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七十七章惊觉

    被我满是无谓的表情吓到了,水娃飞身扑过来拖住我,抓住了我一条裤腿,我一个趔趄,裤腿的布料也撕拉一声,破掉了。

    我脸上有些不愉快的对着水娃说:“水娃,是你告诉我的,我现在是在梦里,就叫我看看雯雯吧。”

    提到雯雯,我就难免想到那日方雯雯惨死的状态,别过去头,努力克制住眼泪。我拽了拽被水娃拖住的小腿。“你放开我。”

    水娃的手势连松都没有松,我有些急躁,我看的见那个真真假假的方雯雯,窈窕的身子,就在生满了锈迹的铁栅栏里若隐若现,到现在,我还未曾看到她转过身来的正脸呢。

    从前还有顾虑,尤其水娃说,看见她之后,幽鬼的灵力会剜去我的眼珠,吸取我的灵力,但是,现在我知道了,这紧紧是我在林郎家沙发上睡着时候,水娃拉我进来的一个梦=境。因为是梦,无论是美梦,是噩梦,总有梦醒的一天。

    所以,我还怕什么呢?难得,今天我可以不用斩妖除魔,我可以放纵自己一把,只是看一看我心心念念的方雯雯的皮囊就好了。

    因为,我一直还都在心里记得,那些尸虫,从方雯雯口鼻耳中蠕动而出的场景,我的胃里又是一阵子的翻江倒海,那个场面,我也许此生都不敢再忘。

    水娃托不住我,他从来没有和我大声说过话,这一次却情急之下,对我大声喊道:“停下,快停下,小鱼哥!”

    他如此激烈的语气,我不得不暂时停下脚,我不愉快的回过头,问他:“到底还有什么问题,你都告诉我,我好做个明白鬼。”

    “小鱼哥,你认为,我说这是梦里,你就放纵自己在这里不计后果的任性了吗?”他从来没有过这般的成熟,若放在平时,这样的语重心长的话,都是徐半仙半是正式半是玩笑的对我们说的,从来未曾见过跟着我后面的水娃,竟然会有给我上课的一天。

    我饶有兴味的双手环抱胸,看着他,反倒不着急了,方雯雯的身体,被幽鬼占领的身体,就在栅栏里锁着,一时半会又不会丢。

    我问水娃:“那你说说,后果是什么?“

    “后果就是。”水娃的声音压低了些。“可能你要一直在梦境里挣扎,醒不过来了。”

    “你说什么?”我的心脏明显的漏跳了半拍。

    水娃点点头,“我被关在监狱里的时候,做了一个很是诡异的梦境,梦里面,我就看到,我自己,就是你现在这个角色,被人带去看幽鬼披着人皮的样子。”

    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来,随手扇了扇衣角,让凉风能吹进来,后背上不知何时渗出了黏腻腻的一层冷汗,把衣服和我都粘在一起,水娃也随着我,坐在我的对面,看见我平静下来,他才缓缓开口说:“我刚来的时候,经常噩梦到过去,也见到过几次雯雯姐。”

    我静静的听着他说:“你知道吗?我看见的雯雯姐,和从前的她一样,很温柔娴静,也很冷静,近乎我也要一个箭步冲过去,和她叙叙旧了。”

    是的,方雯雯在我们几个人中,在荒村里永远是最理智最淡定的一个,她的气质也正是打动我,让我念念不能忘的,我问水娃:“那后来你去了吗?”

    “并没有。”他摇摇头。

    我很是懊丧,本来还想知道知道,她还有没有复活回来的可能,我嗔怪的说道:“那你为什么没有过去问候问候她?”

    水娃没有说话,我沉默了一会,忽然脑袋好像通了回路:“难道、难道她变成了僵尸,或者是更惨的。”

    “魔。”没等我说完,水娃便打断了我的话,也验证了我的担心。水娃继续说道:“你知道那个人带我亲眼看见了什么吗?就在黑天到来的时候,雯雯姐就会出去觅食。”

    “觅食?”我震惊的摇摇头,“她吃人?”

    “小鱼哥,不只是吃人那么简单,你知道吗,我就在不远的地方站着看着,方雯雯就抓到一个那样壮实的彪型大汉,两只手只是这么一拧。”他左右手模仿着做了一个姿势,“就这么简单的,那个大汉的脑袋就掉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个带你去的人,是阴阳师么?”

    水娃摇摇头,实话实说道:“小鱼哥知道我的,我资质愚笨,只知道那个人仙袍道骨,好像是比徐半仙还灵的人物。”

    我点了点头,那就是了,可以操控着水娃的梦境,而且还能在梦境中不让他遭受不测的,只有阴阳师才能做得到,《道士手册》里,有过很多记录,我还是觉得很诧异,便问水娃:“那么,如果我过分接近方雯雯,便会收到剜目的痛苦,也是他告诉你的吗?今天带我来这里见你的,也是他?”

    水娃笃定的点点头:“不然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的,知道你和王婷破案辛苦,一心想证明我的清白,把我救出。”直到今天,他又在梦里找到我,说破案是关键,但是,还需要提防雯雯姐的事情。”

    水娃的声音越来越弱下去,他知道我不喜欢听方雯雯的事情,尤其是在我还没有熬过再次失去方雯雯的悲痛的时候,“他还说了什么?”

    现在,最需要弄清楚的就是,高富帅,名字却总是出现在诡异的地方的林朗,还有被幽鬼缠身需要渡劫的方雯雯,与那让我和水娃在梦中百转千回,寻找真理的阴阳师,把水娃胡乱抓紧监狱顶包的警察局长,这些人之间究竟是巧合,还是真的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

    心里乱的一塌糊涂,脑子也是,白天的时候已经费尽心机,休息下,做梦都要这么累,还要继续工作,我抓了抓自己乱的一团糟的头发,又是一团乱麻。

    就在这时,我看见本来漆黑的走廊忽然之间所有的蜡烛都亮了,并没有人去点燃它们。我刚要启齿问水娃。

    却只听水娃低低的呼了一声:“不好!”便准备拉我站起来。

    他越是着急,我的腿脚越是不给力,盘腿坐着的时间久了,冷不丁的站起来,整个人的头都开始眩晕,还有我的脚,都被压麻了,根本动不得,更别提跑了。

    水娃急的直跺脚,我还根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懂得他正在着急什么。然而就在这时,“咣当”的一声,墙壁都被什么东西撞的摇晃了一下。

    是方雯雯的笼子里出来的动静,我伸长脖子,小心翼翼的向里面看了一眼,水娃说:“蜡烛亮了,意味着这里以外的外面,一定是天黑了,天黑了,方雯雯就。”

    他收住了话头不说了,但是我知道,之前水娃已经提过,这个时间到了她觅食的时间,所以,这也是水娃紧张的原因,准备把我推出梦境,让我醒过去,然而我们都还是晚了一步。

    “小鱼哥,别忘了,我看见雯雯姐的时候,她体内的妖魔的力量,已经能拧下一个彪型大汉的脑袋都不费劲了,这个笼子并不坚固,你看。”

    话还没有说完,水娃的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表达完整,墙壁又剧烈的震动了一下,房顶上扑簌簌的灰都落了下来,纵使我用袖子挥开了,还是有些微的尘沫,迷了眼睛。

    泪眼婆娑间,我看见那个笼子的铁栅栏的缝隙好像变宽了,不知是不是我眼泪阻挡了视力,出现了幻觉,但是我觉得,我的感觉应该是不会错的。

    因为,我碰触到水娃的手臂,他的整个人都在抖。

    水娃还小,他好心提醒我,却不想连着我也带到这样危险的境地,如何能不担心不害怕,这个时候,我必须要镇定,才能安了水娃的心。

    我站定身子,走到正面,我确实,又如愿以偿的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只是,那幽鬼披着方雯雯的皮囊,却半分没有她的灵气在里面,不会哭不会笑,像一尊站立移动的尸体一般,了无生机的样子。

    本来,我对着方雯雯存了百分之九十的期待,见到这幽鬼把已经够凄惨的方雯雯折磨成了这个样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闭上眼睛,稍稍定了一下心神,也让眼睛里的灰尘被泪水都带走。

    我摒弃了一切的杂念,从口袋里拿出徐半仙的灵符,寻找着合适的机会,快速贴在这幽鬼的身上。

    终于找准了一个时机,我拿着灵符,飞身扑过去,口中同时念动咒语,可是,却意外的从方雯雯的身体里穿了过去,那只是一个幻影?

    我念叨着咒语醒过来,面前还是那盏红酒,王婷坐在我面前的沙发垫子上,看着我满脑袋细密的汗珠,拿来一个毛巾为我擦拭着。

    “做噩梦了?”

    “王婷,我梦到你雯雯姐了。”

    明显感觉落在我额头上的手势明显顿了一下,随即好像在掩饰着失落一般的恢复自然,王婷勾勾嘴角笑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应该的。”

    不知什么时候,林朗就站在灯光的暗影处,看着我们,不言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