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284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器灵就是器灵,哪怕是拥有了人一样的灵识,也不可能拥有人一样的狡猾。

    诱杀了木鼎片器灵后,叶凌月也已经精疲力尽,尤其是方才木鼎片器灵还吸食了她不少血肉,她此刻的脸色,和白纸没什么两样。

    叶凌月甚至没有多余的力气,将乾鼎力刚炼化的五行木之力消化吸收。

    她身子发软,摇摇欲坠,就要跌倒在地,一双手臂,紧紧地将她搂住了。

    入目的是巫重的眼,高傲冰冷的一双眼。

    叶凌月,一恍惚,仿佛在他的眼底看到了一闪而逝的担忧。

    呵~怎么可能,她一定是看错了。

    杀人不眨眼的鬼帝,怎么会担心她。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方才那些藤条,还有那块鼎片……”巫重有千言万语,想要质问叶凌月,可看到了叶凌月奄奄一息的模样,这些疑惑,也变得无关紧要了。

    “离开这里,印中天就要崩溃了。”

    这一片涅槃鼎中的印中天,原本就是以木鼎片为核心构建出来的,它被叶凌月炼化后,这个空间很快就会崩溃。

    洞穴开始摇晃了起来,山壁上的石块不停地跌落,不出一刻钟,整个洞穴就会垮塌。

    巫重凝视了叶凌月一眼,拦腰将她抱了起来。

    “等等,那口棺材。”

    叶凌月虽然全身虚软,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动了,可她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盯着地上的那口空曜晶棺材。

    “……”

    巫重真想一把掐死叶凌月。

    人为财亡鸟为食死这句话,说得就是叶凌月这种人。

    他拉长着脸,很是粗暴地将叶凌月丢进了棺材里。

    “巫重!你敢把我丢棺材里!”

    晦气,她才不要用这口太乙掌门躺了千年的棺材。

    早一刻,还觉得巫重这家伙原来也不是那么坏的叶凌月又怒了。

    要不是她这会儿虚弱的紧,她准保用小无量指在这个脾气臭又霸道的男人身上,戳出百八十个洞来。

    “闭嘴,你再多说一句,老子就把你挖个坑连这口棺材一起活埋了。”

    巫重怨气十足,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满脑子只惦记着那口棺材。

    天知道,他方才看不到她时,心里有多紧张。

    一听到“活埋”的字眼,叶凌月立马安静了,鬼知道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会不会真的把她给埋了。

    印中天里发生的变故,太乙秘境外的众人还毫不知情。

    他们更不知道,被视为太乙派镇派神器的木鼎片器灵,竟然已经被叶凌月给炼化了。

    太乙秘境里,薄情、贺老大等人,经过了连日的追逐,终于靠着小乌丫的帮忙,找到了涅槃鼎的所在和地下阎殿众人的行踪。

    可地下阎殿的几人,行踪诡异,数次都被追踪到,但又数次被逃脱。

    一直追到了太乙派的山门口,临近解剑池出口的位置,薄情和贺老大等人,才再次成功拦截住了地下阎殿的人。

    “把涅槃鼎交出来。”

    薄情凌空而立,身旁的北斗换元铃缠绕着一条条丝线,如群蛇乱舞,盘绕在他身边。

    红色的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玉肌红唇,衬得薄情更显妖娆。

    “你算什么东西,敢如此和本座说话。”凛然的男声犹如九天之外传来。

    听到男声时,地下阎殿的几人,惊喜莫名。

    “鬼帝大人!”

    小吱哟忽的叫了一声,一个箭步跳了起来。

    只听得涅槃鼎轰的一身打开了。

    巫重赤着身,凌空而立,他手上还举着一口棺木,另一只手,一把抓住了想要落跑的小吱哟。

    日光下,那个男人,就如天神般凭空出现。

    与薄情对持而立。

    薄情的瞳缩了缩,看清了这个传闻中,一跺脚,大陆黑*道势力都要为之颤抖的男人。

    蜜蜡般的肌肤,每一块肌肉都线条完美,琥珀色瞳。

    金色的面具覆盖下,鼻若山峰,笔直挺拔,淡樱色的薄唇,勾勒性感薄凉的唇形。

    墨色的长发,张狂肆意地在风中飞舞,破烂不堪的衣裳,却不显一点狼狈。

    尤其是看到巫重那一身结实精瘦的肌肉,薄情瞬间有种郁闷之感。

    这是一个,光是站着,就散发出王者气息的可怕男人。

    看到巫重出现,地下阎殿的几人膜拜着,在他们眼中,巫重就是他们的神。

    贺老大、火焰老妪等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吭,就好像有人拥有一下子扼住了他们的咽喉。

    唯有薄情,不跪不拜,他就如一株带刺的蔷薇,与巫重相互对持着。

    “吱哟(哭)”

    小吱哟真是欲哭无泪了,为啥它那么衰,老是落到这个可怕的男人的手中。

    为何,只有巫重一个人,薄情发现,他心心念着的鸿十三,没有一起出现。

    “十三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把十三藏哪里去了。”

    “十三?”

    尽管知道,鸿十三不过是叶凌月的化名,可听到一个娘娘腔嘴里,这么亲热的念叨着他看中的女人的名字,巫重觉得很不爽。

    他顿时生出了一个恶念头。

    “她在棺材里。”

    棺材里?

    贺老大和火焰老妪的目光都凝聚在了巫重手上的那口棺木上。

    小吱哟和小乌丫也呆了。

    尤其是小吱哟,它瞅瞅那口棺材,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诡异。

    神情瞬间从诧异化为了悲愤,再化为了绝望,薄情愤怒地冲上前去。

    “他死了!他怎么会死,是你,是你害死了他!”薄情低吼一声,绝望和悲愤在他身边,盘旋起一股元力。

    看到了那股元力时,巫重冷哼了一声。

    看来这个魔宗的纨绔子弟,还算有几分实力。

    薄情一步纵来,双拳狠狠轰向了薄情。

    双拳落下,巫重双眸一暗,体内迸出了一股元力,将薄情生生给反弹了出去。

    “没了灵宝和绝情宗的庇护,你不过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巫重冷冷抛出来的话,把薄情打击的体无完肤,可他却毫无办法,只因为,他的实力,不如巫重。

    “少宗主,你不是他的对手。”火焰老妪眼看大事不妙,控住了薄情,生怕他再做出任何送死的行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