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257章 魔宗现世

    叶凌月看了看贺家两兄弟,她在大陆上行走不多,不知道绝情宗的来历。

    人们对于绝情宗的敬畏,红衣女子对是见怪不怪了。

    只是叶凌月的反应,让她有些意外,叶凌月没有恐惧,也没有和其他人一样,一听说她是绝情宗的人,就对她退避三舍。

    “十三少,你出来行走的少,大概没听说过魔宗。绝情宗就是上古时的魔宗演变而来的,他们修炼的是魔功,是出了名的邪教。”贺老大不顾红衣女子的白眼,连忙告诉了叶凌月。

    “老不死的,你怎么说话的,我们绝情宗是刨你家祖坟了还是睡了你老婆了。”红衣女子飞了一记眼刀子。

    她说话,还是颇有邪教的风格的,又泼又辣,还很是粗鲁,但嗔怒间,又别有一种风情,气得贺老大吹胡子瞪眼的,差点没脑中风。

    “哼,果然是魔宗的魔女。绝情宗的人,绝情弃爱,专门玩弄人的感情,拆散他人家庭,还修炼邪门的双修功法,这样难道还不算是邪教。”贺老大顾忌着红衣女子的来历,不好发作。

    绝情宗出的都是俊男美女,他们一个个都如眼前的这名红意思女子似的,天生风骚诱惑,无数的人拜倒在绝情宗门人的脚下,弄得欺师灭祖,家破人亡。

    妙手空空门,虽然也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可是自认比起绝情宗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呸,老头子,就算双修,也得看脸的。像你这种一只脚在棺材里的,送给我我也不要。要是换成这位俊俏的小哥,那就不痛同了。”红衣女子说着,娇躯移到了叶凌月的面前,刚要调戏叶凌月。

    “吱哟!”

    “啾啾!”

    小吱哟和小乌丫一左一右,就如两尊门神。

    “不要误会,我可不是来害你们的,我是想来找你们合作的。”

    红衣女子只能是讪讪地缩了回来手,她乖乖地坐了下来,一本正经了起来。

    说着,她的玉手上多了两块地图残片,想来是从她的那根储物腰带里,拿出来的。

    她在绝情宗的地位,绝对不低。

    看清楚那两地图残片,尤其是,其中一块上海沾着血迹,贺老大和贺老三都骤然变了脸色。

    仿佛女子那双象牙雕琢般的手上,拿着的是阎王的催命符。

    叶凌月见了碎地图,心中了然,出发前,贺老大就说过,太乙秘境的地图很是隐秘,只有六大势力才知道地图的事。

    这也就是说,六大势力手中,各持一份地图。

    红衣女子一人有两份地图,意味着有一个势力,已经被她杀了。

    一个人,就能击杀一大势力,这名红衣女子的实力,绝不像她表面上表露出来的丹境修为那么简单。

    事实上,拜日教的那些人,也是因为小看了女子的实力,另一方面,又觊觎着她身上的各种灵宝,就假意收容她,事实上,却打算暗地里谋害她。

    结果一个个,都被红衣女子用雷神珠炸了个血肉模糊。

    红衣女子方才一路跟随着叶凌月几人,原本也打算埋伏着,攻其不备。

    哪里知道,烤鱼实在太香了,她离开绝情宗后,为了躲避宗里的追踪,一路上风餐露宿,嘴巴都要淡出鸟来了,一不争气,肚子替她泄露了行踪。

    “我承认我本来是打算连你们地图一起抢了的,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忽然觉得,一个人上路太孤单了,只要你们可以和我结盟,我就不抢你们的地图了,”红衣女子咯咯笑了起来。

    她绝不承认,她是垂涎叶凌月做的烤鱼和她那些美味的水果,一路上赖定叶凌月了。

    红衣女子在这一带,也蹲点了好久了,可从没找到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贺老大和贺老三都一脸的面面相觑,这红衣女子,性格古怪,实力又奇高无比,若是不答应和她结盟,她没准真的回立刻翻脸不认人。

    但若是和绝情宗结盟,很可能也会被认为是邪教,到时候被其他四大势力一起抵制。

    “好,我们可以结盟,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发誓,绝不对我们出手。”叶凌月权衡了一下,还是觉得和红衣女子合作的利大于弊。

    至于邪教不邪教,叶凌月本就无所谓。

    她成立的鬼门,也从不是什么名门正派。

    “咯咯,那还简单,我发誓,一旦你们结成盟友后,绝不会对你们出手,否则就让我遭五雷轰顶而死。”红衣女子发起誓来,就跟吃饭喝水一样轻松。

    红衣女子在心中暗笑。

    真是一窝子蠢蛋,发毒誓这种把戏,对绝情宗的人可没用,魔会信守誓言?

    所谓的魔,生来就是逆天而行,毁信弃约的。

    “发誓可不是这么发的,我问你,你们绝情宗信奉的是什么神明?”叶凌月问道。

    “绝情宗信奉的是上古始魔大帝。”红衣女子露出了几分崇敬之色,那怕是性格放肆如她,也不敢胡乱拿信仰开玩笑。

    “那你就以你自己的姓名,像上古神魔大帝起誓,若是你违背了誓言,有遭一日,你必将为情所苦,终生不得所爱。”叶凌月的话,让红衣女子怔了怔。

    好歹毒的誓言,对于绝情宗的人而言,绝情是家常便饭,痴情却是一种折磨。

    不过很快,红衣女子就释然一笑。

    这世上,又有何人值得她为情所困。

    整个绝情宗的人都可能动情,唯独她不可能,再说了,她大可以用个胡诌一个名字。

    “我叫鸿十三,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你叫什么?”

    就在红衣女子满脑子搞怪时候,冷不丁,叶凌月伸出了手来,笑着问道。

    红衣女子微微一怔,看着叶凌月伸出来的手,再看看对面的少年,一双新月般的眸,眸眼弯弯。

    夜色之下,少年的眼,就如一潭月夜下的湖水,波光粼粼。

    这人,要和她做朋友?

    鬼使神差的,红衣女子也伸出了手来。

    “我叫做薄情。”

    两人的手碰触在一起时,红衣女子只觉得握住的那只手,细致小巧,皮肤细滑。

    “这些方士的手,可真小,跟女人似的。”红衣女子暗暗打量了眼叶凌月,看到了她脖子上的“假喉结”时,心里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