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203章 敢伤她的手下

    当东方的第一缕晨曦,染红了天边的云时,在鸿蒙天里修炼了一个晚上的叶凌月,走出了鸿蒙天。

    房外,燕澈已经等候在那里。

    “门主,你要求调查的事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个窈嫔,是洪放在数月前的一次狩猎时,献给夏帝的。”昨日,叶凌月一回到府中,就叫来了燕澈,让他去查窈嫔的来历。

    昨日的宫廷方士比试,叶凌月发现了那颗红纹百香丹有异常。

    一般的百香丹,炼制时,需要一百种花卉,可似乎那颗极品百香丹里,却有一百零一味药材。

    叶凌月用了鼎息,才发现,里面还混合着一种特殊的药草。

    叶凌月当时将就长了个心眼,用乾鼎将那一抹药吞噬了。

    等到她返回了家中后,就翻阅了鸿蒙手札,在手札上,她并没有发现这种药草。

    就在叶凌月失望之时,她意外发现,在玉手毒尊的五毒宝录上,有这种药的记载,那是一种叫做相思草的毒草。

    那是一种蛊草,最初是一名苗荒的女方士发现的。

    那名女方士,痴恋一名武者,那名武者对她却不屑一顾。

    女方士为了得到武者的爱恋,找到了这种相思草,控制了武者的心智,最后甚至让那名武者亲自动手杀了自己的妻儿家人。

    此事,触动了苗荒的方士协会,他们联合起来,制服了女方士,将她处死,并将苗荒一带的相思草全部销毁。

    看到了这里,叶凌月合上了眼,沉思了起来,相思草的事,发生在数百年前,苗荒距离大夏有数十万里之遥,相思草为何会出现这种蛊草。

    再看看夏帝对窈嫔神魂颠倒的模样,叶凌月顿时明白了过来。

    看来这个窈嫔,绝不简单。

    “启禀门主,除此之外,属下还查出来,当初那名女方士的弟子,在最后,逃出了苗荒,有人曾在北青看到他。若是没猜错的话,窈嫔,应该是北青人士。”燕澈再说道。

    北青……叶凌月眼下怀疑,窈嫔的背后,很可能有北青的高级方士或者更高的存在。

    想不到,身为太子太保的洪放,竟然和北青的人有勾结。

    若是能查清楚,北青的幕后主脑,就好了。

    只可惜,她对北青的了解太少了。

    《大夏志》里,关于北青的记载,只有寥寥数笔,北青国是一个强国,国内方士众多,武者的实力更是远远胜过大夏。

    看来,该去向凤莘打听一下北青的情况。

    叶凌月沉思着,一旁的燕澈汇报完毕后,就要退下。

    才刚走了几步,他身形一晃,几欲跌倒在地。

    “燕澈,你受了伤?”叶凌月忙扶住了他。

    这一扶,叶凌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再看看燕澈的腹部,有星星点点的血迹渗出。

    “你受伤了?”叶凌月不顾燕澈的推拒,掀开了他的衣物。

    发现燕澈的腹下,有个拇指大小的血窟窿,伤口上,还有一股腥臭难闻的气味。

    燕澈还是第一次,和叶凌月这么靠近,他如同一个见了心上人的大男孩,挠了挠头,心跳加速,犹如喝了烈酒一般,有一股暖流,在四肢百骸里滋生着。

    见叶凌月正要去触碰她的伤口,燕澈急忙抓住了她的手。

    两人俱是一呆。

    意识到自己冒犯了叶凌月后,燕澈急忙撤开了手,脸红的如一块红布,结结巴巴着。

    “门主,别碰,脏。”

    “你中了毒,还受了重伤,我要是不说,你就打算咬牙扛过去了?”叶凌月一副炸毛的模样。

    她不顾燕澈的异样,执意查看了他的伤口。

    这一查看,叶凌月整张脸都拉了下来。

    好厉害的毒。

    如果不是燕澈的体质,又经过了她的初步改造,对各种毒有一定的抵御力,光是他腹部的毒,就已经足够要他的性命了。

    叶凌月忙取出了两颗解毒丹,一颗外敷一颗吞服,吃下去后,燕澈的面色好了许多。

    “说,是谁打伤了你。”叶凌月的性格和娘亲叶凰玉一个样,护短成性。

    谁敢打伤燕澈,就等于打伤了她。

    燕澈紧闭着嘴,不吭声。

    燕澈平日就是蓝府的一个下人,低调的很,他的性子,更不会和人起冲突。

    “可是因为最近争地盘,和夏都的其他势力,起了冲突?”叶凌月记得,半个月前,燕澈曾和她汇报过,这阵子,他打算吞并夏都的一个黑势力。

    那势力,也是夏都的一个老牌势力。

    燕澈的伤,十之八九和这件事有关系。

    见实在瞒不住了,燕澈只能闷声把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鬼门在燕澈的发展下,已经迅速成长成了夏都的第三大势力,如今在夏都,实力还在鬼门之上的,只有两大组织。

    夏都的第一大势力,是杀生堂。那杀生堂虽然是第一大势力,但是行踪诡异,首脑也是一个谜团。

    外界有传闻,杀生堂的背后,是大陆第一地下阎殿。

    “阎殿操控的杀生堂,你的伤是杀生堂的人做的?”叶凌月听罢,眉心拧紧。

    脑海中出现了一副金色的面具,男人邪魅狂妄的笑容,在她耳边吹着热气时的记忆,让她全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巫重,那个让人咬牙切齿的男人。

    若是对手是巫重的话,叶凌月就要重新衡量了。

    关于阎殿的传闻太多了,巫重的实力更是到了神鬼莫测的地步,和他一比,鬼门就如一个新生儿。

    “不,打伤属下的是沙门的门主,杨清。”

    就连燕澈这种刚跨入黑势力的新丁都知道,阎殿的可怕性,所以燕澈很是机灵地绕开了杀生殿。

    打算先吞并了沙门和沙门的地盘后,再和杀生堂这个庞然大物一决高下。

    可就是在和这个拥有三千多名门徒的沙门门主斗智斗勇时,燕澈栽了个跟头。

    “杨清是个诡计多端的男人,他的实力在大元丹上下,此人很擅长用毒。属下就是一个不留神,中了他的毒。”

    燕澈打听到,杨清近日正迷恋着青月楼的一个红牌,就重金买通了那名红牌,趁着杨清和那名红牌翻云覆雨时,带着十名鬼门门徒,一举扑杀杨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