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66章 突如其来的示爱

    “凌月,这件事,怕是有难度。太子遇刺,整个夏都都已经知道了。对方是一名丹境高手,洪放已经放出消息,只要是发现了有手上的丹境高手,就可能是疑犯。这样的情况下,武侯是绝对不可能出手,救治你的娘亲的。”蓝应武也感觉到很是棘手。

    大夏的武侯,是皇室的守护者,叶凰玉虽然刺杀的是洪放,可外接一直以为,她要刺杀的是太子。

    “义父,无论如何,我也要试一试,否则娘亲的元丹很不稳定,若是碎裂,她的修为就全毁了。”叶凌月也知道,成功的机会很低,可是她只能是试一试了。

    蓝应武立刻就出了门。

    一直等到了第二天一早,蓝应武才一脸失望地回来了。

    “哎,武侯大人他拒绝了。”蓝应武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武侯,可对方依旧不肯救治叶凰玉。

    虽然早就猜到了结果,可是叶凌月还是很失望。

    “凌月,其实还有一人,应该也能救你娘,就是鬼帝巫重。”蓝应武忽是想了起来。

    可随即,蓝应武又摇了摇头。

    天下之大,鬼帝巫重行踪之飘渺,恐怕比夏侯方尊还要难以寻找。

    况且,鬼帝巫重杀人无数,又怎么会救人。

    叶凌月也并非没有想过巫重,只是那个男人太过高深莫测,早前的两次搭救,叶凌月总觉得并非那么偶然,那个男人,没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她不愿意再去招惹。

    “凌月,我们再想其他法子,你也先休息一下,你已经几日不合眼了。”蓝夫人心疼着凌月。

    “不,义母,我再再去求求武侯大人,麻烦你先照顾我娘亲。”叶凌月知道,眼下只有武侯能救娘亲叶凰玉,她不再多说,调头就出了蓝府。

    蓝应武想拦都拦不住。

    凤莘见了叶凌月离开,也是一脸的担忧。

    从温泉行宫回来后,他就一直等候在蓝府,从蓝应武口中得知了叶凰玉的伤情后,凤莘取出了一颗丹药。

    “蓝夫人,我这里有一颗七品续魂丹,你先给凌月的娘亲服下,应该能帮到叶三小姐。”

    看到那颗丹药时,蓝应武夫妻俩都是一怔。

    他们俩虽然不懂得丹药,可是眼前这一颗是颗红纹丹药。

    “王爷,那是方尊大人为您炼制的保命的丹药,你不可以将它……”刀奴见了凤王取出了保命的续魂丹,连忙制止。

    “刀奴,这不是你该管的事。”凤莘言辞冷淡。

    刀奴立时噤声,他自小就跟着凤王,知道凤王动怒了。

    红纹七品续魂丹,就连死人都能救回来的,就连北青的那位一年都只能炼制出三颗,凤王居然舍得割让?

    这不等于是把命给交出去了嘛?

    蓝应武和蓝夫人见了,面露异色。

    他们原本都以为,凤王和凌月,只是好友关系,可是世上哪有好友,可以直接将自己的救命丹药,送了出来。

    谁都看得出,凤王对凌月……

    “你们收下便是了,我去找凌月回来。”凤莘说罢,就离开了蓝府。

    “这……一个个都离开了。这丹药到底是用还是不用啊?”蓝应武迟疑着。

    “救人如救火,先给凌月的娘亲服下吧。”蓝夫人取了丹药,就喂了叶凰玉吃了药。

    夏都,武侯府,乃是夏都内,仅次于皇宫,戒备最森严的地方。

    寻常,这里连一头苍蝇都不轻易飞过,

    可今日,从正午开始,却跪着一个人。

    虽已经过了中元节,可是地处热带的夏都,正午的太阳,依旧毒辣的很。

    火辣辣的阳光,照在了叶凌月的身上。

    “恳请武侯大人,救我娘亲一命。”

    女声从清冽,到沙哑,在武侯府回荡着,一直传到了武侯府中。

    可是武侯府的大门,依旧紧闭着。

    汗水,滴落在地。

    从事发,到替叶凰玉疗伤,耗尽鼎息,叶凌月一直没合眼,也没有进食,她的身子骨虽然强,可终究不是铁打的。

    “吱哟~”小吱哟看着老大的模样,焦急不已。

    小家伙也不知从哪里抓来了一片荷叶,顶在脑门上,可怜兮兮地替老大擦着汗。

    头顶上方,忽然阴暗了下来,已经被太阳晒得晕乎乎的叶凌月抬起了头来,看到的是满是焦容的风莘的脸。

    他手中握着一把伞,挡住了刺得人头晕目眩的日光。”

    “凌月,回去吧。”凤莘心疼不已。

    “不,我一定要请到武侯,救治娘亲。”这时的叶凌月,在凤莘的眼中,就如一个固执的孩童,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请到武侯。

    凤莘认识的叶凌月,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那我便陪你一起等吧。”凤莘走到了叶凌月的身旁,像是一棵参天大树,替她遮去了阳光。

    他将大部分的伞都遮在了叶凌月的身上,自己的大半个身子,曝在了阳光下。

    “王爷?”刀奴走上前去。

    “退下。”凤莘的声音很是冰冷。

    凤莘白皙的脸上,由于过度的暴晒,已经有些发红了。

    可他依旧握着手中的伞,站在了叶凌月的身旁。

    天不知不觉阴沉了下去,大量铅色的赘云,从天的另一边涌过来,雷闪破空而出,豆大的雨滴,从天空溅落,一滴滴砸在了伞上。

    雨水如注,很快,地面上的雨水就汇成了一条条的溪流。

    “凤莘,你回去吧。”叶凌月有些不放心凤莘的身子。“你为什么要对我……”

    “为自己喜欢的女人做任何事,都是不需要理由的。”凤莘的话,轻飘飘的落在了叶凌月的耳边。

    喜欢……凤莘对她……

    叶凌月倏的瞪圆了眼,她抬起了头来……忽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一软,人就要跌落在地。

    在她意识昏迷前的一刹,她觉得自己落在了一个温热的臂膀里,那臂膀如此有力,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可还来不及辨认清楚,那臂膀的主人,叶凌月就昏迷了过去。

    “吱哟~”小吱哟在一旁,好奇地看着雨中的凤莘和老大。

    大美人凤莘,今日看上去有些不同哎。

    看着怀里,虚弱苍白的叶凌月,凤莘的眸里,满是柔色。

    真是个让人无法放心的傻丫头……凤莘抬起了头来,看向了依旧金币的武侯府大门。

    他的眸里,酝酿着狂风暴雨。

    “好一个武侯,好大的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