    “你个混小子。”

    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我似乎,在华安污浊的眸子中,看见了那个供奉的鬼娃娃,呲嘴獠牙。

    好像,还有一个人模模糊糊的脸。哀怨,透着血腥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