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七十一章野心

    原来直到后来,华润霖这才知道,其实小野先生跟自己一样也是受害者,不过他是罪有应得,这件事情最后的赢家其实是华安。

    原来华安假装跟小野交好,然后利用小野对他的信任,偷偷的将小野的马鞭草换成了别的东西,这样一来,其实只要等到小野被咬,原本说要一起平分的东西,也会变成只有只有华安能够有的了。

    我听到这里,没有想到华安竟然这么卑鄙,一想到我竟然还同情他,简直觉得我的同情喂了狗。

    “后来呢?”

    “我报了仇,也算是了了心愿,别无他求,自杀了。”

    “那你现在又为什么来这里呢?你应该去投胎转世为人。”

    我这么问道,没等到华润霖说话,徐半仙先张嘴道。

    “原本他是自杀,就比普通生老病死的人要低级很多,而且他的魂魄并没有走远,依然还在这里,那本日记就是他魂魄寄生的地方。”

    徐半仙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说道。

    “而且,他的心事并没有了解,对这里依然充满怨恨。”

    徐半仙一边说着的时候,我能看到华润霖的眼神好像已经变了,不再是刚刚那个样子了,看起来十分恐怖。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不得而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直到徐半仙从乾坤袋里拿出七星剑。

    嘴巴里面振振有词,一时间,天空都变了颜色,原本这个时候就是深夜一点光都没有,可是刚刚那一瞬间,来了一片厚厚的云彩将那散发着微弱的光的月亮给遮住了。

    “师父,怎么回事?”

    “我有意超度他,可是他却执意不肯走,倘若要是继续危害人间的话,这就是我修道之人的过错了。”

    “师父,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刚要问道,就发现此时周围又刮起了一阵子的阴风,我觉得我的胳膊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特别的恐怖。

    “华润霖,老夫是有意帮你,若你执意不肯悔改,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又一阵子的阴风四起,风吹的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就在我已经在风中迷离的时候,突然间一阵光闪过,整个世界瞬间变得明亮了起来。

    “师父,他走了吗?”

    “他被我打散了原形,灰飞烟灭了。”

    我沉默了不说话,好在这个荒村之谜终于解开了,我也可以重新开始了,我知道有些东西是只能往前看的,不能往后看。

    我赶紧走过去,背起已经晕倒在地上的水娃,我们师徒三人回到了家中。

    等到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徐半仙又不见了,这一次他不仅仅是走了,还留下了一本道士手册给我。

    “水娃,你醒了?”

    “小鱼哥,我头好晕啊,我只记得是你把我背回来的,可是之前发生了什么,我却是怎么也不记得了。”

    “你不记得也好,你最好是全忘掉,师父又走了,我们也该上路了。”

    “啊?师父什么时候走的。”水娃很是惊讶。

    我摇摇头,表示什么也不知道,再一抬头,就发现王婷早就已经收拾到了行李在等我们了。

    一切都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只是以前是我们四个人,现在就只有三个人了,临行前,我们去了安葬方雯雯的地方。

    “雯雯,我们要离开这里了,知道你喜欢桃花源,就把你葬在这里,我们以后一定会来看你的。”我哽咽着说完这句话,心里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要说的了。

    王婷和水娃也没有说什么,我们三个人在面对方雯雯的墓碑的时候,竟然觉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我希望这一切都只是梦境,我希望这都是一场可以醒来后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梦境,可是这一切也就只能是我这么希望了。

    我们出了村子,走了一整天的路,人都要精疲力尽了,这个时候看见一个警车从中途经过,我便顺手拦了下来。

    “同志,你们去哪儿?能稍我们一程吗?”

    那个我叫他同志的人名字叫做赵亮,原本那天他是压根儿就不想带着我的,可是作为人民的公仆,赵亮知道他不能拒绝人民群众的请求。

    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我跟着赵亮一起进了案发现场。

    原来那一天,是赵亮在派出所值班的时候,突然间接到了报案,在一个镇上的工厂厂房里,发现了一具女尸。

    等我们到达那个工厂的时候,周围已经被警戒线围得死死的,别说是个人了,就是一只苍蝇也够呛能够飞过去。

    在这个小镇里最富有,算是龙头经济的工厂里,一个不起眼的厂房里,一名身穿绿色大衣的长发女子,被缠绕在房梁上,吊死在这里了。

    而缠绕着她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她大衣上面的衣带,这个衣带看起来质量也不算太好,基本上属于随便一弄就会断的那种。

    赵亮找了个地方,先是把车停好,刚要下车的时候,竟然发现我们三个人还在车上,就回头冲我们说道。

    “到地方了,下车啊,自己想去什么地方,就去吧,我没时间再管你们了。”

    我们赶紧听话的下来车,生怕这个此时怒目圆嗔的警察哥哥一下子就把我们给枪毙了。

    等到赵亮走远了,我们才赶紧跟上去。

    “小鱼哥,我们要去干嘛啊?”水娃不理解的问道

    “当然是跟着去看看了,况且我们刚才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身上又没有多少钱,不得一直跟着他走吗?”

    “哦。”水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我们三个人一直跟着赵亮七拐八拐的找到了案发现场。

    看见赵亮马上就要进警戒线了,我们急忙跟了上去,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被赵亮给发现了。

    “你们在这儿干嘛?我不是让你们赶紧走了吗?”赵亮气急败坏的对我们三个人吼道。

    “我们没有地方去,第一天来这儿,就只认识你。”

    赵亮原本还想赶我们走,就在这个时候,来了一个姑娘,长的挺水灵的,大眼睛的问道。

    “赵亮,你来了,这是?”

    “哦,我们是赵亮的朋友,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包涵。”

    被我这么一说,赵亮也只能硬着头皮承认我们三个的确是他的朋友。

    等到那个美女走之后,只见赵亮气急败坏的冲着我们吼道。

    “好了,你们满意了吧,现在你们能跟我一起进去,但是一句话都不要多说,看见什么了也不要往外传出去,好了,我们进去吧,都是因为你们,我才耽误这么长时间。”

    “都是我们的错,赵亮哥。”水娃听见他那么说,赶紧道歉道。

    “我不是说了,一句话都不要多说吗?从现在开始全都给我闭嘴。”

    我们悻悻的闭了嘴,跟着他进了厂房。

    经过法院对尸体的初步检查判断,出来的结果,真的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死者的年龄在二十三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五,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经过对比发现,这道勒痕确实是她大衣上面的装饰品弄得,此外死者四肢特别僵硬,双眼外凸,舌头外伸,两眼的血管外鼓,十分确定这就是窒息而亡。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如果说这死者是自杀,那只是因为勒住她脖子的正是她大衣上的衣带,可是这厂房的房顶足足有三四米高,她是怎么把自己弄上去的呢?

    死者是今天早上被发现的,清洁工早上来打算卫生,结果却发现这房梁上面好像还挂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女孩。

    据说被发现的清洁工吓得心脏病都出来了,一时间人证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警察没有办法来审问清洁工只好想看看现场的监控摄像头里有什么。

    可是等到警察找到那些录像带的时候后,却发现,监控那里的摄像头早就已经不知道被谁给破坏了?

    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这不会是巧合吧。”

    我忍不住说道,只见在场的所有的人的目光全都投射在我身上,一时间感觉到身上火辣辣的。

    一个穿着警服,看起来要比赵亮年长很多的人,看见我的存在,就冲着我吼道。

    “你是谁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看管警戒线的人是怎么搞的,这么严重的事情还开玩笑,竟然搞这种乌七八糟的人进来。”

    听见那个大官那么骂我,心里觉得委屈,不由的替我打抱不平起来。

    “我们以前可是破过很多案的,遇见的罕见的事情说出来能吓死你。”

    赵亮还在一边勘察现场,听到一阵噪杂的声音,再一想到我,觉得肯定是我在出什么幺蛾子,结果还真是。

    “王局长,不好意思,这是我朋友,他们刚从乡下来的,是我的表弟。”点头哈腰的,才是求人办事的状态,这个大家一目了然,谁都懂,却不屑一顾。

    “赵亮,这里是办案现场,要是我们每个人都跟你一样,那岂不是乱了套了。”

    看着这个当官的生气了,赵亮也十分生气,我更是害怕的不得了,生怕他们把我们几个给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