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六十六章水娃

    我不想怀疑自己生死相依的兄弟,那种感觉让我觉得羞愧,但是今天水娃的表现,却实实在在的有些古怪,不像是他平时的作为。

    “那么,现在你还有什么事儿么?”我的眼睛在水娃身上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圈,尤其是他的衣服和裤子,试图寻找有没有隐藏了我的日记本的嫌疑。

    “没事了,没事了。”水娃连连摆手,他似乎也是感觉到了我今天的不对劲,又或者是心虚?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是我多想了,他是我的兄弟。

    水娃出门之后,说让我早些睡觉吧,然而我却根本没有心思睡觉,我坐起来,拿出抽屉里的一个本子,开始写起来最近两天发生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到底祠堂里的那个地洞里发生过什么?我谁都没有和谁说起来,那些诡异的让人发狂的蝙蝠,还有我莫名其妙,一觉醒来就身处祠堂,又是为什么,到底是谁,想按时我些什么呢?我苦苦追寻也找不到答案,只能暂且先讲这些记录下来,等我一点一点的找出些什么线索来。

    灯光忽明忽暗,跳动了好几下,我的心也又从放松,变得紧张,不得不承认,我从探索这个荒村以来,变得紧张异常,也许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些寻常的事,也会让我很久很久都睡不着。

    几下之后,灯火恢复了正常,我又提着心弦的观察了好久,确定没什么了,才又重新拿起笔来,继续写。

    也许是看见我屋子里的灯光还亮着,方雯雯轻轻的扣我的房门,我把门开开,看见方雯雯穿了一身很是朴素的麻布衣服。

    上面有些微的花纹花式,但是在她身上穿着却一点都不觉得那些花纹很普通,反正至少我觉得是,比戛纳走红毯的时候穿的袒胸露乳的衣服,好多了。这样纯纯仆仆的样子多好。

    她看见我的眼神很热切,有些羞涩的低头,“都不邀请我坐下吗?”她开玩笑的笑着。

    “怎么会怎么会。”我慌忙的把自己睡觉的那个地方,杂乱无比的东西都一把扫到一边,让方雯雯坐下来。

    她看到我在写着什么,好奇的伸长了脖子:“小鱼,你在那里写什么呢?让我瞧瞧。”

    “也没什么,诺。”我把本子拿起来,递给坐在那里满脸好奇的方雯雯,“我就是睡不着,索性就不睡了,坐起来想想最近我们发生的这些事情,记录下来,万一能理出什么头绪来呢。”

    “你倒是刻苦。”她的手纸一页一页的翻着纸张,最后咔嗒一下合上。

    她眼波流转,看着我似笑非笑的挤挤眼睛:“我还以为会有我的故事呢。”

    原来每个女人都这么在乎这个事儿啊,我看她性质挺高的,故意逗逗她:“我记你些什么呢?不过我到正好想要写到你和王婷打架,打的不可开交的那段呢。”

    看到方雯雯脸色有些愠怒,我赶紧话锋一转,怎么讨得女孩子转怒为喜我还是会的,我走过去,拍拍她的前额,说:“不过你吃醋的样子,为我吃醋的样子,我特喜欢。”

    这下方雯雯是因为害羞而恼了,她一下子蹦达起来,差一点冲撞了我的下巴。“好心来看看你,你还不好好和人家说说话。再这样油嘴滑舌,我可不理你了啊!”她的样子非常可爱,我的喉结激烈的滚动了一下,险些控制不住,就要去亲吻她。

    她扭过身子,把日记本丢到我怀里,一只手拉在门把上,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想到她可能会在不久之后有一次离我而去,久久都不会再见了,便心下不舍,不想再看,她一转身,闪出门外,还不忘了在把我的房门关上的时候,说了一句,“早点睡觉,别想的太晚。”

    有一瞬间的出神,不过很快我又镇定了下来,我再次学着徐半仙的样子,端坐在凳子上,闭上眼睛念念心经,把心绪都平静下来。

    昨天消失的日记本一直成为我的心头大患,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水娃的古怪行为再次让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觉得怪怪的,也是因为这一次,我觉得水娃离我好像很近,那个在仁义村跟我抓青蛙的少年已经不见了。

    我在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就是怎么也睡不着,今天一整天我都觉得整个人像是丢了魂魄似的,无论去哪里,心里始终还是惦记着那个日记本。

    我觉得冥冥之中,那个日记本就是华润霖告诉我的秘密,是他在跟我讲故事,可是现在,讲故事的人没有了,记载故事的材料甚至都不知道去到哪里去了,我心里有些慌,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些什么。

    此时的夜已经很寂凉了,初秋的夜晚总是这么让人觉得有一丝悲凉在,因为不舍得错过夏日的炎炎,即便夏天有暑热,有虫鸣,但是人们好像更喜爱夏季,胜过喜欢秋季。

    因为夏季一来,就是收获的时节,而秋天一来,就是要迎接冬日的时候了。

    天哪,我是不是琼瑶看多了,竟然如此感伤起来,想着想着,却是也渐渐的睡了过去。

    忽然一个激灵,我冒了一身冷汗,赶紧从床上跳起来,结果起来之后竟然发现,水娃站在我面前。

    “你在这里干什么?”我厉声问道。

    “小鱼哥,该吃饭了,我来叫你出去吃饭。”水娃倒是平静的很多,相比较我的多疑来说。

    “好的,你出去吧,我收拾一下。”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太多疑敏感了,但是自从日记本消失了以后,我的的确确真的总是在发现水娃是多么的不对劲。

    希望是我多虑了吧。

    我起了床准备去吃早饭,可是所有人都看起来怪怪的,饭桌上安静的出奇,也不像是平时那么的聒噪。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企图希望可以引起大家的注意,可是竟然每一个人理我,就连方雯雯也是,一个人安静的吃着饭,不跟我拌嘴。

    他们全都目光呆滞,机械的吃着早饭,那种感觉,竟然好像是被什么人抽调了他们的三魂七魄。

    让我觉得有些害怕,甚至是有些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想要留下来,不仅僵尸之谜没有破解,甚至就连自己的朋友我都保护不好。

    我看了看方雯雯,心疼的不行,往她的碗里夹了点菜,方雯雯把我给她夹得菜吃下去的时候,刚开始还好好的。

    过了一会儿就蹲在地上狂吐不止,我急忙担心的跑过去看看,可是却看到了令我作呕的一幕。

    此时正有几百只虫子蠕动着从方雯雯的肚子中爬出来,那些虫子得有食指长,全都弯弯曲曲的。

    我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从后面给了方雯雯一掌,希望能用我的真气,尽快的把这些虫子给排出来。

    过了一会儿,虫子可能排尽了,方雯雯觉得好受一些了,竟然回到饭桌上继续吃起来,而其他人这个时候也有了不同的反应。

    除了我和水娃,每个人的身体里面的眼耳口鼻都有虫子从里面冒出来。

    我心下凉了大半截,还来不及仔细的分析,想一想这些可怕的东西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大家都被虫子在吞噬着,我来不及想什么,只能赶快,尽我最大可能来救救他们。

    尽管我是很害怕的,可是我却不得不坐视不管,只好每一个人都用我的真气驱虫,一番折腾下来,我早就已经精疲力尽了。

    因为身体极度虚脱,额头上都冒着涔涔的冷汗,水娃帮我把他们送回房间去。

    等到我从房间回来的时候,竟然发现方雯雯一边坐在桌子上,一边就有虫子从他的耳朵,鼻子里面冒出来,可是方雯雯竟然也不在意,继续埋头吃。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巴掌将她脸上的虫子拍掉,拉着她起来,又将她体内的虫子排干净。

    整个过程中方雯雯也没有挣扎也没有拒绝,任由我给她驱虫,驱虫结束之后,她竟然还想妄图跑到桌子上将剩下的肉吃完。

    我赶紧拦住她,她绑在了屋子里。

    所有人怎么会一夜之间全都变成了这副模样呢,我怎么都想不通,而且水娃依然是一点事情都没有,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觉得很奇怪,然后安定好所有的人以后,就去屋子外面,企图寻找什么线索,就在桌子上发现了那个!

    我看到的时候,头都要大了,竟然是狗肉,我突然间想起来,之前水娃从外面拿来一个狗肉的时候,徐半仙并没有让我吃掉,而是让水娃把它扔了。因为那是经常死人肉的狗,所以绝对是不能吃的。

    想到这里,再看看这碗里的狗肉,那不成这就是那个吃死人肉的狗肉吗?所以说他们是吃了这个才出现这种反应的?

    我想的头都要大了,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回头看了看水娃,不知道我是不是眼睛花了,竟然看见他的嘴角翘起了一丝让人猜不透的诡异的笑容,这实在是太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了。

    “水娃,这些狗肉是你找来的吧?你从哪里找来的?”

    “就在村口,我今天出去的时候看见的,想着大家已经好几天都没有碰过荤了,就找来让大家吃点肉,怎么了?”

    “怎么了?你知道这是什么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