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14章 酒,喝“死”人了

    彩虹五珍酿引起的骚动,叶凌月早就有了预防,她取出了一小杯酒头,将那一坛酒头给盖上了。

    “凌月,这真是你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酿造出来的彩虹五珍酿,乖乖,太神奇了。”蓝彩儿看着那一小杯酒,惊喜连连。

    她注意到,酒杯里的酒犹如上等的蜂蜜膏,端在手中,倾斜过来,居然不会洒出来,这和普通的酒根本不同。

    “蓝姐姐,这次你可是要闹笑话了,这酒是酒头,不是这么喝的,要配上这种特殊的彩虹溪水,才行。”叶凌月笑着,取出了一坛子从鸿蒙天里带出来的彩虹溪水。

    只用了一两滴彩虹五珍酿,再兑了十碗水,这才递到了蓝彩儿的面前。

    蓝彩儿喝了一口,顿时整个人都懵了。

    天哪,这酒的滋味……蓝彩儿已经找不到具体的词汇来形容这种彩虹五珍酿了。

    什么神仙坊出产的五珍酿,在彩虹五珍酿面前,简直就是白开水啊。

    这还只是兑了水的彩虹五珍酿,这种酒,可以让醉仙居的酒水,整体都上一个档次。

    “好妹妹,你快告诉我,这种酒,你一个月能弄出多少坛。”蓝彩儿双眼熠熠生辉,就凭这酒,到了帝都,看安敏霞那狗眼看人低的女人,还能说什么。

    用酒头兑换出来的彩虹五珍酿,绝对会成为醉仙居的精品酒,价格也绝对是天价。

    一坛子的彩虹五珍酿,应该已经足够璃城的醉仙居一个月的用量了。

    但蓝彩儿还想在帝都的醉仙居里,也推行这种彩虹五珍酿。

    毕竟,帝都才是全国酒楼真正云集的地方。

    “酒水不是问题,问题是我需要沼蛛元核。”叶凌月对彩虹五珍酿也是信心满满。“不仅如此,我有位远房子亲戚,还能提供一些特殊的灵果和灵蔬,用上它们,醉仙居的生意会更好。”

    说着,叶凌月就将她刚采摘下来的鸿蒙天出产的梨子和葡萄,交给了蓝彩儿。

    蓝彩儿吃后,啧啧称奇。

    蓝彩儿当即拍胸脯保证,沼蛛元核的事,包在她身上,从今以后,叶凌月就是醉仙居的小老板了。

    叶凌月和蓝彩儿都是风风火火的性子,两人决定了合作后,就立刻开始整顿。

    蓝彩儿仗着自己是醉仙居大老板的身份,私下先求了一壶彩虹五珍酿的酒头给自家的酒鬼爹爹蓝太守品酒。

    “宝贝女儿,你说请爹爹来品酒,不会又是你们醉仙居的那些‘马尿’酒吧,那些玩意连白开水都不如。”蓝太守被蓝彩儿拉到了醉仙居,嘴里发着牢骚。

    叶凌月送来的那一坛子百年猴酒,他早就喝完了,这阵子正闹酒荒呢。

    可当蓝彩儿取出了彩虹五珍酿后,蓝太守的眼都直了。

    他这样的老酒鬼,一眼就看出了彩虹五珍酿的不同寻常来。

    “父亲,先等等,这酒还要兑水……”蓝彩儿还未说完,蓝太守不由分说,就一口把小半壶的彩虹五珍酿酒头都给喝了下去。

    等蓝彩儿想要制止时,已经是来不及了。

    只听得扑通一声,蓝太守就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了,再看看他的模样,从脸到身子,蓝太守整个人就跟煮熟了的虾子似的。

    “父亲!”蓝彩儿大惊失色。

    叶凌月用一两滴酒头,就能兑出十大海碗的酒。

    蓝太守喝下去的小半壶,至少也有几百滴酒头,如果要兑酒的话,少说也能兑出十坛二十斤的彩虹五珍酿。

    这还都是烈酒呢,蓝彩儿吓得花容失色,父亲可别是一不留神给醉死了。

    蓝彩儿吓得留神无主,当即就将蓝太守送回了太守府。

    太守府上上下下,顿时都被惊动了,府上的医师来看了看,开了些醒酒药。

    蓝彩儿母女俩给蓝太守灌了下去,一直等到了第二天,太守还是一身红,身上酒气熏天。

    母女俩又找来了廖会长。

    廖会长一问事情经过,忙让蓝彩儿找来了彩虹五珍酿的酒头。

    “糟糕,这可是老夫生平见过最纯的酒头了,这酒的含量,堪称是百分百啊。要解这玩意,老夫也没法子,看来只能是找酿酒之人,才能解了。”廖会长没法子解酒,只能是给出了个建议。

    蓝彩儿立时就如找到了救命稻草般,杀到了叶府。

    “蓝姐姐,发生了什么事?”那一边,叶凌月正拉着外公叶孤、娘亲在品酒,就见了蓝彩儿一脸的惊慌失色。

    一打听,才知道贪杯的蓝太守,把半壶五珍酿酒头一口气都给喝了。

    叶凌月也曾误饮了一口酒头,当时若非是鼎息的帮助,她也得醉了个几天几夜,蓝太守喝了整整半壶酒,那只会醉的更厉害。

    “太守大人出事了,这可是大事,凌月,我随你一起去太守府看看。”同样也是酒鬼的叶孤一听,也知道醉酒的事情可大可小。

    三人到了太守府,一进太守的房间,就见了一名美妇坐在了床榻前,正暗自抹泪。

    那中年妇人想来就是太守夫人了。

    太守夫人还是第一次见叶凌月,见她年纪轻轻,不免有几分狐疑,这么年轻,当真是能救太守?

    叶凌月匆匆上前,发现蓝太守的身上,一身的酒气。

    叶凌月在旁边替他把了把脉,她的神情微微一变,不过由于叶凌月是背对着众人的,所以蓝彩儿他们都没有留意。

    “蓝姐姐,你先不要担心,你们先出去吧。”叶凌月众人先退出去,太守夫人迟疑了下,还是被蓝彩儿拖了出去。

    “奇怪了,蓝太守的体内,怎么会有两股气息,这两股气息,正在缠斗,这才让他一直昏迷不醒。”叶凌月一检查之下,才发现,蓝太守的昏迷并非仅仅是因为醉酒,而是他体内的元力,很是混乱。

    叶凌月也记得,早前蓝彩儿说过,蓝太守的体内是有旧伤的,据说还是在战场上,中了一名中原邪方的邪术,留下来的后遗症。

    蓝太守一直是请了帝都的方士,替他治疗体内旧伤。

    想不到,这一次彩虹五珍酿的酒头,居然刺激了蓝太守的体内的邪术复发了。

    叶凌月并不知道,彩虹五珍酿因为彩虹溪水的缘故,里面带了一部分的凤凰瑞光。

    这一部分凤凰瑞光,遇到了邪术留下来的邪力,就如水遇上了火,水火不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