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五十七章空间

    可是要是说说这个阴谋背后的原因,我却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我只希望自己赶紧离开这个让人觉得阴森森的地方。

    我觉得我要是再继续在这个山洞继续待下去,肯定是会逼疯我的。

    所以我必须要把整个事情好好的整理一番思路,然后走出去。

    即便我不想跟方雯雯说话,因为她刚才竟然拿枪指着我,这让我很生气,所以决定不理她,可是后来我发现,方雯雯也许就是整个案子的突破口,我要是不理她,我还要继续一个整理这堆破事情,别提有多烦了。

    “方雯雯我问你,你从一开始进这个洞来,你是不是一直都没有看到其他的两条路。”我问道。

    “是的。”

    方雯雯回答的很干脆,这也跟她的性格有关系,从来不拖泥带水。

    “你确定吗?这件事情很重要的。”我说。

    “爱信不信,我要是骗你,对我来说能有什么好处。”方雯雯还是之前那副倔强的要死的臭脾气。

    方雯雯跟其他普通的女孩比是不一样的,所以我的直觉告诉我是应该相信他的。如果是的话,那么一切,都连起来了。

    “师父,也就是说,这里的路我们只能选对一条是吗?”我继续问道。

    徐半仙好像根本就没有听见我说话,而是直接问方雯雯道。

    “雯雯,你能把从那个石阶上之后再到这里的情况跟我们几个人讲一遍吧。”

    我知道徐半仙这样问方雯雯,无非就是想再详细知道一下事情的请过,好从中破译这石洞之中局的破译。

    我原本也是想安静的听完方雯雯的话,然后赶紧离开这里。

    可是谁知道这设局人的力量,真的不是我可以估量的,方雯雯的回头,让我不由的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我们和方雯雯,开始有着不同的境遇,都是从我们进到山洞以后,一切才发生变化的。

    方雯雯说其实她一直都有在后面一直跟着我们,但是我却从没有发现过,她先是跟着我们到了石阶之上,又跟着我们穿过了水帘洞。

    她看见徐半仙不让我们碰那些红色的棺材,后来,又看见徐半仙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先是到水帘洞前面叠了一只纸鹤,然后又滴上自己的精血,再然后将那只纸鹤放进了水帘洞之中。

    “然后呢?”我有点不敢相信的继续问道。

    “然后你们几个又都跑了回来,打开了那些红色的棺材,里面有你、水娃、徐半仙、还有王婷的尸体,你们就动手把那些棺材里的寿衣拆下来,穿在自己身上了。”

    方雯雯竟然描述的让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想挑理儿也是,实在是完全没有破绽。

    “雯雯姐,你继续说。”水娃好像听得比我还认真。

    “你们在换寿衣的时候,我就躲开了,毕竟我还是个女孩子,自然是要避开你们这些男人的,所以我迅速的换好寿衣,就穿过水帘洞来这里等你们了,我等了好久,才看到你们。”方雯雯有些不耐烦了,但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很简短的叙述完了刚刚我们所不知道的已经发生过的事情。

    按照方雯雯所叙述的就是,自从她进入到石洞里来,就一直跟“我们”在一起,可是事实上是我们根本就没有跟她在一起,而是有另一个方雯雯一起跟我们走鬼路。

    也就是说,来到这个山洞里的应该是!

    我想到这里,头皮都要发麻了!

    难不成是有两拨人来到这样,我们在走进石洞的时候,就分开了。

    在同一个时间和空间里,出现了两个不同的“我们”和我们,这一切如果都是真的话,那事情实在是乱到不能再乱的地步了。

    因为这就好像是你去超市买东西,然后回到家以后,把所有的东西一扔,说我回来了,可是你的家里人却不是之前你认识的家里的人,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啊?

    光是这样想想,我就觉得我的头皮已经在发麻了!

    “你的遭遇跟我们不一样。”水娃战战兢兢的说着。

    我们已经跟方雯雯保持了一段距离,就连我的吊坠都在闪光了,我一时觉得诡谲,可是要是让我说出来,我还一时半会还真的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方雯雯,有问题的人是你。”王婷这个时候,突然间说道。

    “你瞎说什么啊,我明明跟你们是一起的,你怎么能够这么说的。”

    “因为你的遭遇我们却是从来没有经历过,那都是你跟别人经历的事情,跟我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王婷一字一句的把这些话说了出来。

    虽然我也觉得有些太严厉或者不通情面了,可是现在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要紧。

    徐半仙这个时候顿了顿说道。

    “这是时空转换,通过制造在另外一个空间里的人,来控制想对空间的人,也就是像现在一样,我们其实都是我们,只是存在于彼此的两个空间里。”徐半仙一口气说完了。

    虽然我还是不能理解,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我直觉告诉我,这件事相当的复杂,复杂到我到现在还想象不到自己应该如何破解这些困境。

    “师父,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怎么样我们才能出去呢?”

    “想必设局的人,是想让我们困在这里,所以在这设置了这个迷障,既然如此我们只能破解它了,而破解的办法,只有杀了那个空间的我们,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走出去。”

    “什么?杀了我们自己?”

    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对的,一定要这样,如果我们不把另一个空间的自己给杀掉的话,我们会一直这样循环下去,这是一个无穷尽的死循环,我们将会一直被困在这里。”

    “师父,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水娃问道。

    “先去到另一个时空,找到我们自己,然后杀了他们。”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此时此刻在我们面前的方雯雯,就不是之前跟我们一起的“方雯雯”了,所以说,我们要杀了她。

    方雯雯此时此刻听完徐半仙的话,好像也明白了什么,说着就要举枪打我们,还好,我的动作比较敏捷,一脚将她手中的枪踢飞了。

    此时方雯雯手上没有任何武器,我突然间觉得这样自己很不君子,可是没有办法,如果不这样的话,别说出去了,说不定我们连活着都难。

    “动手吧,快点杀了她,小鱼。”徐半仙对着我说。

    我怎么都下不去手,之前方雯雯为了救我们,她就死了,我当时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她,可是现在我面前又有一个方雯雯,我原本是已经接受了她死而复生的惊喜。

    可是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唯一一个事实就是,我必须要杀了她,这样我才能活下去,虽然我马上就要杀的这个人,她不是生活在我们这个时空的人,所以跟我现在这个时空的“我”想必也是没有什么交情的。

    可是等到最后我竟然自己亲手要杀了自己的好朋友,我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鱼小子,你还愣着干嘛,你不想出洞?难不成也想在这石洞里做一具僵尸?”

    我的耳边一直都是徐半仙在催促我的声音,可是我看着方雯雯的眼睛,手却不由自主的在发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鱼小子,你现在必须要狠下心去,这样对我们都好,不然我们真的会走不出去的。”

    可是即便徐半仙再怎么催促,我仍然还是无动于衷,根本就不忍心下手,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头不知道又被谁给打晕了。

    后来我想想,那对我也是一种解脱,起码我不用亲手杀死自己的好朋友了。

    水娃将我打昏以后,看着此时此刻在他面前的方雯雯,眼睛流下了泪水,但是还是含泪将另一个时空的“方雯雯”杀死了。

    即便这个时空的方雯雯也已经死了,可是每一次的存在都会代表着另一个时空,如果说,当时,方雯雯没有被杀死的话,那么“她”所存在的与我们相对立的那个空间就会一直存在。

    这样我们只能陷入死循环,永远被困在这里,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可是到底是谁,竟然设了一个这样的局,真的是煞费苦心,我不得不敬佩起那个人的能力了。

    此时我再看前面的那些路,果然就只剩下一条路了。

    我刚要往前走,就被徐半仙给拉住了,我就问他要干嘛?

    “小鱼,你还忘了一件事。”

    “啥事儿啊?”

    我突然想起来,我们还没有超度那个刚刚跟我们待了短短一会儿的方雯雯,即便她是与我们相对时空的,可是她并没有害过我们啊,反而还替另一个时空的她来照顾我们。

    想到这里,我眼睛里好像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出,我赶紧偷偷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用袖子擦干净了。

    我们几个人走到那条独一无二的路上的时候,顿时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反正我是挺兴奋的,因为说不定,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出去了。

    我的心情虽然没有变的很好,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能出去了,也比刚才要好了很多,水娃倒是一直都挺兴奋的。

    我特别羡慕水娃没心没肺的,但是每天都会活的很开心。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条路却比平时的路要平坦了很多。

    之前我们进洞的时候,不管是走的大路还是小路,都是崎岖,石子众多的,可是这一次,我们走过的这一条路,竟然是无比的平坦。

    我不由的觉得有些奇怪,反正隐隐约约总觉得前面有更大的挑战在等着我,那种让人心跳加速的感觉,我这一辈子还是头一次呢。

    不由的手心里紧张的都冒出汗了,我不想让别人看出我的异样,只好沉默着,不再说话,生怕我一张嘴,就会露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