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六十五章生日

    我拿着那本神奇的小册子,仿佛里面装有什么巨大的秘密的宝物,我相信这本看起来根本就不起眼的日记一定会带给我惊喜,事实果然没错。

    我回家的时候,大家都说我的不辞而别,我很奇怪,我并没有主动来这里,谁知道我为什么莫名其妙来那个祠堂了呢。

    每一次我从家里回来的时候家里面都是会有人的,王婷会安静的坐在那里,水娃有时候也会在院子里抓蛐蛐,方雯雯也在房间里念兵书。

    可是今天大家的反应,在看到我安全回来之后,却竟然异常安静了一些,甚至安静的有些奇怪,罢了,我也没有管那么多,也许他们过一会儿就会回来了。

    于是我就带着那本今天从华家祠堂带回来的小册子回到房间去看,这一看不要紧,我却被这日记本里面的东西给深深的吸引住了。

    虽然我知道私自看别人的日记是不好的,有损道德的,可是现在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况且我也没有办法征求华润霖的同意了,因为他半年前就已经死掉了。

    所以我在翻看他的日记之前,虔诚的问了一下他,然后保证自己会给他烧好多好多纸钱的。

    感觉一切都收拾妥当以后,我这个时候,就开始看华润霖的日记了,虽然心里面会觉得怪怪的,但是却比刚才好许多。

    “13日 晴

    今天我跟小林先生一起来见了父亲,我心里很高兴,因为父亲并没有排斥我的朋友,虽然我还没有告诉父亲,我和小林先生的关系,但是我知道总有一天父亲肯定会支持我的决定的。”

    “14日阴雨

    之前我带小林先生跟他的朋友一起去过的桃花源,小林先生说他很喜欢,想要买下来送给我,我很开心,然后就带小林先生去找父亲谈了,可是没想到,即使小林先生开出了很优厚的条件,可是父亲却还是拒绝了,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拒绝,因为如果换做是我的话,一定会同意的。”

    就在我看到这里的时候,突然间发现,周围有一种异样的声音,我迅速警觉了起来,将那本日记本随便就放在我的枕头底下,抄起一根棍子就冲着门口走去。

    我心里比较忐忑,生怕又会遇见那种恶心的僵尸,之前王婷也说她好像是看到过,那说不准也就是*不离十了,因为僵尸这种东西转化是很快的,一旦你被咬,如果第二天得不到救治的话,就会变成僵尸的。

    然后这个新转化的僵尸第二天晚上再出来咬别人,如此繁殖起来那更是相当快的了,所以我不由的心噗通噗通的直跳。

    我听着那个脚步声慢慢的走进我,甚至是离我越来越近,在最后我几乎感觉的到,那个脚步声几乎就是在我的耳畔。

    心不由的吊到了嗓子眼,眼睛也一直在跳个不停,难不成真的会是我想的那样?

    我自己一边嘀咕着,一边朝着门口走去,手中的棍子也握的紧紧的。

    “小鱼哥,生日快乐。”

    我手中还举着木棍子,水娃这个时候头一直抵在我的棍子上,看见我手上的棍子,吓得跳了起来。

    “小鱼哥,你这是干嘛呢?”

    “我这要问你才对啊,随让你进来的时候这么鬼鬼祟祟的,我还以为有僵尸来了呢?”

    “小鱼哥,你这也太让我失望了吧,我哪里像是僵尸啊,哪里有我这样可爱的僵尸啊?”

    这个孩子真的是越来越不要脸了,我没好气的冲着他几经调侃道。

    我们两个走进了屋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婷和方雯雯竟然都已经进屋子了,徐半仙也在里面,我觉得特别的奇怪。

    “哎呀,你们几个是怎么进来的啊?我刚刚出去的时候还一个人都没有呢?”我惊讶的问道。

    “哈哈,秘密,就是不告诉你,好了,小鱼,快来吃饭吧。”方雯雯一边说笑着,一边把我带去了平时我们吃饭的地方。

    我一看,这桌子上的好吃的可是比平日里的要丰盛的很多,有我喜欢吃的锅包肉,老醋菠菜还有酱肘子,酱猪蹄,还有口水鸡和红烧排骨,当然了还有一只烧鸡,想也不用想这烧鸡是谁的。

    我正想这呢,只看见徐半仙捋着胡子说道。

    “我肚子都快饿死了,你们到底还吃不吃啊,不吃,我先吃了啊。”说着,徐半仙就用手去抓那只烧鸡。

    可是没有想到,却被王婷提前把那只烧鸡给抢走了。

    “道长,您要是喜欢吃鸡,我以后再给您买,可是今天这鸡你可是千万都不能吃的,吃也可以,那也得小鱼同意才行。”

    “哦,那好吧,鱼小子,你快点同意我啊,我要吃鸡。”徐半仙冲我嚷嚷道。

    而我站在这一堆美食面前,却是弄的云里雾里的,一点食欲都没有,只想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方雯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能告诉我吗?”

    还有,我刚刚还听见水娃跟我说生日快乐,什么生日快乐,难不成是给我过生日吗?可是我都不知道我的生日是多少,我也从来都没有过过生日呢。”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来到这个荒村的时间也不久了,一直以来,大家都觉得活得一点都不开心,就想找点乐子冲冲晦气,刚好王婷提出来可以给我过一个生日,虽然他们大家都不知道我的生日。

    但是王婷却把我第一次跟他说话的日子记了下来,现在已经整整六个月了,可是她依然还记得,记得我说我从来没过过生日。

    记得我对那些生日的渴望,虽然我表面上是不在乎的,但是有时候还是会很羡慕别人可以过生日。

    “小鱼,生日快乐。”

    “谢谢,谢谢你们。”

    不知怎么回答,总之我觉得那一天是我来荒村这么久的时间内最开心的一天,开心到我都忘记了我那天都干了什么,说了什么。

    直到后来我也听水娃提起过我说,那一天我就从来没有那么大的架子要摆了,整个人开心的都不得了,所以大家那天也都很开心。

    好像真的就是在那一天,是我离开我们村儿以后第一次那么放心的笑,第一次那么放肆的笑,我喝了很多酒,徐半仙不喝酒,他只是吃了一大只烧鸡。

    在我印象中他还是那么喜欢吃鸡,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马上就到了傍晚,我没有想到,我们会在我的生日派对上可以疯狂那么久。

    我也没有想到我可以放肆那么久。

    直到后来,方雯雯悄悄的告诉我,那天我喝醉了,抱着她一直哭一直哭,说不希望她会死。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方雯雯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其实我是知道的,但是我还是假装说自己醉酒了什么都不知道。

    那天我喝了很多久,都说,人喝酒多了,就是会胡思乱想,我也不例外,我那天喝多酒之后,简直感性到我自己都会受不了。

    别说方雯雯那一天对着我撅着嘴巴撒娇的样子,倒是真的让我心动了,只是,心动也就像是烟火在空中绽放之后一样,转瞬即逝。

    不过我后来就会想到,她过几天会被尸虫咬死的事情,忍不住就会对她多一些怜惜。

    我记得那天我们偶读喝到了很晚,也记得那天谁都忘了谁是谁。

    趁着夜色朦胧,大家都睡去的时候,我实在是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跑到河边痛哭了一场,因为自己的无能,就是觉得自己真的是很无能,无能到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找出荒村之谜。

    我不想我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醒来以后,我试图想要忘记方雯雯,可是原本我是设计好的一定的情节的,可是当我看到她那一张脸的时候,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做的所有的准备全都坍塌了。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可以不可以再一次面对着她的死亡。

    事实证明是我不可以,我必须要扭转这个局面,我必须要救她,我相信人定胜天,一切都是可以的。

    “方雯雯,今天我不出去了,你自己也别乱走了。”

    “恩,好。”

    原本今天我们两个人是计划着出去找线索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如果出去找线索的话,方雯雯一定会出意外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在杞人忧天,反正心里是不自然的会这么想,也许失去过几次以后就会切身的体会这种痛苦吧。

    这种让人撕心裂肺的痛,你看着你至亲的人马上就要死去却无能为力,你早就预料到你的朋友会在未来死去,可是你却没有能力组织。

    那是多么大的一种痛苦的懊悔,我想,我永远都不想体会到这种感觉,我希望我永远守护着我的朋友们。

    所以此刻我看着方雯雯的背影,默默的狠狠的发了个誓,我保证一定会护方雯雯周全,宁肯我死也不能让她去危险的地方。

    “小鱼。”方雯雯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间莫名其妙的回过头来跟我说道。

    “什么?”

    “我总觉得自从我们从石洞回来以后,你就特别不一样,看起来特别奇怪,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瞒着我的?”方雯雯不依不饶的追问着我。

    “没有,真的没有,你别瞎猜了。”

    “恩,如果真的没有话的,那就好,但是如果你有心里事的话,请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们事好朋友也是好搭档,我相信你说出来,我们一起承担的话,会比较好。”

    “我知道了,谢谢你,方雯雯。”

    我进了房间,原本是想拿出那本金黄色的小册子,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原本我昨天好好的放在枕头底下的东西,现在竟然不见了。

    我觉得特别奇怪,现在不仅仅是着急,更多的是心慌,因为我知道那本日记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可是我们家里面就只有这几个人,到底是谁把那本小册子给拿走了呢,我还想用它来破解桃花源之谜呢,可是现在那本小册子竟然不见了,它会到哪里去呢?

    给小册子拿走的人又有什么目的呢?这一切都是让人觉得是那么的匪夷所思,难不成,这又是有一个事情的发展?

    我简直头都要大了,为什么每次事情都要有好转的时候就会变的很糟糕,为什么每次上天都不会给我机会,难道说人就不能胜天吗?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了。之前从华家祠堂找到这本日记本的时候,我就想如果可以靠着这个来解谜的话那倒是不错的选择,起码我们可以不用进到桃花源里的石洞里面去了,只要我们不去到那个石洞里,危险系数就会降低。

    方雯雯就不会有被杀害的可能,所以我从刚刚就拒绝方雯雯要跟我一起去桃花源的提议,因为我想绕开那个桃花源,如果可以从日记本上入手的话,就可以从这里入手,那么事情也会变得简单许多。

    但是一切臆想的美好,就这么转瞬即逝,我的日记本不见了,难道这就是命运,是我们怎么想躲都躲不开的,必须要去经历的事情吗?

    我不敢再想下去,因为谁知道过一会儿就会发现什么。

    “水娃,你怎么在这?”

    “我我来取东西。”

    我正在愣神发呆的时候,发现水娃竟然在我旁边待了好久了我都不知道。

    “你取东西应该去你自己的房间啊,你来我这里算什么啊,我这里又没有你的东西。”

    “哦,小鱼哥,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水娃实在是太客气了,甚至对我客气的有些过分了,我会觉得怪怪的,可是为什么我怎么会怀疑其别人呢?

    我其实自己也不喜欢这种感觉,总会把自己弄的神经兮兮的,像一个更年期的小老头一样,疑神疑鬼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但是,水娃的行为确实是有些奇怪,我突然间想起来了什么,难不成真的被我说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