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五十九章假死

    我们都围坐在这棵神树面前,对大自然多给予的力量感到深深的撼动。

    就在这个时候,又刮来了一阵风,那阵风邪乎的很,瞬间就把我们几个人吹得睁不开眼睛,王婷被吹得东倒西歪的,我紧紧的扶住她的胳膊,这才感觉好一点。

    石洞里一时间诡异的气氛更多了一些,我的手心都沁出了紧张的汗水,就连额头好像也是似乎在冒着汗的。

    心里紧张的不行,那是因为我胸前的吊坠又在发出绿幽幽的光了。

    “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不用吧,这棵神树也是极阴之物,在它的周围肯定有不少不干净的东西来汲取它的精华,有我在,大家不必担心。”

    说着徐半仙就走到神树的周围,抄起他乾坤袋里的七星剑,开始舞起剑来,脚步一起一落,除了之前我在我们村子里看见过徐半仙做法以外,这一次还是第二次。

    所以不免觉得惊奇,水娃和王婷都是第一次,看的目瞪口呆的,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景象,徐半仙就这么一起一落的在神树面前,那种舞姿令人神往,不仅仅是看的惊奇,甚至都有一种想要礼顶膜拜的感觉。

    不一会儿,徐半仙又在口中念念有词,等到再过了一会儿,这阵子的妖风竟然小了下来。

    “好了,他们基本上都被我驱散了,大家不要担心了。”徐半仙一边将七星剑收好,一边对着我们说到。

    “师父,你刚才真厉害,我实在是太崇拜你了。”水娃说道。

    “行了吧,臭小子,就知道捡你师父爱听的话说,是不是。”徐半仙一脸笑意的说道。

    “不是不是,师父,你是真的很厉害,我和王婷都是你的小粉丝了啊。”

    “哈哈哈哈,什么小粉丝?”

    “徐道长,粉丝就是特别崇拜你的人,我和水娃两个人特别崇拜你,所以我们就是你的粉丝啊,徐道长,刚才你舞的那是什么啊?”王婷不由的附和道。

    “那个是我们道家用来驱鬼做法用的,其实一般来说是不会跳的,但是如果是数量实在太多,又很强大,所以我们就不得不跳这种流云舞来镇压它们。”

    我一直都没有说话,只听见他们在我的耳朵旁边聒噪的一直说个不停,我想方雯雯了,如果她要是不死的话,那该有多好。

    这样我就可以跟方雯雯说话了,我一直觉得,方雯雯就是我的知己,她知道我想要什么,她知道我喜欢什么,可是现在方雯雯死去了,她不在了,再也没有一个人懂我了。

    一时间我竟然觉得自己很寂寞,就算是当时我一个人从村子里跑出来的时候,也不会有这种感觉,可是现在,我竟然觉得自己寂寞了。

    我想方雯雯了,想跟她说很多话,也想跟她一起讨论刚刚徐半仙跳到流云舞,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方雯雯死了,她再也不会活着回来了,所以我也就只能想想了。

    时间过的很快,简直是转瞬即逝,忽的,这洞里面就变暗了。

    “师父,这是怎么一回事?”我觉得怪怪的。

    “这妖物实在是不自量力,待我去收了它。”徐半仙一边说道,一边又从乾坤袋里拿出了几样宝物,有一个特别奇怪的东西,是金色的,看起来好像是个什么东西的爪子。

    徐半仙举着那个宝物,在空中比划了一阵子,那东西就好像消散了一样,洞里的光线也开始变得明亮。

    一时间,又一阵妖风四起,神树上面的铃铛又开始在摇摇欲坠了。

    “愣着干嘛,鱼小子,你赶紧来帮忙。”徐半仙好像有些力不从心了,赶紧冲着我喊道。

    我愣了一会儿神,突然间觉得好像有人在叫我,这才回过神来,竟然发现是徐半仙,他比刚才看起来要憔悴了很多,整个人的脸都在泛白。

    “小鱼哥,你快去帮帮师父啊,他快不行了。”

    听见水娃冲我喊道,我这才意识到现在已经发生了多么重要的事情,眼看着徐半仙已经在前面已经摇摇欲坠了。

    所以我必须要抓紧一切时间,赶紧跑了过去,将体内的真气传了过去,得到了我的真气的徐半仙好不容易缓了一缓。

    可是只见那妖风是吹得越来越大,越来越严重。

    “师父,怎么办?”

    “不要慌,跟着我一起念。”

    我跟徐半仙一起面对着这股强大的妖风,尽管我很紧张,可是徐半仙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强大的信任感,就在这个时候,那股妖风好像是渐渐要消退了,我不禁想要放手一搏。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我一边喊着,一边加快了真气运转的速度,果然有了效果,那不干净的东西再怎么顽抗也挺不过我们两个人的真气,所以在这个时候,那股妖风就不见了。

    我看见了我亲眼所见的东西,也见证了这个神树的力量,也意识到了我有多么一个厉害的师父,从那个时候起,就激发了我热爱学习的好奇心,我决定了以后回去要好好想练习道术。

    再也不能贪玩了,倘若刚才那东西只要再强一点,相信我到现在就已经归西了。

    “师父,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水娃惊声尖叫道。

    “没事,我就是有点困,想要睡一会儿。”徐半仙虚弱的说道,他的脸色苍白,看起来让人觉得心疼。

    “师父,你千万别睡过去,睡了就再也醒不来了。”

    “鱼小子,师父可能就陪你们到这里了,以后你跟水娃两个人可要互相担待啊。”

    “师父,你想瞎说什么呢,你别瞎说,你再这样,我可就不理你了。”水娃哭的撕心裂肺的,我看的出来,他对徐半仙是认真的。

    我虽然觉得心痛,可是也没有到水娃那个份上,毕竟之前他给我下过尸毒,我心里始终记恨着他的这件事情,而且,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还等着他跟我道歉呢。

    可是一切看来都是我只能想想的事情了,徐半仙说着,说着,人就不行了。

    水娃和王婷扑在徐半仙的身子上,感受着他的体温一点点的在消失,然后神树上面的摄魂铃铛又开始在响了。

    我知道这是在摄取魂魄,也许我真的是后知后觉,直到水娃和王婷都难过的上不来气儿了,我这才意识到,原来徐半仙已经不在了,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脸庞流了下来,徐半仙真的不在了,我的心有些难过。

    我突然间想起来我妈的死,真的是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干的,我以后绝对不会再让我身边的人继续受伤了,以后绝对要好好练习道术,把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杀的片甲不留,还人间一片安静的净土。

    我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徐半仙的去世,因为这石洞里都是石洞,我们不知道该怎么掩埋徐半仙的尸体,而且就在我们一时之间根本就懵了。

    六神无主好像也是不过如此吧,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些什么,一切实在都太匪夷所思了吧。

    就在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徐半仙突然间跳起来,给了我的天灵盖一巴掌。

    我瞬间惊讶的脑袋都大了,嘴巴张的可以放下一个大鸭梨。

    水娃和方雯雯更是吓的说不出话来。

    天哪,天哪,这竟然是诈尸了,诈尸了,太恐怖了,我一遍在心里想着如何应对这个僵尸,一边想要从口袋里拿出纸符。

    心里面已经紧张的在噗通噗通的乱跳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好。

    “好了,你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以为僵尸会说话呢,就想问问徐半仙。

    徐半仙就是一句话都不说,但是我看的出来,他好像是在生气,气的脸色都变了,我不禁觉得奇怪,死人都是已经死掉的人了,连口气都没有呢,怎么可能还会生气,可是事实是徐半仙好像真的是在生气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好了,只能静观其变。

    因为我觉得徐半仙那么厉害,即使是死了,变成僵尸了肯定会比我们也是厉害的,所以既然打也打不过,就只能智取了,看他会做什么。

    “你个臭小子,你看看水娃和王婷他们看见我去世了该有多伤心,你再看看你自己,竟然无动于衷,你还当我是你的师父吗?”

    “啊?”

    “啊什么啊,我刚才没死,就是骗你们的,就是一时好奇,想要看看你们的反应,你这个臭小子,实在是太让伤心了。”徐半仙一边说着,一边又开始对着我怒目圆嗔了起来。

    “好了,师父,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你就原谅我吧,真的是我做错了。”

    “哼,鱼小子,你可得给我多买几只烧鸡,这样我才能原谅你。”

    “知道了,师父。”

    我心里别提有多不自在了,你这个死老头竟然刚刚是在考验我的,这不是没事闲的吗,还讹了我几只烧鸡,我越想越生气,这一次竟然换作我先生气了。

    “鱼小子,你这是干啥呢,心里还不乐意了啊,给你师父买几只烧鸡,你都不乐意了?”

    “乐意,乐意。”我生怕这个死老头又要搞出什么鬼花样,只好点头哈腰道。

    “好了,师父,小鱼哥,他也不是故意的,也许他刚刚是伤心的忘了伤心呢。”水娃赶紧替我说话。

    我顿时觉得有时候水娃这小子的思维也跟正常的人的不一样,可是偏偏,徐半仙就吃那一套,水娃刚说完,他就喜笑颜开了。

    “水娃啊,你刚才怎么哭的那么伤心啊,是不是舍不得师父啊?”

    “恩恩。”水娃的头点的跟那什么似的,就一直在拼命的点头。

    “好了好了,等你小鱼哥给我买了烧鸡,我给你吃鸡腿,乖。”

    噗,还算计上我了,我真是倒霉催的了,竟然有这么一个师父,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们已经被困在山洞里好久了,我就是想给他买烧鸡,也是力不从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