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六十四章蝙蝠

    我带着手指的颤抖翻开了日记的第一页,其实,我并不是因为害怕才颤抖,只是有了之前的经验,我在碰触任何东西的时候,都在心里思考很久,后果会是什么样的。

    就在我的眼睛刚刚落在泛黄的纸张上第一个字的时候,窗棱上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我一惊,眼睛直在眼眶里乱转,似乎是想找到声音的来源。

    我轻手轻脚的把日记本轻轻的合上,随手拿起手边一个枯木的木棍,一步一顿的走向窗户刚刚发声的方向。

    深呼吸,我努力的深深吸了好几口气,空气里的灰尘很大,还透露着一股发霉了的味道,我用袖子挥了挥,掩住口鼻,又深深的从肺部的深处,吐出刚刚呼吸进去的污浊空气,好像这样就能把最近接触的所有不干净的东西都吐露出来一样。

    镇定了一下心神之后,我把窗户推开,窗框应该是年久失修,一股灰尘的味道,呛得我睁不开眼睛,随着灰尘的应声而起,我也找到了那扑簌簌的异样的响动的来源,是一群黝黑黝黑的蝙蝠,被我的忽然动作激的争先恐后的飞起来。

    “原来只是这些动物,看来我最近真是太累了,总是疑神疑鬼,连蝙蝠都能吓得心神不净。”我摇摇头,把手里的棒子扔到一边,笑笑自己。

    这要是方雯雯,又要鄙视我胆子小,还弄的本来不是很害怕的她也跟着一起紧张了。

    我想起徐半仙以前和我讲过的一个故事,忽然觉得,这些蝙蝠的来历也不是简单的,也有些诡异,并非是我自己吓唬自己。

    记得徐半仙以前说过,蝙蝠这种东西,喜好吸血,如果蝙蝠成群出没,一定是,出没的地方,有它的事物,或者是,有什么腐烂的东西。

    我心里一惊,腿底下觉得有嗖嗖的凉风,这个地方一定是不干净的。果然是不能想,本来我只是觉得,这里的空气很污浊,也许是长时间没有通风的缘故,但是,现在细细想来,也许是这里曾经有过什么。

    我拿起这本日记,准备走出这个地方,到外面宽阔一些,明亮一些的地方去看,或者,拿回去和徐半仙这个老头子一起研究,也是好的,总比自己一个人在这蝙蝠遍地的地方要好的多,我蹑手蹑脚的走着,却冷不丁踩到了一块稀松的门板,底下似乎是空的,我踩在上面,发出“空、空”的响动。

    下面有什么?这里不是一个供奉的祠堂么,怎么会有密道之类的东西?如果不是密道,那么,这下面又会是什么?

    好奇害死猫,我不想探究下面到底又什么,但是我的好奇心让我根本停不下来,我在这周围又游走了一圈,仔仔细细的看了看,没有什么诡异的地方,也没有什么人。

    万一,下面是宝藏呢,我对自己的好奇简直摊手,被徐半仙这个糟老头子带的,也变得贪财起来,还是不要说他,我吐吐舌头,他总是在我说他坏话的时候就突然出现了,也不知道他是人还是妖!

    步子都已经准备迈出祠堂了,然而我的好奇心又把我带回这个地方,我用脚探探虚实,那块砖是活动的,我一手把日记本牢牢的搂在怀里,一只手去扣动那块地砖。

    地砖搬开了,我挥挥手,把灰尘挥走后,仔细的看着下面,只是一个黑乎乎的洞口,里面似乎并没有什么,最起码,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是不会有什么好东西的。

    还要不要下去呢,我在内心开始犹豫。

    我想了想华安和华润霖的蹊跷事件,这件事情我一定要研究清楚,也许刚刚的日记里就能查出蛛丝马迹,但,也许这个地洞里还有更多值得我去发现的东西。

    想到这里,我毅然决然的起身,左顾右盼,我在废弃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一大块已经发糟了的布条,找到刚刚我拿来防身驱赶蝙蝠的那根木条,把布条一圈一圈的缠在木棍上。

    最近这么多事情,我发觉,随身携带火柴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事情,我从口袋里摸出来火柴盒子,却发现,我不知道何时出了那么多的汗水,把火柴都弄湿了,一根都划不着火。

    真是人倒霉,做什么都不顺利,我暗暗啐了自己一口,我跌坐在地上,心里还在考虑这那个洞里面到底又什么。

    徐半仙这个时候已经醒来了,他看见我不在,又去找方雯雯,他还以为,我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和方雯雯出去幽会了,结果,方雯雯还合衣睡在自己的房间里。看见徐半仙来的时候,她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徐半仙,怎么了?你找我有事?”

    “鱼小子不见了,我以为,你们俩青春正茂的两对小男女,经历了死生大劫难,又重新团圆,你俩会一起出去。”徐半仙眼睛半眯着,看着方雯雯,方雯雯看他话里有话,如何听不出来话里的意思呢,她脸都羞红了,直啐到这个老疯子,嘴里也没个正经的。

    方雯雯说:“我自从睡觉前和你们一起说了几句话,就没有见到过他了,难道,他没和你在一起?”

    “我也睡觉去了,睁开眼睛,我就叫他,他一直没答应,我还以为他如何会睡的那样死,便去找他算账,谁知道,他人不在屋子里。”

    徐半仙的语气渐次低了下来,他把胡子一缕,沉思到:“这个小子,古灵精怪的,会去哪里。”他的脑子在飞速旋转,看他睡觉前,鱼小子和他说了些什么,也许就能知道,这小子去哪儿了。

    当然,这些都是方雯雯后来告诉我的,我明明是已经睡着了,不知为什么会身处华家祠堂的,可是她们都不相信,包括徐半仙都不可思议的觉得,我是自己在无意识的时候,自己带着自己走到这里来的。

    这些都是后话,我在为了能点着木条上的火焰做着努力,幸亏,我的科学常识还是够的,小的时候,家里爷爷奶奶给我讲过很多自然故事,原始人那个时候没有点火的工具,也没有化学燃料,他们钻木取火,也是开创了历史先河,要不然现在我们还活在黑暗之中呢。

    原始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我也肯定能做的到,我又取了一块木条,粗一些的,然后,用小刀把一个小木棍削的尖尖的,开始模仿着脑海里大概的样子钻木取火起来。

    我想,也许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事情了,真就像是徐半仙说的,人就是把被逼着做什么,真没什么是做不到的。

    一下,两下,烟渐渐的浓烈了起来,三下,四下,渐渐的火苗也快出来了。

    终于点着火的那一瞬间,我真的高兴坏了,感觉把刚刚绑好布条的火把拿来点着,拿着火把,我一步一步走到那个地道洞口的位置。

    我先趴在地上,把那个火把试探性的伸进去,嗯,还好,火把没有熄灭,说明洞口下面还是有充足的氧气的,我把头探进去一些,借着火光似乎是想看清楚什么。

    然而,当我再把身子像里面探进去的深一些的时候,我却被里面恶心的让人窒息的气味熏出来,我飞速跑到墙边,扶着墙蹲下身子,捂着胃剧烈的呕吐,一下两下,似乎要把身体深处的胆汁都吐出来。

    那是什么味道,是腐物混合着血腥气的味道,也许,这就是刚刚那一群黑色的吸血蝙蝠成群结队的在这里出现的原因。

    果不其然,我还没等从恶心的状态中走出来的时候,外面一阵尖锐的叫声,我眯起眼睛,抬头看着祠堂外面的天空,密密麻麻的都是蝙蝠。

    我心下一惊,赶紧捡起来被我刚刚扔在一边的日记本,跑出了祠堂,那群蝙蝠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我还觉得心惊肉跳。

    我扶着门口,看那一群群的蝙蝠飞身进去那个洞口,互相拥挤着,似乎是在争着抢着进去享用着下面的美味佳肴。

    我把火把扔了,用沙土熄灭了火光,准备带着日记本回去找徐半仙和雯雯,也许这时候他们都醒来了,看不见我该着急了,回去我那个师傅又该让我给他买烧鸡。

    但是,好像什么不对劲,又说不好哪里不对,我边沉思边缓慢的向前挪动着脚步,这么久跟着徐半仙和大家一起,我也进步了不少,想事情总是会想的很深很长远。

    对了,我把脚步一顿,快速的退回去,趴着门口看祠堂里面,并不敢进去。我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那些蝙蝠最起码有三十只,这时候为什么一只都没有出来,他们下去寻找食物那么久,按时间来说,早就该出来,可是现在一只都没有出来,这是为什么。

    我的后背凉飕飕的,觉得自己好险,幸亏自己没有亲自下去探究下面有什么,不然的话,也许葬身底下的,就是我自己了。

    我抱着日记本,一路小跑,看见徐半仙,又看见一脸焦急的方雯雯的时候,我的一颗心才算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