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四十七章玩笑

    我的脑袋被华安打的很疼,忍不住爆起了粗口。

    “哎呀,你个死老头。”

    华安还想打我,可是看到我还是有些虚弱的身体就没忍心动手。

    这个时候,我突然间想起来,那天我看见华安的时候,水娃说看不见他,这个鬼魂也太大胆了吧,大白天的就出来吓人,还打的我这么疼。

    我有些生气了,立刻从身上拿出一张纸符。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啪”的打在华安的脑袋上,可是没想到,刚弄过去,华安就把他脑袋上的纸符撕了下来,甩到我的脸上。

    我顿时有些慌了神,这下可完蛋了,遇到一个道行比我要深的鬼,完了完了,根本没有办法制服他。

    我有些不知所措,赶紧给方雯雯和王婷使眼色,让她们赶紧走,水娃是男孩我比较放心,可是等会要是真的动起手来,我可根本就顾不上这两个姑娘啊。

    方雯雯看着我对着她眉飞色舞的,就是无动于衷,真的是要把我给急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方雯雯不知道什么原因,“噗嗤”一声笑了,我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我的祖宗竟然还有心思笑,真是急死我了。

    “小鱼,你干嘛呢,你那样子实在是太滑稽了。”

    我顾不上跟方雯雯墨迹了,就算给华安这个死老头听见我也不管了。

    “你带着王婷快走,你们身边有个死老头,他道行太深了,我打不过他,想必又是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厉鬼。”

    王婷听见我这么说,也“咯咯咯”的笑起来,真的把我弄的摸不着头脑。

    “你们两个别闹了,我没跟你们开玩笑。”

    方雯雯看出我有些着急,这才把实话告诉我。

    “小鱼,水娃跟你开玩笑的,我们都能看见华族长。”

    听见方雯雯这么说,我扭头转向水娃,想要一巴掌拍死这个混小子,可是水娃预料到我要收拾他,这下哪里还有他的人影,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华安这个时候,眼睛瞪得倒是比铜铃还大,我刚刚说的那些话,让他有些生气了。

    “华村长,不,华大叔,您别生气了,别跟我这么个小屁孩一般见识。”

    华安没有理会我,径直走向了屋子里,我赶紧从地上起来,跟王婷、方雯雯一起跟了过去。

    原来今天早上,华安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还放在祠堂,就急着走了,而我因为一个晚上没有睡觉,加上最近实在没有心情,身体也很差劲,就晕倒了。

    我晕倒后,他们在院子里发现了我,还串通好了等我醒了要故意整我,真的是交友不慎,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

    “你今天来是不是要把没有说完的故事继续讲下去?”我已经做好了听故事的准备,所以很期待的问道。

    “恩。”

    华安只是“恩”了一声,我这才注意到,现在这个房间里还有方雯雯和王婷在,也许这就是华安介意的原因吧。

    所以我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方雯雯和王婷出去。

    果然,她们两个一出去,华安的眼神就变了,那个苍老的声音开始讲到。

    那个时候虽然华润霖回来住了,华安也渐渐的接纳了他,因为村子里的人好像也渐渐淡忘了十年前那件让华安觉得羞耻的事情,毕竟人言可畏。

    华润霖这些年在哪里生活,又是怎么活下去的事情一直都没有跟华安说,华安也不过问,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父子之间没有什么大的过节,可是嫌隙早就已经越来越大了。

    华安在村子中的事务众多,很少会在家里吃饭,华润霖也有自己的事情,也很少在家里出现,基本上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微乎其微。

    直到大儿子华润琪生病,也是那样的一个雷雨天,那天华安早就处理完村子里的事情,就早早的回家,刚好两个儿子都在,就让厨房做了一些小菜,爷三个好好的喝一个,可是没想到。

    就在三人把酒言欢的时候,突然间,天空中响起了一阵惊雷,然会“咔”的一声,一道长长的大闪电划过华安的身边。

    重重的击倒了坐在华安旁边的华润琪身上。

    华安赶紧让人将华润琪送到医院去,可是等到第二天华润琪醒来的时候,医生却说他已经被雷击傻了,现在的智商不过是一个三岁的小孩。

    华安实在是伤心,可是没有办法,这是天灾,是人没有能力所去控制的。

    后来,华安跟华润霖的关系也在慢慢的变好,因为这是华安所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总有一个人要来继承这偌大的家业,最得意的华润之早就死了,大儿子虽然相貌平庸,可是也算是聪敏。

    但是没想到天灾难料,所以尽管华安不喜欢华润霖,可是没有办法,只能这样。

    “后来呢,你们的关系变好之后呢又发生了什么呢?”我忍不住又好奇的再一次打断了华安,这个倔强的老头撇撇嘴,虽然不满意我把他的话打断了,可是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华安以为自己现在只能对华润霖这样,后来想想,也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虎毒还不食子呢,更何况是自己,所以,华安就将整个华家都交给了华润霖,原本希望他会好好的继承家业,然后发挥自己的一个潜能。

    华润霖自从回到村子里来以后,华安其实也注意到华润霖的不一样,他喜欢打领结,穿着锃亮的皮鞋,然后西装革履的出去,一整天才会回家。

    这身打扮对这个小山村来说,确实不是一个好的打扮,华安也几次建议华润霖要穿着像个普通的村里人一样,可是华润霖就是不肯听。

    说了几次之后,华安也就随他去了。

    后来,华润霖也会请一些跟他穿着一样的衣服的人来家里做客,说着一些华安根本都听不懂的话,有好几次华安过去偷听,可是什么都听不懂,感觉他们是在念经一样的。

    临走的时候,还送给了华安一幅屏风,那个屏风虽然好看,但是华安却始终喜欢不起来,于是就命人搬到祠堂去。

    “你说的那个屏风,就是祠堂的那个?”我追问起来。

    华安点点头,我告诉他那个屏风上面的字是日本字,而且华润霖跟日本人在一起了。

    华安不相信我的话,直到,我将族谱上的字让他看看,又把王婷拉过来翻译,这么些天了,虽然破译的进程特别缓慢,可是王婷也能够根据大概周围的意思猜出这些到底是什么。

    “算了,既然你们已经发现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原来这些华安都知道,所以这个空村子一定跟华家有着很重要的关系,当然这些也只能是我的凭空想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相信我的第六感。

    “华大叔,有些事情,还是得您自己说出来才行,村子里的人都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听见我这么问,华安的脸色都变了,就连手指的动作都变得很僵硬。

    他趴在桌子上,突然间泪流满面起来。

    “是我做的孽,都是因为我,是我不好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由着他就这么发泄好了,因为我也不太清楚自己应该说什么。

    原来那个时候华润霖跟日本人交好,华安也是知道的,但是并没有太多的在意,毕竟曾经对华润霖那样,现在儿子安全的回来了,以后还会继承华家的家业,所以自己没有必要干涉他跟谁交朋友的事情。

    可是事情的转折就发生在三年前的八月十五,那是我们中国的传统节日,华润霖邀请了他的几个日本朋友来家里做客,并且还带着那些日本人去了后山的桃花源。

    日本人在那里玩了三天,华安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场善意的待客,会引发后来的那一场噩梦,这也就是后来悲剧的开始,让人怎么都想不通。

    华安说,如果当初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引狼入室的话,华安绝对不会同意让华润霖带着那些狗娘养的日本人去后山的。

    我很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次我没有再打断他,希望他能够把这些事情说出来。

    日本人没想到在一片荆棘和一片破烂不堪的石洞之外会有如此美妙绝伦的地方,那个时候还有温泉,桃花盛开,山间气温适宜,芳香迷人。

    简直可以说是美不胜收,而且后山的桃花源土地也相当的肥沃,树上的果子很甜,水中的鱼儿也是十分的肥妹。

    华安用独特的土家炖鱼的方法,将水里的鱼打捞出来,给他们做下酒菜。

    后来那些人在这里待了三天以后就走了,原本华安以为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可是没想到,一周后,华润霖又带着这些日本人来了,而这一次。

    华安却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那天,华安,正在家里准备一下一会儿给村子开会的内容,华润霖带着日本人来了,说要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华安说。

    “父亲,我的朋友小林先生想要跟你商量件事情。”

    “找我有什么事情可以商量的?我只不过是一个族长而已,算了,叫他们进来吧。”

    华安虽然表面上对这些日本人客气,心里却是十分讨厌这些说着自己根本听不懂话的人。

    华润霖带着小林进了书房,经过华润霖的一番翻译之后,华安基本上弄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那几天小林和他的其他日本朋友都很喜欢后山的桃花源,回去之后,他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拿钱买下那个让人觉得神奇的地方,然后再开发一下,变成一个旅游景点,反正已经是浑然天成了,不需要动用太大的工程量。

    “不行,绝对不可能。”华安一听就直接拒绝了,这是老祖宗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东西,是给后代子孙的礼物,怎么能将它拱手让给别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