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295章 三角关系

    “我放不下宫中的荣华富贵,也放不下母后,更放不下我身为皇子的荣耀。”夏侯颀苦笑着。“但是,凌月我不会放弃你。我的正妃之位,永远只属于你一人。”

    夏侯颀倒是个坦白人,他不是个自私的人,他会是个好皇帝,也会是个好儿子,却唯独不是一个好情人。

    “夏侯颀,我的答案,也永远只有一个,我不会嫁给你。”叶凌月自认已经和夏侯颀说得很清楚了,这阵子,因为皇后怀孕的事,想必她暂时没心思,去操心六皇子的婚事了。

    见叶凌月态度坚决,夏侯颀也不愿再多做纠缠。

    “凌月,我只问你一句。你拒绝我,是不是因为……凤王。”夏侯颀沉吟着。

    凤莘?

    突然听到凤莘的名字时,叶凌月怔了怔,有了一瞬间的失神。

    她回了夏都后,还未见到凤莘。

    不知道,他的身子是否已经恢复了。

    “我听说,你和凤王走得很近。”夏侯颀婉转地说道。

    自打在御医院时,听清海世子说起,叶凌月和凤莘关系匪浅后,夏侯颀就长了个心眼。

    北青凤王,在大夏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他是质子,却享有比任何一个皇子都要高的待遇。

    他在夏都寄居,却从不和任何势力交好,有人说他性格孤僻,也有人说他俊美不似凡人。

    一番打听后,夏侯颀才知道,叶凌月是唯一一个,可以自由出入凤府的人。

    两人一个都是情窦初开的年龄,男未婚女未嫁,若是说彼此没有情谊,夏侯颀是不愿意相信的。

    “我拒绝你,与凤莘没有关系。我与他之间,是好友。”脑中,不禁想起了那个温润和煦,需要人悉心呵护的的男子,言语之前,不禁轻柔了几分。

    叶凌月的这些变化,她自己并未留意到,可夏侯颀却看在了眼底。

    心中,一片酸涩感,悄然散开。

    夏侯颀眼尾余光扫过,见了长廊的尽头,飘过了一片淡紫色的衣袂。

    为了能够夺得凌月的心,他不介意做一回坏人。

    “你是说,你对凤莘没有任何感觉?”夏侯颀又追问了一句。

    “没有,我只是将他当成了兄长。”叶凌月不及思索。

    身后,有了轻微的衣角摩挲的声音,叶凌月有几分意外,她转过身去。

    乍暖还寒的季节里,宫廊的檐角上,雪已经开始化了。

    凤莘披着白色的狐裘,站在了宫廊的尽头,他的眼定定地望着叶凌月。

    那一句,我只是将他当成了兄长,余音未消。

    心,一点点往下沉。

    叶凌月有一瞬间的惶然,凤莘,他怎么会在这里?

    “凤王殿下。”

    “六皇子,叶郡主。”凤莘看上去,气色还算不错。

    在温泉行宫居住了一个多月,凤莘身体“恢复”后,就进宫来感谢夏帝让出温泉行宫的好意,哪知刚走到回廊上,就看见了个熟悉的身影。

    看到了叶凌月时,饶是寒冬腊月,凤莘却觉得,犹如看到了冬日里最温暖的阳光,他情不自禁,就要走上前去。

    可就是那时,六皇子夏侯颀追了上来。

    他拉住了凌月,凤莘知道,那时候,他该走开,可是脚却受不住控制,还是盘桓在了原地。

    听到六皇子求亲,并许下正妃的位置时,凤莘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情况,是配不上叶凌月的,可是在听到她的拒绝时,凤莘的嘴角,还是情不自禁地扬了起来。

    凌月没有答应……只是接下来的话,却让凤莘的心,瞬间从云端落到了谷底。

    兄长,凌月说将他当成了兄长。

    近一月不见,他消瘦了些,脸颊微下陷了些,衬得他的五官轮廓,更加分明。

    尽管凤莘依旧是微笑满面,可叶凌月总觉得,他的头顶,盘踞着一团低气压,正阴雨密布着。

    他称呼她为叶郡主,这般生疏的语气。

    “凤莘,方才?”叶凌月忐忑了起来,瞥了眼凤莘。

    凤莘用了哀怨无比的眼神,看了眼叶凌月,幽幽地说了一句。

    “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妹妹。”

    “噗嗤。”叶凌月笑了出来。

    新月般的眸子,亮晶晶的,听凤莘这般吐槽,叶凌月就知道,他不生气了。

    “好凤莘,你可比我亲大哥还要亲。”见他没有生气,叶凌月也舒了口气,只是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因为凤莘的一句话,转忧为喜。

    她脸上微红,这般娇嗔的模样,看得凤莘心中一动。

    凤莘却是凝视着叶凌月,好看的眉眼舒展开,就如春日里,吹过柳条的第一缕轻风,也不知是吹皱了什么人的心。

    他宠溺的眼眸,几欲滴出了水来。

    叶凌月对着凤莘嘘寒问暖着,凤莘话也不多,只是她问一句,就回答一句,大部分的时间里,凤莘都是静静地听着。

    这一幕,落在了夏侯颀的眼底,是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滋味。

    明明,叶凌月和凤莘就在他的数步之外,可两人之间,像是形成了一种天然的屏障,别说是旁人,就连周围的一花一叶,一缕阳光一缕轻风都融不进去。

    那是属于,叶凌月和凤莘的世界。

    衣袖下,夏侯颀的拳头握在了一起,青筋迸了出来。

    “凤王,你是来找父皇的吧,他人在朝华宫,不如由我带你过去。”夏侯颀突兀的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我差点忘记了,凤莘你怕冷,可别冻坏了。”叶凌月催促着凤莘,早去早回。

    “天冷,你的手都冻红了,我带了暖炉,你拿着暖暖手。”凤莘命了刀奴取过了一个暖炉,放在了叶凌月的手中。

    他的指冰凉凉的,和暖烘烘的暖炉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这般举动,看上去亲昵无比,可凤莘做着,却很是自然。

    叶凌月怔了怔,却见凤莘和六皇子已经走远了。

    穿过了御花园时,六皇子顿住了脚步。

    “凤王,方才叶郡主的话,你可是听清了?”

    凤莘和叶凌月之间的那种特有的默契,就如多年的老夫老妻一般,就连夏帝和柳皇后身上,六皇子都未曾看到过。

    可偏叶凌月身在其中,还没有半点自觉。

    ~月票1180的加更。凤女神要发威了,哇咔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