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304章 狭路相逢,姐妹过招(上)

    叶凌月和蓝彩儿眼前的这家布庄,是夏都最大的布庄,名叫凤鸣庄。

    这里出售的布匹,都是大陆上一等一的货色,就连夏宫里的太后和皇后贵妃们,有时候也需要在凤鸣庄里采购布匹。

    一看到布庄门口的牌子,蓝彩儿顿时来了兴致。

    “凌月,这家布庄里有北青云锦,我们进去看看?”

    北青云上锦乃是大陆上,出了名的绸缎。

    一匹云上锦,据说需要十名北青最好的绣娘,花费三天三夜赶制,即便是在北青国内,一年的产量也不过五千匹。

    那些布匹,大部分都供应给了北青的贵族和皇族,只有极少部分,才会卖到国外去。

    这家凤鸣庄能拿到北青云锦,本身就是一件很稀罕的事。

    早前,蓝应武调任返回夏都之前,凤莘曾命人送来了几匹云锦。

    其手感和色泽,都是超乎想象,当时蓝彩儿就很是喜欢。

    可蓝夫人却以为,北青云锦是凤莘送给叶凌月的,不允许蓝彩儿用来做衣裳,蓝夫人将全部的几匹布都给叶凌月扯了衣服和头花,还有几件方士袍。

    蓝彩儿看得直流口水,一直都想在市面上收购几匹,就是没找到货源,今日一看到,立马就跟偷腥的鱼见了猫似的,拉着叶凌月就往凤鸣庄了冲。

    叶凌月没有法子,只能是陪着她一起进去了。

    “两位小姐,请问想要买什么?”

    凤鸣庄里,这几日,因为北青云锦的缘故,来布庄看布的人,尤其是女客,络绎不绝。

    叶凌月和蓝彩儿进去时,店铺里挤满了城中的小姐和夫人们。

    一名机灵的小伙计连忙迎了上来。

    蓝彩儿瞟了眼周围的布匹,都看不上眼,就撇撇嘴问。

    “听说凤鸣庄有特供的北青云锦,我们想看一看。”

    一听说又是来看北青云锦的,那名小伙计挠了挠头。

    “不好意思,两位姑娘,来看云锦的人实在太多了,庄里的规矩是,只有三品以上官员的家眷和宫中人才能看布。”

    “哎,这倒稀罕了,什么时候,买块布还得看身份地位了。”蓝彩儿一听,叉起了腰,一副要理论的模样。

    “姑娘,小的也是奉命行事,还请姑娘不要为难小的。”别说,蓝彩儿嗓门一大,一叉腰,那架势,就好比第二个蓝应武转世,吓得小伙计缩脖子缩脑,生怕蓝彩儿一语不合,就要上来打人。

    “姐姐,就不要为难他了。告诉你们的掌柜,我们是兵马大将军蓝应武的家眷,这应该有资格进去看布匹了吧?”叶凌月扯了扯蓝彩儿,后者这才悻悻然,缓了缓脸色。

    小伙计进去一通告,很快就折了出来,带了叶凌月和蓝彩儿往布庄的里头走去。

    穿过一条幽静的桃花小径,前方出现了一片安静的屋落,和前头人头攒动的情形不同,凤鸣庄这后头的景色,可就要雅致多了。

    “北青云锦,就放在前方的雅间里,两位姑娘进去后,自会有人招待。”伙计点头哈腰着,退了下去。

    两女刚一踏进雅间,叶凌月就顿住了脚步。

    雅间里,果然摆放着数十匹色泽、做工一流的北青云锦。

    雅间里,除去刚来的叶凌月和蓝彩儿外,还有几名同样是朝廷大员和贵族们的家眷们。

    让叶凌月意外的是正在挑选布匹的,站在了最里面的两女。

    两女一人身材丰匀,脸若玉盘,另外外一人,婀娜多姿,容貌出众,站姿在了雅间里,一眼就能让人看了出来。

    顺着叶凌月的视线,蓝彩儿看了过去。

    一看清两女后,蓝彩儿轻声咦了一声。

    “洪明月,她什么时候回来了?”

    蓝彩儿的声音很轻,可是已经是轮回境的洪明月还是听到了。

    她一回头,目光就落在了蓝彩儿的身上,随即,洪明月就留意到了和蓝彩儿一同前来的另外一名女子。

    蓝彩儿,洪明月早几年见过,还是认得的。

    可她身旁的那一位……洪明月冰雪聪明的很,从两人的亲昵态度,就猜出了,蓝彩儿身旁的那位,必定就是夏都这阵子最臭名昭著的那一位了。

    待定公主,夏都第一恶女,叶凌月了。

    不错,夏帝这一次的册封,被四大贵族侯和舆论压力一闹腾,暂时没有完成。

    可奈何太后和柳皇后的压力,夏帝只是说,叶凌月的公主封号,暂时待定。

    洪明月的目光和叶凌月交会在一起。

    洪明月的眼中,闪过了一抹诧色。

    有了洪玉莹这几日的添油加醋,洪明月对叶凌月的印象,大致停留在了嚣张跋扈,丑女多作怪上。

    可是今日一看,这位叶郡主,一袭梨花白色的雅致长裙,墨发如瀑,披在身侧,一张素面,不施半点脂粉,唇不点儿朱,眉不描而秀,端的是个清新雅致的佳人,和洪明月早前想的,很有些出入。

    “妹妹,你看我穿这种颜色如何?”还在挑选布匹的洪玉莹,也转过了身来,手上还抱着好几匹北青云锦。

    看到了叶凌月和蓝彩儿时,洪玉莹的脸垮了下去,阴阳怪气地说道。

    “好妹妹,我就说,今个儿我怎么出门前,听到树梢上的乌鸦一直叫。原来是出门要倒霉,什么不好碰,碰上了两个丧门星。”

    “洪玉莹,你怎么说话的,你骂谁是丧门星!”蓝彩儿原本还犹豫着,要不要直接避开,毕竟洪明月在场。

    蓝彩儿此番也注意到了,洪明月这一次回来,修为好像又高了一大截。

    真不知道,洪府的这位小天才,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每一次回来,修为都要大大进步一番。

    换成了以前,蓝彩儿也就翻个白眼算了。

    可最近,刚发生了叶凌月册封公主一事,事情的始作俑者,又是洪府。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蓝彩儿的火爆脾气更加忍不住了。

    “就骂你们两姐妹。叶凌月,你这下子知道我们洪府的厉害了吧。我告诉你,我父亲只要一本折子,就能让你丢了公主的封号。你要是再敢得罪我们姐妹俩,信不信,下一次,丢掉的就是你们蓝府满门的脑袋。一想到,叶凌月到了嘴边的公主封号,因为父亲的缘故飞了,洪玉莹得意地忘了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