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七十八章作孽

    林朗从那个黑影里面走出来之后,直接无视我和王婷走到客厅的沙发上,然后好像是恩赐一般的对我们两个人说道。

    “说吧。”

    如果是以前的话,要是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我肯定早就一巴掌打过去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林朗,我却是怎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像林朗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圣旨,然后他每说一句话,我都好想在后面加一句“喳”。

    真是分分钟被帅到,简直无法自拔!

    就在我还沉寂在对我偶相的迷恋中的时候,突然间胳膊不知道被谁掐了一下,然后我就回头看到了王婷怒目圆嗔的样子。

    好吧,是我的错,只顾着看帅哥,都忘了来是有正经事的了。

    “咳咳咳”我只好清了清嗓子,不再傻愣在那,跟王婷去了林朗对面坐着,近距离的观察林朗,简直比刚刚还要帅,帅我一脸血。

    不过我作为男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实在是太不爷们儿了,但是后来想一想,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能跟帅哥在一起,俺看看也是可以的。

    “林朗先生,我今天是为了最近在你名下的工厂发生的命案来的。”

    “恩,我知道,想必你们一定会很好奇,既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为什么不露面对吧?”他根本都没有只眼看我,只是低头挑着指甲,好像在清理指甲里的东西。

    这个林朗果然是个聪明人,知道我想要什么,可是话又说回来,难不成他真的是知道些什么?我不知道接下来林朗要跟我说什么,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林朗有着我想要知道的秘密。

    “是的。”我说。

    林朗顿了顿,然后开口说道。

    “管家,给我来一杯卡布奇诺,你们二位喝什么?”

    “水,就好了,谢谢。”王婷说道。

    我也想喝卡布奇诺,想尝尝我男神喝的东西,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这样,我狠狠的瞪了王婷一眼,表示我的不满,可是王婷理都不理我,直接就无视了。

    唉,我是活的有多悲哀,我男人的尊严到底去哪里了。

    一会儿管家把卡布奇诺和水送来以后,我们几个人这才开始今天的正经儿事,我突然间发现,林朗不仅时人长的帅,就连手指都好看,哎呀,真是浑身都是优良基因啊。

    “以前我觉得事情已经发生那么久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而且这么多年了,我都已经习惯了。”

    “什么?”王婷问道。

    原来早就在十年前,林朗还在国外读书的时候,他的父亲早就是这个镇上的富豪,也算是镇上的李嘉诚了,而且,最巧的是,林朗的父亲就叫做林家成,只不过是同名不同字而已。

    林家成不仅很有钱,生意做的很好,就连做慈善也是做的相当不错。

    当时在林朗现在那个工厂,也就是这一次杀人案件的案发地点林氏集团,并不是林朗家的工厂,那个时候还是一个医院,一个临终关怀医院。

    林朗的父亲林家成也为了那个医院经常捐钱,每年都会资助那个医院好大的一笔钱,也就是这样,林家成也跟临终关怀医院的院子崔子苏成了好朋友,后来崔子苏的医院不想开了,想把地皮转出去,林朗给了他一个合适的价格,就收购了现在的地皮,建了这个工厂。

    “那个医院好端端的为什么不开了?”我觉得有些奇怪,便问道。

    “因为有一天,崔子苏的女儿生了很严重的病,也就是三年前的这个时候,仿佛就是一夜之间的事情,那个时候也没有人能够看好她,我记得当时她还是一个三岁的小姑娘,刚刚开始懂事,自从我父亲去世以后,我就经常来看苏伯伯。”

    “那个女孩病重的特别厉害,无论是哪里的医生都查不出来,反正是很奇怪,就在这个时候,苏伯伯碰上了一个道士。”

    “什么道士?”我这个时候不仅开始好奇,难不成这跟鬼魂真的有关系?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那天是这样的”林朗继续说道。

    原来那天崔子苏已经都快绝望了,所有的医生都拿女儿的怪病没有办法,就连他自己也无能为力,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偏偏从临终关怀医院旁边路过一个道士,那道士说,自己有办法救崔子苏女儿的病,崔子苏顿时就觉得一切都有了转机。

    虽然他以前从来都是不迷信鬼神之说的,可是到了现在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崔子苏算是老来得子,他跟林家成都是同辈,可是林朗都已经学业有成了,崔子苏这才有一个女儿,所以崔子苏对这个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宝贝女儿看的特别的重要,甚至是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可是现在自己的千金一下子就生病了,还治不好,难道还真的要眼睁睁的瞅着自己的千金被死神带走,自己还没有办法吗?这不是简直比要了自己的命还难受吗。

    所以当那个道士出现的时候,崔子苏好像握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抓住道士的手不肯放,乞求道长舅舅自己的女儿。

    “后来,崔子苏的女儿怎么样了?那个道士都说什么了?”

    “我当时还在国外,不知道具体的细节,不过我爸跟我讲过,自从崔子苏遇见那个道士以后,他的女儿就奇迹般的好了,但是”

    “但是什么?”我惊讶的问道。

    “但是后面发生了一些我怎么都没有办法解释的事情,甚至根本不能来用科学解释,也许会是传说中人们经常说的巧合,可是在我看来,根本就不是巧合这么简单,我觉得肯定不是巧合。”

    “发生了什么事情?”被林朗说的事情,真的吊起来我很大的胃口,特别好奇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道士到底是做了什么就让崔子苏的女儿免受灾害,那么我试不试也可以阻止这场杀戮呢?

    我暗自想着,期待着林郎能够说出让我满意的答案。

    后来,那个道士告诉崔子苏,他开的这个临终关怀医院是折寿的,不过不会折他自己的寿,但是会折他家里人的寿,所以这因果就报应到了崔子苏女儿的头上来了。

    崔子苏刚开始一点也不相信,觉得这个道士就是抓住了自己心疼女儿的这个弱点才找上门的,肯定是骗人的。

    可是后来道士的一席话,却让崔子苏不得不相信,道士说的话,那就是真的。

    那个道士见崔子苏不相信自己,也没有一气之下走人,反而平静的说道。

    “那我问你,自从你开了这家临终关怀医院之后,你的医院里每年在这个时候是不是都会死七个人?”

    被道士这么一说,崔子苏吓白了脸,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的确是这样没错,每年的这个时候,自己医院里都会死那么几个人,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些死掉的人都是自杀,不是自己拔掉氧气管的就是自己跳楼的,不过崔子苏倒是从来都没有在意过这些细节。

    毕竟这是一家临终关怀医院,离生老病死最近的地方,所以说死几个人没有人会把它当成为问题的。

    “是啊,每年都会死几个人,这又有什么问题吗?”

    “你不觉得奇怪吗?那些死去的人都是女孩子,而且死的时间也都差不多。”

    后来经道士这么一点破,崔子苏这才发现,倒是真的有很大的问题,可是虽然是死亡人数巧合,也有问题,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后来道士说,他把医院开在这块地皮上,就是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一开始没有事情,可是时间长了,死那么多人,报应就会来了,而且这下报应是应验在崔子苏的女儿身上,因为那些死去的人性别都是女。

    崔子苏听道士说完,脸色吓的煞白,“噗通”一声就跪在那个道士面前。

    “求先生指点,求先生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我应该怎么做才对?”

    那个道士告诉崔子苏,只要他不在这块地皮上盖医院这种东西应该就没有事情了,崔子苏听了不敢马虎,立刻照办。

    也就是那一年,有人说镇上的医院,一夜之间就夷为平地了,现在细细的想来,也许说的就是这件事情。

    “那件事情还是真的啊?”我问道。

    “对,是真的,后来我爸死后,是我代替我爸每年还是给崔伯伯的医院做捐助,所以崔伯伯自然也就跟我关系也比较好,后来他着急转让这块地皮,让我帮忙找下家,那个时候,我也刚回国,觉得那个地段还可以,就出了一个合理的价格买了下来。”

    “所以说?后来那个地皮才是你的工厂?”我继续问道。

    “对的,但是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情,直到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越来越蹊跷,我这时候才发现很多事情真的是科学解释不了的。”

    原来就在林朗刚开始建厂的时候,他找了很多施工队来,自己索性每天就去监监工,也不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