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大山道士 夜无尽

第七十九章巧合

    可是就是在那一年,原本都是相安无事的,正好是秋季以后,天气也有些冷了,那些山里的小孩好像都放了寒假,就跑到镇上来找他们的爸爸。

    我这个人还比较喜欢孩子,见那些小孩子来了没有地方住还特意给他们安排了住的地方,每天带他们出去玩。

    “哇塞,没想到你还这么有爱心啊!”我一时间对林朗又深深的崇拜起来。

    “没有什么爱心不爱心的,我是商人,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跟利益沾边的,我给那些小孩子好处,这样他们的爸爸才会感激我,干的也就更多,所以说,我的厂子,在一个冬天以后就已经可以营业了。”

    林朗心平气和的说道,字里行间里都是冷静,仿佛他是在说一件别人的事情。

    “后来呢?”王婷问道。

    后来,就在厂子马上要建成的时候,发生了一起事故,林朗记得说,时间也是跟现在一样的时间,那些农民工的孩子就在发生死人命案的那个厂房里死了。

    “啊!”我不禁惊讶了起来。

    “是厂房上面的横梁掉下来,把她们砸死的,说来也是奇怪,当时砸了好几个人,有好几个男孩看起来伤口都很严重,可是最后都救活了,但是那几个女孩就都没有这么幸运了。”

    “所以说那些死的孩子都是女孩吗?”我继续问道。

    “是的,但是因为那是第一次发生事故,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在意,只是给了那些民工很大的一笔赔偿费用。”

    “什么叫第一次?后面难道还有很多次?”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朗点点头,继续说下去。

    后来厂房建成以后,林朗把剩下的事务交代清楚后,就去了新加坡,一开始还挺好的,可是后来,有人打电话给林朗说他的工厂出事情了,好像是因为工人操作不当,车间出现了问题,有几个工人死了。

    林朗赶紧回国,结果发现死的那些人竟然全部都是女人。

    后来林朗觉得特别奇怪,一直待在国内,想要调查一下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后来林朗又在自己的工厂里面进行了调整,尽可能的减少事故发生的几率,可是就在林朗以为一切都回到正轨的时候,又一起命案发生了。

    那是镇上中学的几个学生,大半夜的从学校跑出来,到自己的工厂找了个厂房偷偷喝酒,结果就死在里面了,到底是为什么死的也不知道,反正也是七个女生。

    每年都会有那么一起命案,而且都是女生,林朗知道这不可能是巧合那么简单,肯定是有别的问题在的。

    就在林朗这么想的时候,他觉得这种怪异的事情,自己必须要避免才行,所以他让人封死了那个厂房,以后那个厂房就废弃了,没有再使用过。

    可是因为自己的工厂还算是离镇中心比较近,所以有时候就会有人来那个厂房当车库用,林朗倒是不计较这些,只要是不再发生命案就好。

    但是,林朗怎么也想不到,第二年的那个时间又死了七个女人,林朗后来才发现,那些女人都有路过那个厂房,虽然自己已经废弃了,但是有时候,还是会有人去使用的。

    林朗一开始是有些害怕的,因为他自己知道,虽然说死去的那七个女孩跟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只有林朗自己心里清楚,其实是有关系的,是她们在离开自己的厂房以后才出的事情。

    今年的命案也是如此。

    听林朗说完,我大概是弄明白了什么事情,也就是说,每年在固定的时间段里,都会死七个女生,所以说今年只死了三个人,过几天还会有四个女人面临着危险。

    “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你们有什么办法,能阻止这场可怕的连环杀人命案吗?”

    我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但是面对着林朗的问题,我只能硬着头皮假装淡定跟他说,其实没有问题什么的,毕竟那可是我的男神啊,所以说根本就没有问题啊。

    “我觉得那块地皮底下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在作祟,只能挖开看一看才知道。”

    “好,那我明天就找人开始着手去办,到时候你去看看。”

    “没问题,那今天就先这样吧,时间太早了我们就先走了。”我说道。

    我和王婷从林朗家出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了,夜色迷离,还吹着风,特别冷,王婷一直都是抱紧自己的状态。

    “你没事吧?要不要我把我的外套给你?”

    “没事,不用的,小鱼,你说那块地皮底下能有什么东西啊?这世间真的有那么可怕的东西吗?会诅咒人的。”王婷问我道。

    其实我也是瞎猜的,因为当时林朗问我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林朗,现在好了又被王婷问起来了,哎,我真是一步错步步错,自己说的谎就是跪着也要说完。

    “恩,就是今天我们两个去的时候,我就觉得那个地方不太对劲儿,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地底下面一定有问题。”

    其实我也不是瞎猜的,是因为友道长的记忆中有过这么一小段记忆说是一个宅子里,每年都会死几个人,结果后来有人在那个宅子下面发现了一个墓穴,这才恍然大悟。

    难不成那个厂房下面也有一个墓穴,当然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但是我却是真的确定,那个厂房下面一定是藏着让人不能为知的东西,虽然我这么肯定,但是等到第二天开始挖地的时候,我的心都是提到嗓子眼的,生怕万一挖不出来什么,就真的丢人丢大了。

    第二天一大早,赵亮起床就出门了,我们两个相互对视完以后,也没有说话,自从水娃被抓走以后,我们两个人就变成了谁也不搭理谁的状态。

    反正我是无所谓了,也顾不得那些,只要赵亮不把我们赶走,还让我们继续住在那里就好。

    起床后就在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的时候。王婷这个时候突然间就提醒我说,我们今天该去陪林朗一起挖开那个地皮看看有什么东西了。

    我赶紧收拾好行囊,多带了几幅纸符,生怕到时候万一打起来了,制不住那个东西,可是好像,其实都是我想多了。

    我们去的时候林朗已经在那里开始指挥了,林朗让我选了一个地方,就着手开始挖。

    “林朗,为什么你这么相信我?”

    我有些好奇林朗为什么事事都听我的,毕竟我跟他才认识了一天而已,而且我又只是个道士,原本我以为林朗会说一些让我感动的不知道什么的话,可是没有想到,林朗一开口,就让我觉得,跟他谈感情简直就是扯淡。

    “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我的厂子在继续出事情的话,我就赔光了,倒闭停业是一个商人最忌讳的事情,既然你说下面有东西,那就不妨试试好了,不然能怎么办?”

    “好吧,咦?你手上的那个扳指?”

    “怎么了?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

    “我知道,那是你们祖传的对吧,所以说你们家族的人都会戴一个玉扳指,因为传说你们家族的人女孩活不过十六,男孩活不过十八,我说的没错吧。”

    “你怎么知道?”林朗有些不敢相信,不知道这么大的秘密,我一个外人是怎么知道的,但是我从他惊讶的表情中能够得出来,林朗对我的信任越来越大了。

    “我不仅知道,我还知道你们家很多事情呢,不过我就不能告诉你了,因为这天底下可没有白听的故事。”

    其实我也就是故意装装逼,只不过是用林朗的那一套说辞来治他这个臭毛病,整天嘴上都挂着钱啊、利益啊什么的,真是太俗了。

    果然林朗看我那么说,气的说不出话来,我倒是觉得他生气的样子,看起来是挺好玩的,哎呀,人长的帅就连生气都是帅帅的生气的。

    林朗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气的走到一边去。

    王婷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就跟他说道。

    “哎呀,你真是的,跟他置什么气啊?”

    我笑的不行,果然看见富家子弟这样就是得治治他这个臭毛病。

    “小鱼,你别笑了,你是怎么知道林朗手上那个玉扳指的事情的?”

    “我之前见过。”

    因为之前我在徐半仙给我的手册上我见过,传说中那是一个诅咒的扳指,只有戴着的人才会免受诅咒,我一直以为这种东西只有在传说中才会有的,可是没有想到,竟然在现实生活中能够看到,真是第一次看到,不的不说,我刚刚还是很激动的。

    不过我们挖掘的这个时间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因为我们在这里挖了好久,林朗都快不耐烦了,也连个屁都挖不出,我的心里也特别着急。

    生怕真的是挖不出什么,那我可就真小孩子找不到家长,丢大人了。

    而且王婷现在还在我旁边,当时那种感觉,真可谓是内心煎熬,百爪挠心的状态。

    坐立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