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六十七章惨状

    “狗肉啊?是我刚杀的,也没有坏掉。”有什么不对吗?水娃一脸的无辜,这好像是一件很天经地义的事情,他也是为了大家好。

    “这狗肉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狗肉,这是经常吃一些死人肉的狗肉,你没看到他们刚才吃那些肉都会吐出来那些恶心的虫子吗?”

    “我我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小鱼哥,是我的错。”

    我不知道为什么,听见水娃这么诚恳的认错,我竟然觉得虚伪至极,因为我刚刚明明看见他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心里面的确是有很多的不自然的,但是虽然我这么想着,却是也没有足够多的证据来怀疑水娃,所以我不能够再多说什么。

    我看他们几个人一整个上午都吐的死去活来的,那肚子的虫子好像是怎么吐都吐不尽,我心里特别着急,尽管我也用真气帮他们把这些虫子给逼出来,可是好像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

    我看着徐半仙难受的死去活来的样子,别提有多难受了,他好像迷失了心智,眼神都是空洞洞的。

    我一个人愁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好想去看看友道长给我的记忆里有没有这种解决办法,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没想到还真的被我给找到了。

    友道长的记忆中记载了说是,曾经有一个村子的人闹了饥荒,吃了死人肉,结果全村的人都犯了呕吐的症状,而且这些尸体里面的虫子会像蚕抽丝剥茧一样,将活人的神智一点一点的勾走。

    后来村子里的人大部分都疯了,这一天来了一个医生,看见村子里都变成了这个样子,忍不住觉得痛心,将随身携带着的百草哀拿出来给这些村民煮了水喝,几日之后这些村民就见好了。

    百草哀?这些可是山间地里常见的草药啊,还真有这种神奇的功效吗?我惊讶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反正现在已经知道了解毒的方法,我立刻就到后山去找药材,也顾不上今天天气冷,随便穿了一件衣服就上山了。

    他们中毒没有那些村民那么重,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果然,我上午好不容易从山间找到了百草哀,虽然说这种东西都是平常的东西,竟然看得见,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可是现在早就到了秋天。

    草木都枯黄了,此时要在山间找百草哀确实是不容易的,不用说,寻找这百草哀真的费了我半天功夫。

    曾经,听说这种草药很多,遍地都是,很多的村民们走走山路都会碰见,他们就会割下来,一部分呢,留着自己家中,预防有个什么小病小灾的,也省的花钱找医生,还得花钱去抓药,这个药草就很灵了,一部分呢,就晒干了,或者是加工处理一下,由着男人们拿着大大的竹筐挑着,去集市上买了,还能换些钱回来。

    但是现在,一是时节不对,过了草药盛放的时节,二是,随着这个荒村越来越多的诡异事件发生,这些草药也像是那些人一样,竟然不知是为什么,就也一样,随着消失了,几乎再难寻找。

    好在我终于找到了,赶紧煮了给他们喝。

    煮药的过程要好久,要听的药罐子里面咕噜咕噜上好一段时间,才能揭开罐子的盖子,但是也许是找草药耗费了我太多的体力,我有些乏了,就想眯一会儿。

    时间过的也快,不一会儿,我估计着药马上就要好了,可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药罐子竟然碎了,我看着满地流淌着的百草哀的汁液,心疼的不得了。

    眼看着马上就成功了,我很懊悔,也许自己不应该睡觉的。

    “水娃,水娃。”我叫道,想让水娃来收拾下残局,我继续去找百草哀,可是没想到,我喊了三声,那边竟然一点回应都没有。

    水娃去哪里了?我不得而知。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因为我怕再耽搁下去,他们连小命都没有有了,因为后来从他们体内吐出来的虫子已经比之前的要粗大的多了。

    我赶紧跑到后山,重新找百草哀,一路上我都走的很小心,生怕会让自己错过什么。

    终于在我跑遍了整个后山以后,在一个石头缝里发现了一些百草哀,把我高兴的不知道怎么才好,赶紧去摘那些百草哀。

    可是就在我摘那些百草哀的时候,我注意到我的身后有一个黑影,他拿着刀,好像要冲我过来,那刀片在太阳的映射下明晃晃的,照的我耀眼。

    有人要杀我,我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我眼看着那把刀就要冲着我下来,我赶紧做了最大的反应,试图想逃离这里。

    “唰”的一声,我被什么东西溅了一脸血,再看看我的身后,一条蛇被拦腰斩断在了石头上。

    我额头上瞬间冒了很多冷汗。

    “小鱼哥,你没事吧?”

    水娃赶紧跑过来,将我扶起来。

    “没事。”

    我扫了一下身上的尘土,将刚刚发现的百草哀拔出来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收好,我有一种感觉,因为这可能是今年夏天最后的几株百草哀了,我必须要这样子做。

    我跟水娃一前一后的回了家,一路上两个人并没有说话,我觉得很奇怪,这根本就不像是水娃,我偷偷的瞥了一眼他,竟然发现他一直在用凶狠的眼神在看我。

    脖子后面倒抽了一丝冷风之后,我再看去的时候,水娃却再冲我笑,刚刚那个凶狠的人跟此刻在我面前的这个孩童,我根本就分不清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

    一会儿到了家里,我顾不上刚才因为找百草哀而撞到石头上的伤口,此时我的小腿上还剌了一个大口子,流淌着殷殷的鲜血。

    因为着急我也顾不上疼痛,先把这些该做的准备好在说,我先去了一下房间,王婷和方雯雯被折磨的早就已经面色惨白,两个人躺在床上已经睡去了。

    徐半仙还是一直在吐虫子,我叫他他也不停,神智早就已经不清楚了。

    虽然搞成这样并不是我造成的,可是他们弄成这个样子,也是因为我照顾不周这样的,我深深的感受到一些自责。

    于是想,赶紧去煎药,然后早点治好他们。

    这一次我煎药的时候,别说打盹了,就是连空中飞过一只小虫我都要紧张的呼吸都不得了,煎药的时间漫长而且难熬,他们全都病了,并没有跟我说话的人,我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要干些什么。

    不一会儿,我听到我的身后好像是有脚步声正冲我走来,回头一看,就发现水娃老远就冲着我过来,他的袖子里好像还藏着一把明晃晃的刀。

    我心“扑通扑通”跳的很快,但是他好像并没有发现我在看他,于是我决定将计就计,转过身去,也不看水娃。

    等到那声音真的是渐渐逼近了,我的心也都要提到了嗓子眼了。

    紧张到不行,难不成是刚刚他在后山上想杀我却被我发现了,这一次又要来杀我?

    我一个人胡斯乱想的时候,水娃已经到了我的面前。

    “小鱼哥,你想啥呢?我刚才叫你好几声,你都不理我。”

    “啊,我没听见,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刚刚去看雯雯姐他们了,然后一出门就找不到你了,刚刚在山上你的腿受伤了,我想要给你收拾包扎一下伤口。”

    看来又是我错怪他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会有这种感觉,会想怀疑他,难不成真的是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怀疑水娃啊。

    “小鱼哥,小鱼哥。”水娃一边冲我喊着,一边用手在我面前比划着。

    “哦,怎么了?”

    “帮你包扎伤口。”

    “好。”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甚至也觉得自己的魂魄在渐渐的被人抽离,不然怎么可能意识这么不清晰,后来我都不知道水娃是怎么把我的伤口包扎好的。

    等到我有意识的时候,伤口早就包扎好了,而且我在锅里煎的百草哀也已经好了,我急急忙忙给她们每一个人拿去服下,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就让水娃帮忙一起给她们喂药。

    “啪”的一声,那一晚百草哀就这么重重的被摔在地上,我看见这么来之不易的东西都被洒了,心里气的不行。

    “水娃,你干什么,能不能不那么毛手毛脚的,你知不知道这药来的有多不容易。”我冲他吼道,心里似有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已经气的不行不行的了。

    “小鱼哥,我不是故意的。”

    我看着水娃委屈的样子,心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难不成还真的是我错了?

    我顾不上再搭理他,赶紧把其他的两碗匀出来一碗,这些药量特别少,我都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果。

    好在他们中毒都不是很深,喝了百草哀以后就全部都沉沉的睡了过去,直到下午太阳下山的时候,这才全部都醒了。

    “我渴,我渴,给我水喝。”我听见好像是徐半仙的声音,赶紧跑过去。

    我一过去就听见他在要水喝,赶紧端了递过去。

    “师父,你喝水,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