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六十三章重现

    等到我们真的踏入这石阶之上的时候,果然方雯雯看见了那些看起来很奇怪的字符,我能感觉的到,她心里面咯噔的一下子,因为她之前不相信的事情,已经是发生了。

    “你看,我是不是说对了。”

    “才不是呢,这种字符,说不定你早就发现了,来制造巧合。”

    算了,女人总是口是心非的,因为我即使听见方雯雯说不相信,可是我还是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诧异。

    也就是说她是相信的,甚至是无条件信任的。

    但是她那么说,肯定就是有她说话的道理,所以我没有再继续解释,等到我们看到那片金银珠宝的时候,想必她就真的会相信这种世界上真的存在的罕见的事情吧。

    果然就在我俩迈出石阶的最后一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金碧辉煌的金银珠宝,那些珠宝看起来实在是耀眼。

    我看见方雯雯用力的抿着嘴,想必是她相信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会儿,华安就会来杀我了。

    我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只听见一声“砰”,回头一看,华安倒在了地上。

    “小鱼,我相信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方雯雯说话的时候,心里还是很紧张的,因为我能看见她额头上紧张的汗水。

    “你现在相信了我吧,一开始,我也很奇怪,后来我才发现这真的是这样的,也许是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所以让我重新经历,避免犯同样的错误吧。”

    “那接下来呢,会发生什么?”

    接下来就是我们会走下石阶,然后那个石阶怎么走都走不完,直到最后,我们就我没有把我跟方雯雯接吻的事情告诉她,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件事情我不想再经历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方雯雯在石洞里被尸虫咬死以后,我就对她的感觉不一样了,就是觉得不一样了。

    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我也不想在经历了,所以心中的一切美好就让我慢慢的雪葬起来吧。

    “还有什么?”方雯雯好像看出了我的欲言又止。

    “没什么,我们快走吧,一会儿会遇到一只很大的尸蟞,你不要害怕,它会把我们带出去的。”

    “好。”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跟方雯雯一直都没有说话,我俩一起往下面走着,走过一层又一层的石阶,我们期待这尸蟞出现,这样的话,我们就会走出去了。

    可是我们都走了好久的路,就是没有发现尸蟞,我们都走累了,方雯雯就提议不如我们坐下来歇一会儿。

    可是我刚刚要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的时候,我的脸就情不自禁的靠了过去,我们不自觉的就开始接吻了。

    像上一次那么一样的甜蜜,可是我心里却觉得怪怪的,后来我们又走的时候,这个时候才发现尸蟞。

    我当时看到那只尸蟞的时候,心里并没有多窃喜,因为我已经知道了它肯定会带我们出去。

    所以我当时心情更多的是很沉重的,因为我好像发现,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好像是一个死局,就是我必须去一个一个经历。

    就好像刚刚,我跟方雯雯没有接吻,这样我们就不会发现尸蟞,等到我们接吻了,尸蟞这才出现,也就是说,最后方雯雯还是会死,我为我的无能而感到悲哀。

    因为我救不了她,方雯雯此刻看着,眉头紧锁道。

    “你怎么了?没事吧?为什么心里怪怪的,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吗?”

    “恩。”我只好回应道。

    方雯雯,其实不是我没有什么故意要隐瞒着你,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也许等到你自己去慢慢发现这才是最好的。

    后来,回家的路上,果然又像是之前发生的一样,看见了王婷,方雯雯生气吃醋,一切都按照之前的事情状态而发生着。

    到了家以后,我又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徐半仙出现的好像是早了些,难不成这就是这个死循环的秘密。

    晚上我睡不着,躺床上翻来覆去的想这些让我脑袋头疼的事情,一切实在是太稀奇古怪了,我决定去找徐半仙谈一谈,毕竟这么大的一个秘密被我压在心里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我希望自己可以找个人倾诉。

    我去徐半仙的房间里,发现他好像也没有睡着。

    “你终于来找我了?我还在想你究竟一个人能憋到什么时候。”徐半仙看着我来到他的房间,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你早就知道我会来?”

    “恩,而且我还知道你为什么而来。”

    “师父,难不成你”

    “没错,我跟你一样,我们两个都经历过那些事情,不过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之前我们经历过的环节是缺一不可的,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避免。”

    “师父,这些我都知道了。”我点点头表示赞同。

    “所以尽管是这样,我们也要齐心协力的将那些所要发生的事情,能避免的就要避免你知道吗?我依然相信,人定胜天。”

    “可是,师父,我们应该怎么做啊?”

    “我现在仍然不知道,鱼小子,我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看着徐半仙无奈的表情,也深知他的无奈,因为就连我自己就已经很头痛了,更何况是他呢。

    “时间不早了,师父您先睡吧。”

    我走出了徐半仙的房间,不知道未来的路上是有多么大的艰难险阻在等着我们,即使是这样,我相信我们还是可以克服的。

    第二天早上,我突然间想到,其实如果我们不按照事情那样发展的话,说不定会更好,不是吗?

    可以说那一整个晚上,我基本是没有睡着的,脑海中全都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能够让这些不好的事情,不再发生。

    况且,我们来了这么久了,可是这个荒村之谜却一直都没有发现,我再一次为自己而感到无能,甚至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大家了。

    就这么一直想着,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自己却不在家中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竟然身处华家的祠堂。

    难道这冥冥之中,还有什么安排吗?

    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只觉得心中隐隐有不好的感觉,因为我的吊坠再一次疯狂的抖动起来。

    我几日没有来这华家祠堂,竟然觉得这里萧条了许多,再看看那个奇怪的屏风,居然不见了?

    那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是否跟屏风的失踪有关系呢?

    一切都不得而知,甚至一切都让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奇怪。

    我不确定这是现实的生活,还是在梦境中,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早就已经分不清楚现实跟梦境了。

    华家的祠堂依旧是这么的安静,我在这硕大的祠堂里行走着,企图发现什么东西,可是除了几声乌鸦叫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活物在了。

    我又想到初次华安与我相见的时候,竟然不由的在心里有些想他,虽然那个时候在石洞里,他莫名其妙的想要杀我。

    可是作为一个父亲,我可怜他,真的可怜他,因为他所做的事情,对一个父亲来说,是很可悲的。

    因为他对儿子的那种感觉是不对的,我又想起了那个因为断袖之癖而被嫌弃的华润霖,他其实是没有错的,错就错在出生在一个不被人理解的时代。

    我一边想着,一边在这华家祠堂里走动着。

    想象着这里以前让人觉得金碧辉煌的那些光景,我不由的想起了我爹,我想我们村了,想我们村的所有人了。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前面供奉祖宗的供台桌角,莫名其妙的发现这里面,竟然早就有了华润霖的冥牌,也就是说,华润霖早就去世了。

    可是他就是怎么去世的呢?我从来没有听华安跟我讲起过啊,不是说去了日本了吗?难不成他的死又是一个让人猜不透的局面。

    我看了一下死的时间,竟然是半年以前,为什么这个华润霖这么早去世呢,我不禁心里又觉得疑问。

    后来,我在华家的祠堂里,又四处游荡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找些什么,找了一圈,终究还是一无所获。

    我不甘心每一次都是这样,带着一大堆的疑问回去,所以这一次,我决定一定要找到点什么线索。

    于是我在华家祠堂里继续游荡着,我企图会找到点什么,我自己也相信一定会找到点什么,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真的找到了。

    那是一本金黄色的小册子,原本我并没有被它的外表所打动,还只是以为是谁留在这里的呢,后来发现竟然是日记。

    这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收获,当然这本日记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华润霖,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翻开这本日记的时候。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本日记会给我的生活有这么大的转折所用,我丝毫从来都没有想象到,就是这被小册子,差一点就改变了我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