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342章 发现准继父人选

    耳边一阵清风吹过,无数的兽吼声仿佛擦肩而过,等到叶凌月再回过神来时,她已经身在了黑之谷的入口处。

    囚天和那颗巨型食人花都已经不在了,就好像做了一场梦。

    可是她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的手上多了一根柔软的花藤。

    “凌月!”

    耳边,一阵急切的呼声,叶凌月回头一看,就见了蓝彩儿和几名大夏兵士正快步跑了过来。

    叶凌月顺手塞好了花藤,等到几人跑进了,叶凌月才看清,那几名大夏兵士中,居然有一人是自己的娘亲叶凰玉。

    “妹妹,我可找到你了。”叶凰玉一把抱住了叶凌月,声音里满是紧张。

    “……”

    直到叶凌月和虎狼将军聂风行等人会合后,才知道,娘亲已经成了西北虎狼将军营的一名兵士。

    虎狼将军聂风行已经命着其他兵士,将西北商队的人的尸首,全都清理了,他已经派人就近通知了附近城池里的官府,明日,就会有人过来收殓尸体,处理后事。

    “你就是叶皇的妹妹?”聂风行上下打量着叶凌月,留意到叶凌月的五官和叶凰玉却有几分相似后,他还狐疑着在心中嘀咕着。

    不是说,叶凌月是寄养在叶皇家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嘛,怎么和蓝彩儿一比,聂风行倒是觉得,两人倒是更像亲姐妹。

    “启禀将军,在下叶凌月,的确是叶皇的……妹妹。”叶凌月瞥了眼娘亲,再看看前方那个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的虎狼将军。

    娘亲一脸的局促,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虎狼将军。

    叶凌月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这倒是稀罕了,让她印象中,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娘亲,似乎很怕虎狼将军。

    “听说你闯入黑之谷,你是怎么出来的?”聂风行奇怪着,看叶凌月细胳膊细腿的,怎么也不像是能独闯黑之谷的人。

    “启禀将军,其实这是一场误会,我没有进入黑之谷的深处。昨晚,血刀雇佣兵团的人打算谋害我,我情急之下,就逃入了黑之谷中。逃到了半路时,一不小心,就摔了一跤。等到我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我就胡乱找了个方向,走了出来。”叶凌月一脸唯唯诺诺的模样。

    熟悉她的脾气的蓝彩儿和叶凰玉心中同时说了一句。

    “装,你继续狠狠地装。”

    可人家虎狼将军不知道啊,他看叶凌月不过十四五岁,又是个瘦弱的小姑娘,谅她也不可能真的闯入了黑之谷。

    “原来如此,好在你已经安全出来了,否则真不知叶皇会急成什么模样。”聂风行望了眼叶凰玉。

    方才如果不是他以军令相胁,叶皇已经不顾一切冲入黑之谷了。

    叶凌月瞄了瞄自家娘亲,再看看聂风行,咋看咋觉得有些不对劲,觉得一些日子不见,娘亲身上好像发生一些变化,而且这些变化,还和这位虎狼将军有关。

    叶凌月这会儿只想和娘亲私下聊一聊,确认过去四个月里,在娘亲的身上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

    例行询问了一番后,聂风行就留了母女俩和蓝彩儿等人,自行去办公事了。

    他一走,叶凌月就迫不及待询问了起来,这才知道,叶凰玉在四个多月前,就已经到了西北虎狼军营。

    “你也不要怪你义父义母没有通知你,是我让他们不要多说的。只是没想到,你这孩子,四个多月而已,居然在夏都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叶凰玉听叶凌月说了洪放被革职,太子被废的前因后果之后,也是一阵后怕。

    她这女儿,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娘,女儿敢做就不会后悔。我只问娘亲一句,若是有一日,我杀了洪放,你可会怨女儿?”叶凌月只想知道,叶凰玉对洪放还有没有情谊。

    “他做了这么多猪狗不如的事情,我还能对他有什么情谊可言。连亲生女儿都可以谋害,洪放早已是丧尽天良。娘只恨不能亲手手刃了他。”叶凰玉在虎狼军里一路摸爬滚打,就是为了提高自己的修为,有朝一日,将洪放和洪府狠狠踩在脚下。

    她要让洪放那对狗男女知道,她叶凰玉的女儿,才是真正的天上明月,任何人不得侵犯。

    见了叶凰玉义愤填膺的模样,叶凌月心中的大石也算是搁下了。

    “叶姨,你这么说就对了,世上两条腿的青蛙少,两条腿的男人可多了去了。譬如说,虎狼将军就是个很不错的人选。”蓝彩儿一听,凑了上来,在一旁逗趣道。

    “姐姐这次说得没错,我看虎狼将军为人不错,对娘好像也挺关心的。”叶凌月和蓝彩儿这么一起哄,叶凰玉又羞又恼。

    她这几日,充当聂风行的近侍,逼于无奈,几乎都是和聂风行一个营账睡得。

    早几日,她原本坚持要睡在地上,哪知道半夜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了聂风行的榻上,他坐在一旁睡在了。

    想起了聂风行那样的大个子,却有着孩童一样的睡颜,叶凰玉的心中,忽的漏跳了一拍,脸也可疑地红了起来。

    这样一来,更加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叶凰玉更加尴尬,被叶凌月和蓝彩儿一闹,越发红的跟块红布似的。

    “你们两个死丫头,居然敢开长辈的玩笑,看我不撕烂了你们的嘴巴。”叶凰玉假装生气了,扑过去就要打叶凌月和蓝彩儿。

    三女闹腾成一片时,原本已经出去了的聂风行突然掀开了帐布,走了进来,看到了叶皇三人的模样时,怔了怔。

    尤其是,他见平日小心谨慎的叶皇,发丝凌乱,气喘吁吁,秀气的脸上还漾着红晕,那模样,让聂风行顿觉呼吸不畅,胸口发闷了起来。

    叶凰玉也知道失了态,局促着站在一旁,倒是叶凌月和蓝彩儿瞅了瞅叶凰玉,再瞅瞅一座石雕样的聂风行,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叶郡主,外面有人找你。”聂风行咳了几声。

    在这种地方,有什么人回来找她?

    叶凌月稀罕着,走出了营帐。

    “我也跟着去外头看看。”蓝彩儿也很是识相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