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336章 杀人不眨眼的某人

    薛团长怒目盯着凤莘,若非是遇到了凤莘这个祸水,女儿红玉就不会动了歪念,也不会落到今日这个下场。

    果然,这张脸祸水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强。

    废物小子,这次,又是本座帮你善后,巫重极其讽刺地摸了摸脸,也真是够了。

    “你们杀了商队的人?”巫重的鼻尖微微一动,从雇佣兵团的身上,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为了掩饰雇佣兵团的恶行,薛团长已经将西北商队近百号人都杀光了,还掠光了他们的货物。

    这支所谓的雇佣兵团,如今已经成了一帮亡命之徒,任何知情人,他们都不会放过。

    “呵呵,不过是一些商人,杀了便杀了。与其关心别人,你还不如关心下自己。”薛团长手中的火把火光一折,落在了凤莘的脸上。“你!”

    薛团长瞳微一缩,发现凤莘和早前有点点不同了。

    他原本完美的俊脸上,半边布满了怪异的纹身,那纹身一路蔓延,从脸颊一直攀爬进了凤莘的衣领和脖颈里,看上去,像是密布全身。

    这些纹身,妖里妖气,可落在凤莘脸上,不仅不显得丑陋,反而异常的艳丽。

    还有,凤莘的眸的颜色也有些不同了。

    早前如琉璃夜光杯一般,熠熠生辉的眸,此时已经变成了琥珀色。

    管他纹身还是琥珀色的眸,变成了死人后,统统都是一样的。

    薛团长狰狞地笑着,手一挥,几十名雇佣兵如一群等待扑食的恶狗包围了凤莘。

    嗤

    冷漠的一个嗤音,巫重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

    倏的,他的身影已经在了包围圈外。

    人呢?

    薛团长和那群雇佣兵,眼睁睁看着人消失在眼前,回头一看,巫重背着手,站在了数尺之外。

    见鬼了,这小子,是怎么一下子出去的。

    薛团长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他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

    他分明记得,这小子是个病号,没有什么元力,怎么身发会如此诡异。

    看来,他是低估了这病弱小子的实力了,薛团长定了定心神。

    事不过三,这一次,非杀了他不可。

    薛团长双臂一震,一股狂暴的元力,蜂涌而出。

    “风轮拳。”作为一名轮回一道的高手,薛团长已经渡过了轮回之风劫。

    他体内的元力疯狂地催动着,淡绿色的风之元力,在他拳上凝聚,化成了两个磨盘大小的风轮,飞速旋转着。

    这两个风轮,锋利无比,可以瞬间劈开数百斤的巨石。

    风轮一动,朝着巫重的喉间呼啸而去。

    薛团长狞笑着,想象着风轮破开巫重的喉咙,鲜血如泉涌般喷出的血腥画面,心底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暴虐的风轮,像是能撕裂一切,可就在这时,巫重做了一个让所有雇佣兵都深陷噩梦的动作,他抬起了手来,伸出了两个指头,只是随手一夹,仿佛眼前根本不是什么风轮,而是两头没头没脑的苍蝇。

    风轮静止了,爆炸开,荡然无存。

    巫重的目光,落在了薛团长的脸上。

    逃……一定要逃,那男人他不是人,六流武学,风轮拳竟然被他用两根指头破掉了。

    心底在疯狂地叫嚣着,可是脚却像是陷入了泥泞的沼泽般,连一步都挪不动了。

    巫重再度出手时,薛团长惊恐之下,只觉得头皮一疼,再接着,脖子上缠上了什么,他眼角的余光,只看到了男人脸上那一抹慵懒的笑容,下一刻,他就觉得一抹红光闪过。

    薛团长看到了自己的脑袋和自己的身子分开了,再接着……就没有再接着了。

    黑之谷的外围,数十道血水同时喷洒而出,伴随着血水一起落到了地面的是几十颗人头,那是一场无声的杀戮盛宴,安静而又迅速。

    前后不过一个呼吸,巫重已经站在了原地,他的手上,薛团长的一根发丝上,还蔫搭搭的滴着血。

    将那根发丝随手一丢,巫重凝视着黑之谷。

    天隐隐已经有些亮了,可黑之谷的上空,像是笼罩着一层阴霾般,始终阴蒙蒙一片。

    一向吊儿郎当的巫重,在望着黑之谷时,神情也有几分凝重。

    “什么样的主人,什么样的灵兽,鬼鬼祟祟跟了本座一路了,下来。”巫重薄唇绷成了一条直线,袖下五指一拢。

    只听得一声弱弱的鸣叫声,一团黑漆漆的东西,就被巫重抓在了手中。

    “啾啾”小乌丫一副受惊吓过度的模样。

    它很无辜好伐,不就是偷了个小懒,打了个盹,怎么样醒过来,老大不见了,小吱哟也不见了。

    早知道如此,它也就学小吱哟一样,赖在老大身上睡觉了。

    不知是和小吱哟呆久了被传染了,得了一种“恐巫病”,还是因为还是一颗蛋期间,父母就被巫重欺凌过,小乌丫对于巫重,本能里有一种畏惧感。

    “小月月的气味你还记得不?”巫重睨了小乌丫一眼。

    它身上的气息,巫重还记得,想不到,叶凌月弱归弱,养灵兽的本领倒是不错。

    这头跟小鸡仔似的黑炭球,竟然是一头幻影凤凰,这若是被神鸟凤凰一族知道了,还不知道会不会引来人鸟大战。

    巫重的眼神,可有杀伤力,小乌丫怀疑,只要它说不知道,对方就会直接把自己掐死了。

    “啾啾”小乌丫扑腾了下翅膀,示意它可以带着巫重进黑之谷寻找叶凌月和小吱哟的下落。

    可是巫重却嫌它飞的慢,直接大手抓着它,脚下一掠就进了黑之谷。

    太阳照得老高的时候,昏迷了许久的蓝彩儿终于被刺眼的眼光给照醒了。

    看到不远处还在昏迷的刀奴,蓝彩儿连忙用水泼醒了他。

    刀奴摸了摸已经肿了起来的后颈,暗自苦闷。

    “王爷,你下手可真重。”

    郁闷之时,刀奴又觉得心中一片释然,看来“那一位王爷”已经出现了,有“他”在,叶姑娘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凤王呢?”蓝彩儿醒来时,就发现凤莘不在了,那家伙,不会自己跑进黑之谷里去了吧。

    “王爷他……”刀奴吞吞吐吐着,想着怎么解释蓝彩儿才不会起疑。

    “等等,这些人是怎么回事?”蓝彩儿目瞪口呆着,指着横七竖八,躺在了四周的那些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