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五十五章奇怪

    “师父,这里面,竟然,竟然。”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徐半仙倒是很淡定,特别淡定的说道。

    “是我。”

    我跟水娃都一个劲儿的点头,这也实在是太他妈的奇怪,徐半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怎么会躺在这个棺材里呢。

    都说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更别说是一模一样的人了。每个事物都有相对的独特性,所以说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可是现在躺在棺材里的这个徐半仙跟站在我们面前的徐半仙看起来明明就是一模一样的啊,莫非,这些棺材里,躺着的不会还有我们几个吧?

    水娃继续将那些棺材推开,惊讶的张开了嘴,我急忙着急的问道。

    “水娃,你看见什么了?是不是里面躺着的是我们几个人的尸体啊?”

    出乎我意料的是,水娃竟然摇了摇头。

    “不是,小鱼哥,这里面是空的。”

    空的!这他妈的也太诡异了!我简直都要疯了,危机感再一次袭来,并且被恐惧逐渐占据。

    我急忙跑过去看那口棺材。

    果然在那张血红血红的棺材里,真的是空空如也。

    “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有些不敢相信,害怕已经弄得我有些口无遮拦了。

    徐半仙好像早就已经知晓了一切,在旁边一直愣着不说话。

    我又去推旁边另一口棺材。

    结果棺材就被我推开一条缝,站在水娃旁边的王婷突然间喊道。

    “这是我,这里面竟然是我,天哪!”

    我怎么都不敢相信,赶紧将那口棺材全部都打开。

    “咣当”那张棺材盖被我推到了地上,果然在那棺材里的竟然是穿了寿衣的王婷。

    “小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不会真的会死吧。”王婷紧张的捏了捏我的胳膊,我知道她现在很害怕,可是我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不管是因为她,还是因为我自己,都有些迷茫。

    我又赶紧将其他的两口棺材打开。

    “哐当”、“哐当”

    两声棺材盖落地之后,我真的在里面发现了我和水娃,妈的,我们竟然全都穿着寿衣,躺在这些棺材里,除了那口空的棺材。

    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我们明明活的好好的,却怎么会躺在棺材里呢。

    “大家不要害怕,这是一个局,等我们破了阵法就好了,千万不要被眼前的障眼法所迷惑,如果你们真的感到害怕了,那才是真的中了计谋,你们别忘了,那些孤魂野鬼,最擅长的就是蛊惑人心了。”

    我点点头,赶紧将水娃和王婷的情绪安抚好。

    可是我越是刻意的不去想这些,就越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我就越觉得头大。

    徐半仙跟着我们在这里观察了片刻,后来他叹了一口气道。

    “不知道是谁这么厉害,竟然做了这样缺德的阵法,罢了,为了活命,我们也只能这么做了。”

    徐半仙一边说着,一边动手扒棺材里的自己的衣裳。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师父,你现在是要干嘛啊?”我激动的快要跳起来,莫不成是这个老头疯掉了,这到底是要干嘛啊。

    “我们现在只能讲棺材里的自己的寿衣穿在自己的身上,这样我们才能走出去这里,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们一点选择都没有。”

    我听了徐半仙的话,也赶紧扒自己的寿衣穿。

    “小鱼,你快看。”王婷突然间喊道。

    “怎么了?”我忙着扒衣裳根本就没有时间理她。

    “你看躺在棺材里的那个你,胸前有个跟你一模一样的吊坠,而且!也是在发着光的。”王婷继续紧张的说道。

    听见她这么说,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寒噤,这个吊坠是徐半仙送我的,想必这个世界上一定是独一无二的,绝对不会有人跟我是一样的,所以我压根一点也不相信王婷的话。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觉得整个人从头凉到脚底。

    因为我看见了,棺材里的那具尸体的脖子上,真的挂了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吊坠。

    天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这些,真的是我们自己的“尸体”吗?

    我不敢乱想,只好又一次问徐半仙。

    “别啰嗦了,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种阵法,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得抓紧时间换了。”

    因为在徐半仙跟我说话的时候,我注意到水帘洞的水流竟然比刚才要慢了很多,也许不一会儿它就消失了,所以我们得赶在它消失前赶紧的冲过去。

    我立刻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水娃和王婷也是一样,不一会儿我们就已经相继穿好了寿衣。

    然后一行人再一次穿过水帘洞。

    果然再我们穿着自己的寿衣穿过水帘洞的时候,这一次竟然是跟上一次根本就不一样的情景。

    之前我们进来的时候,都是死局,怎么走都走不出去,可是在这一次,竟然不一样了,又多出了一条路出来,我们赶紧继续往前走。

    “师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路?”

    “因为我们都穿上了寿衣,这是鬼路,是给那些鬼魂投胎转世用的路。”

    “什么!什么!”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不成!我这就已经死了吗?我不要啊,我还要娶媳妇,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啊。

    我的心里防线简直都要崩溃了。

    “好了,小鱼,我现在也跟你解释不清楚,我们赶紧往前面走吧。”

    徐半仙说道,好像背负着巨大的秘密。

    我们一直沿着这条小路往前走,一切都看起来是那么的诡异,我因为心里面一直都有事情藏着,所以走的很慢。

    直到我们在路上看见了!

    竟然是!

    “你们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了你们好久了!”

    “雯雯姐!”水娃兴奋的叫道,冲着方雯雯就要跑过去。

    “水娃,别过去,方雯雯已经死了,她却对不可能是方雯雯。”徐半仙喊道。

    “哼,你们爱信不信。”方雯雯说道。

    不过方雯雯说话的这副口气,倒是让我相信了这个的确就是方雯雯,不过我看着眼前的方雯雯,想到方雯雯已经死了事实,又不得不去面对,而且方雯雯当时死的时候浑身都已经被尸虫咬烂了。

    可是此时此刻站在我眼前的方雯雯,身上一点腐烂的痕迹都没有,完全是毫发无损啊,所以这怎么可能是方雯雯呢,绝对不可能!就连我自己都说不服不了自己。

    直觉告诉我,这真的不会是方雯雯,甚至,她说不定连方雯雯的鬼都不是,不知道是谁为了蛊惑我们制造出来的幻觉,一定是这样的。

    可是即便是我们不过去,方雯雯看见我们愣在那不过来,她就朝着我们大摇大摆的走过来了。

    “怎么了,你们,一会儿不见,就对我这样?都忘了刚刚是我救了你们了吧,一群白眼狼。”方雯雯很生气的说道。

    徐半仙见她要过来,急忙从乾坤袋里拿出他的七星剑,对着方雯雯就要刺过去。

    眼看那把七星剑很快的就会穿过方雯雯的喉咙,如果她是鬼的话,相信不一会儿就会灰飞烟灭了,可是为什么,她的身上,我竟然闻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气息。

    我这是第一有这种感觉,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想法。

    “师父,等等,手下留情。”

    我赶紧阻止了徐半仙,用手打掉了正要挥出去的七星剑。

    因为我和方雯雯的默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所以她是人是鬼我相信我还是能够辨别的出来的。

    而且我的眼前又想起每一次跟方雯雯一起共事的情景。

    所以这一次,我相信自己的直觉!

    “小鱼,还是你相信我。”方雯雯高兴的笑了起来。

    可是就在方雯雯对着我走过来的时候,我趁她不注意,将纸符贴在了她的脑壳上。

    “啪”方雯雯一巴掌将她脑袋上的纸符撕了下来,团成球,生气的扔在了我的脸上。

    “小鱼,你到底要干什么啊!你刚才都是骗人的,你一点都不相信我,哼,那我走就是了。”说着方雯雯就转身要走,我想起了之前她生气的时候恐怖的样子,只好赶紧去追,得好好的哄她才是。

    “好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这不是为了大家的安危吗?不过这样也好,能证明你不是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啊。”

    “哼,我原本以为你见到我,会很开心呢,结果没有想到,竟然会怀疑我,小鱼,你太让我失望了。”

    “方雯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好了,你别说了,我不想理你。”

    方雯雯生气的跑到了王婷的身边,王婷看见了死而复生的方雯雯倒是开心的不得了。

    一股无形的恐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又笼罩在我的心头了。

    面对着这个方雯雯,我真的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如果这个是方雯雯的话,那,那个死去的方雯雯呢?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简直都要疯了,根本就摸不着头脑。

    徐半仙又沉默了,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切都唤作迷雾笼罩着我们,我不知道我们何时才能走的出去。

    而且如果我要是真的死了,那落七该怎么办,虽然现在徐半仙跟我在一起,可是一想到现在落七下落不明,我就心里特别的不舒服。

    那张纸符是我们道士用来镇鬼用的,可是方雯雯刚才竟然能够轻而易举的将那张纸符撕下来,就说明她根本就不是鬼,绝对是人!

    可是那,那死去的那个呢?

    我刚刚已经强迫自己不要继续想这些事情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每一次看见方雯雯的脸,都会觉得不真实,因为我还是不敢相信。

    突然,身旁的小鱼,突然间对着方雯雯说道。

    “雯雯姐,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叫我什么吗?”

    “废话,你这小毛孩,当时让我觉得特别头疼。”

    “你还记得当时是在哪儿吗?”

    “警察局,我把小鱼关起来了,你跟王叔去接他。”

    对于水娃的提问,方雯雯回答的根本就是一字不差,而且根本就没有思考,直接就说出来了。

    “是雯雯姐!她绝对是雯雯姐!”

    水娃兴奋的叫了起来,除了我雯雯姐,肯定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