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38章 误入禁地

    叶凌月早前,对这把飞器只是惊鸿一瞥,并不知道它的厉害。

    这把小金剑只有金钗大小,手指长短,剑柄上标着“金玄剑”几个字,它的双刃簿如蝉翼,锋利无比。

    别看这种小金剑尺寸不大,却是一种玄阶的武器,威力非同小可。

    南宫倾霖乃是金剑将军之女,其父金剑将军的金剑诀,在大夏军队中,都是赫赫有名。

    这把金剑,是金剑将军为了让女儿保命用的,里面融入了金剑将军一部分的大元丹之力,若是爆射而出,足以让丹境以下的武者,立时毙命。

    南宫倾霖可不认为,这个只有三鼎修为,从乡下刚来夏都的新人女方士在金玄剑之下,有任何生还的机会。

    见南宫倾霖为了击杀那个新人女方士,居然连家传的金玄剑都要用上了,早前那些侮辱人的女方士们,全都变了脸色。

    “倾霖,还是算了吧,这会闹出人命的。”一名女方士见了,生怕事情一发不可收拾,忙劝说起来。

    她们早前玩归玩,可都只是把人弄伤弄残了,花了点钱私下就能了解了,这要是弄出了人命,万一方士协会知道了,到时候连她们的家族都要受牵连了。

    “怕什么,不就是一个乡巴佬,一条贱命,能值几个钱,金剑将军府赔得起。”南宫倾霖冷嗤一声,手中的金玄剑发出了蜂鸣般的响音,破空而出,拉出了一条金色的剑痕。

    叶凌月只听到背后一阵呼啸声,脊梁骨上,攀爬上了一层寒意,危机感油然而生。

    回头看去,一柄金光闪动的金剑呼啸而来。

    叶凌月眸光一厉,这南宫倾霖,居然是要下杀手,既是如此,她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叶凌月衣袖一拂,正准备掷出了藏在了衣袖里的暹罗鬼烟。

    就在叶凌月准备使用鬼烟时,耳后传来了一阵声音。

    叶凌月回头一看,这一看,她眼皮子猛地一跳。

    就在前方数寸距离外,探出了一个三角头来。

    那三角头,形如蟒蛇,但细细一看,却是头角蛟,那头角蛟身长近五米。

    它浑身布满了棕黄色的硬鳞,这些鳞片每一片都是半月形的,密密麻麻地生长在一起,连刀剑都难以击穿,在角蛟的头顶,突出了根尖锥似的倒刺。

    叶凌月此刻,已经攀爬到了方士塔十三楼和十四楼之间,这头角蛟很显然是从这两层楼的某层里爬出来的,足有半米粗细的蛟身将一层方士塔牢牢实实地盘住了。

    它的瞳里,闪动着犹如人一样的灵智,刺骨森寒的绿色瞳,盯着那只破空而来的金剑和壁虎状的叶凌月。

    “哪来的苍蝇,居然敢在老夫的地盘上吵闹。”那头角蛟口吐人言,让叶凌月听得的耳朵一阵嗡嗡作响。

    能口吐人言的角蛟,那岂非是神兽?

    叶凌月打了个激灵,一动不动。

    很显然,这头角蛟是因为叶凌月和南宫倾霖等人的打闹,被惊动了。

    那角蛟长尾横扫而来,叶凌月的身子被卷了起来,再看它一口吞下而来那把金剑,迅速游向了十四层的一个窗口。

    看到那条角蛟如旋风般出现,又一下子没了影,方士塔下,南宫倾霖和一干女方士们都吓得面无人色。

    “是十四层……完蛋了,差点忘记了,那是龙语大师的地盘。”南宫倾霖的金玄剑被吞,肉疼的很。

    早就听说,龙语大师手下,有一头角蛟,实力堪比六七阶巅峰的灵兽。

    龙语大师,就是夏都方士塔内,为数不多的几个最高级别的方士之一,他是名九鼎方士,但此人脾性古怪,喜怒无常,若是有人贸然闯入了他的地盘,就算是方士塔的会长出面,龙语大师也不会给面子。

    “倾霖,我看还是算了吧,那乡下来的女方士,被龙语大师抓了去。就算是不死,下场也好不了多少。我可是听说了,最近龙语大师正在闭门炼丹,打扰了他炼丹的人,没什么好果子吃。”几名女方士安抚着南宫倾霖。

    “哼,下一次,再让我遇到你,就是你死的时候。”南宫倾霖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她在方士塔呆了那么久,还没吃过这种亏。

    为了一个下贱的新人,把双翼狼和金玄剑都丢了,这口恶气,南宫倾霖可咽不下。

    南宫倾霖这才和几名女方士,一起上了方士塔,去完成她们今日的修炼去了。

    叶凌月被那头来历不明的角蛟缠住,浑身上下,就跟被铁锁束缚住似的,怎么挣扎都摆脱不了。

    眼看自己被三角蛟卷进第十四层方士塔,叶凌月只觉得眼前一暗。

    第十四层方士塔内的光线很暗,她的眼睛也是过了一会儿,才逐渐适应了光线。

    这一层,很昏暗,整个楼层就只有一个洞,就是叶凌月方才被角蛟卷进来的那一处。

    里面,点着一盏幽暗的油灯,油灯里,灯油近乎干涸。

    四周都是灰尘,这里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打扫了,叶凌月甚至感觉不到人的气息。

    那头角蛟将叶凌月带回了这一层后,就懒洋洋地盘在了一起,缩在了角落里。

    等到叶凌月的眼睛,适应了四周的光线后,她留意到,楼层的正中的位置,有一个鼎,鼎里,正散发着一阵丹香。

    就在叶凌月观察四周时,她听到一个犹如坟墓里发出来的声音。

    “小角,让你把碍事的都吃了,你把人带回来干什么。”

    房间里,居然有人?

    叶凌月诧然。

    可不等她看清楚声音的来源,早前已经懒洋洋缩成一团的角蛟忽的张开了大口,往了叶凌月冲来,作势就要吞了叶凌月。

    千钧一发之际,叶凌月衣袖里的暹罗鬼烟涌了出来,黄色的烟雾,顿时遮挡住了角蛟的眼。

    角蛟发出了怒吼声,摇头晃尾着,想要躲开那一团黄烟。

    看到了那团黄烟时,不知从何处的角落里,发出了一声轻咦声。

    趁着角蛟混乱时,叶凌月一把抓过了龙涎针,刺向了角蛟的麻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