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七十章阴谋

    华润霖那天坐在家里,心里一直都在想着父亲跟小野先生认识的事情,还有那*裸的一幕,都是让华润霖不能够忍受的。

    他决定去找小野先生说个清楚,可是没有想到,等到华润霖去的时候,竟然发现小野先生在跟父亲商量什么事情。

    但是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出于好奇,华润霖就贴在门上,透过门缝从里面听,结果当他听到父亲和小野先生商量的事情以后,他吓的浑身打了个激灵,这一下子倒好,整个人向前扑到过去。

    门被撞开了,华润霖跌倒在地上,脸色惨白。

    “你什么时候来的?”华安厉声问道。

    “我我刚来,我什么都没有听见。”

    华安和小野先生看见华润霖脸色都变了,就知道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也猜到了,华润霖肯定是知道些什么。

    “后来呢,他们把你怎么样了?”我急切的问道。

    华润霖说道这里,眼角流下了泪水,但是眼睛里有似乎有着熊熊的火焰在燃烧,我看了一眼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徐半仙也回来了,他没有说话,安静的听着。

    “我父亲和小野先生的勾当,真的把他们两个人千刀万剐都不止。”

    后来华润霖被小野先生的人带走了,他们把他关在密室里,因为好奇华润霖的断袖之癖,就百般的凌辱华润霖,直到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华润霖都觉得是生不如死。

    但是那根本就不是华润霖的最后的样子,直到后来,来了一帮神秘人,将华润霖带到了后山,给他注入了一种毒药,他挣扎着,可是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改变不了事实。

    华润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当了试验品,那种东西华润霖知道是什么,因为那一天他偷偷的听到父亲和小野先生密谋说。

    那是一种尸毒,到时候可以随便找个人注射掉,然后那个人就会成为僵尸,晚上就会出来咬人,而他咬到的人就会继续这么做,接着直到全村的人民全都成了僵尸,那么整个村子和桃花源就是小野先生和华安的了。

    如此一来,只要半个月就可以,但是他们两个人为了防止不咬,给他们注射了新的药,里面的抗体十分的厉害,所以基本上就不会害怕会被咬到。

    那是一种叫做马鞭草的东西,僵尸碰到了是会死掉的。

    华润霖看到我有些不理解什么是马鞭草,还没有开口,就听见我在问徐半仙。

    “师父,什么是马鞭草啊?”

    “那是一种治疗尸毒的草药,效果特别显著,无论是多少年的僵尸,只要碰了马鞭草就会必死无疑,就跟人吃了敌敌畏,打了耗子药一样。”

    “天哪!”

    我顿时就震惊了,原来做僵尸也不容易啊,并不是什么都可以做的,还是做人好。

    “后来呢?你是变成僵尸了?”

    我怎么不敢相信,我竟然会这么问,一点都不委婉,简直就好像是生硬的像个被风干了的馒头,我突然觉得我刚刚说的话,对华润霖一点都不好,似乎是触痛了他的神经,顿时觉得他的情绪有些躁动起来。

    “你没事吧?”我这一次没有想要追问华润霖后来发生的事情,只是很担心他出了什么意外。

    “没事。”

    华润霖没有想到我的反应会是这样,我也没有想到一直简单的一句问候,竟然让他对我打开心扉。

    华润霖被当成这个密谋计划的试验品,然后在后山被注入了尸毒,然后那些人会找人看着他,直到晚上的时候,华润霖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牙齿特别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长一样,看见人就咬。

    华润霖说,那就是当时他心里的感觉,后来他一直在控制自己说不要咬人,不要咬人,因为这就是这个阴谋的关键所在,一旦他咬了人,事情就会朝着不可控制的地步发展过去。

    第一天还好,第二天是最煎熬的时候,那个时候华润霖的獠牙都已经长出来了,对血有着一种*,想要去尝试,对血腥的敏感。

    但是即便是那样,华润霖都忍住了,直到第三天,小野先生竟然让人送了一只血淋淋的公鸡过来,虽然那血淋淋的公鸡刺激了华润霖的味蕾,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因为公鸡血是远远不如人血让华润霖有吸引力的。

    到了第四天,华润霖竟然发现看守自己的大哥,手指头受伤了。华润霖闻见那股血腥味,已经整个人都没有办法控制了。

    看守大哥进来的时候,没想到自己会划伤了手,也没有来记得去包扎,就直接进来了,可是让他没有预料到的是,华润霖竟然对自己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这种吸引力表现的很强大,华润霖开始疯了一样的在晃动着自己的身子,尽管整个人都被铁链绑着,可是就是有那么一股强大的力量,让华润霖想挣脱这个锁链。

    他想要血,渴望那种满嘴都是血腥的味道。

    终于在最后的紧要关头,趁着看守大哥没有防备的时候,他挣脱了锁链,一下子扑了上去,我问华润霖说,他是什么感觉。

    他摇摇头,说忘了,然后又接着说,原本他以为咬过人以后自己就会有很沉重的负罪感,可是没有想到,咬过人以后,他的感觉甚至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解脱。

    华润霖说,在牙齿插入那个看守的脖子的时候,仿佛那个人的血液早就已经急不可耐了,它们殷殷的流淌在自己的唇齿间,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享受,他从来就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东西。

    “后来呢?那个看守大哥死了吗?”我问道。

    “鱼小子,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浆糊吗?肯定是人变成了僵尸啊,你这么问,还真是蛮有意思的。”

    “师父,你就别数落我了,我们赶紧听故事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势对着徐半仙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希望他能够停下来。

    “那个看守大哥,我们后来在一起了。”

    “什么?僵尸之恋吗?”

    “恩,应该算是吧,他人挺好的,就是比较木讷,但是却让我觉得很温暖,尤其是当整个村子就只有我们两个是一类人的时候,那种相依为命的感觉,我是形容不出来的。”

    后来华润霖真的跟看守大哥在一起了,两个人为了不再伤害任何人,就互相监督,太阳一下山,两个人就躲进山间的石洞里,不靠近村子。

    白天的时候,就出去抓些野兔子,野鸡什么的,尽管动物的血不如人血美味,但是习惯了以后,华润霖倒是觉得没有什么两样。

    原本华润霖以为这就是自己以后的生活,尽管被父亲害成了这个样子,但是却拥有了心爱的他,直到有一天,等到他回洞里的时候,发现看守大哥被火烧成了木炭。

    桌子上还有一封遗书,原来是看守大哥自己把自己给点燃了,因为实在是不想过这种不人不鬼的生活。

    华润霖一开始真的相信了,他哭的死去活来,如果当初他知道看守大哥的心思是这样的话,自己肯定也会跟这一起去的。

    可是现实是,世界上他们这一类的人终究还是只剩下他一个,那种孤独,那种寂寥,那种怎么说都让人觉得没有办法倾诉。

    华润霖一个人待在山洞里思索了好久,自己瞬间也觉得根本就没有在生活下去的勇气,看守大哥的遗书里也说了,他们会这样行尸走肉的活几百年,甚至还会更久,晚上就变成另一幅样子,这是一种完全看不到希望的活法,甚至还会威胁到别人的生命。

    华润霖觉得看守大哥说的很对,就在他打算拿着看守大哥的遗书准备自杀的时候,竟然了一个小破绽。

    那个遗书的末尾,句号是有个尾巴的,当华润霖看到那一个尾巴的时候,瞬间就明白了一切,看守大哥并不是自杀的,而是被小野先生杀死的。

    因为那个尾巴是只有小野先生才能写的出来的,华润霖的心里充满了恨意,他不明白小野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他看着此时早就已经成为一堆灰碳的自己的爱人,撕心裂肺的在石洞里嚎啕大哭起来,他准备报复他们,他要报仇。

    所以当他晚上华润霖就潜回了村子,可是好像是小野先生早就有所安排一样,华润霖一进村子就被活活的给生擒住了。

    “终于等到你来了。”小野先生似笑非笑的说道。

    “放开我。”

    小野先生没有回答华润霖,似乎这种沉默才是一切万恶根源的开始,华润霖的体内似乎有很强大的力量在躁动,他再一次挣脱了。

    冲着小野先生的脖子扑过去,原本小野先生根本就没有顾忌,因为他每天都会喝马鞭草,这样的话,如果华润霖咬自己的话,那死的人其实是华润霖而已。

    可是让小野先生怎么也想不到的是,直到他最后被吸干了,他还是弄不清楚,自己每天都会喝马鞭草的,可是为什么被华润霖咬了一口以后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