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364章 假药事件

    黎明前后,一天之中,最是黑暗,但也是光明重现的重要时刻。

    但见一个周身散发着光芒的人影,正盘腿坐在了空旷的平原上。

    叶凌月的手中,还拿着刚到手的混沌培元功的玉刻。

    一番查看后,叶凌月已经将这部混沌老祖创下的功法,熟记于心,同时也对混沌老祖有了一定的了解。

    混沌老祖正是混元宗的开宗老祖,这是叶凌月在混沌培元功的玉刻上发现的。

    发现这一点时,叶凌月还有些诧异。

    开宗老祖的留下来的功法,照理应该是极受推崇的,可如今却沦落到流传到挂名弟子的手中,看来混沌培元功一定很难修炼,才会成为了混元宗这样的大宗门里的鸡肋。

    西夏平原的一片僻静处,叶凌月悬浮在半空中。

    此时正是黎明前后,一天之中日月相交之际,也是天地间煞气和罡气最是充裕的时候。

    一般的武者,都会选择在这个时辰练功,让身体和丹田吸收天地间的元力。

    叶凌月自打成了武者后,这个时辰,雷打不动都要打坐。

    全身沐浴在黑暗中,经过了乾鼎鼎息改造过的身体,吸收起天地元力来,效率自然是事半功倍。

    可仔细查看了下丹田里的元力后,叶凌月很是失望。

    “果然,进入体内的都是浑浊的罡气和煞气的混合物,根本没法子吸收所谓的至纯至阴的罡和煞。”叶凌月打坐了半个时辰,看看浑浊的丹田,一脸的丧气。

    忽然间,叶凌月想起了什么?

    乾鼎不是可以提纯嘛,那若是利用乾鼎提取天地间的元力,将它一分为二,化为罡和煞又会如何?

    她利用乾鼎提纯过玄铁,也提纯过药材,唯独就没提纯过天地间的元气。

    想到了这一点,叶凌月当即就可是控制着乾鼎吸收天地间的元气。

    浑浊的元力进入了乾鼎力,白色的鼎息翻滚着,按照叶凌月的意识,一点点的提纯。

    慢慢地,原本浑浊的天地元气沉淀了下来,分为了两层。

    上面那一层,带着淡淡的金灿光芒的是罡气,下面闪动着幽黑色光芒的是煞气。

    随着提纯过程的深入,叶凌月发现那些罡气和煞气慢慢被压缩成了金色和黑色的液滴。

    液滴悬浮在叶凌月的身旁,快速渗入了她的皮肤和筋络。

    当黑色的液滴入体时,叶凌月只觉得浑身一阵刺骨的冰寒,而金色的液滴入体时,她又觉得浑身一片火热。

    这种冰火两重的怪异感觉,让叶凌月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子,像是要一分为二那样。

    四肢百骸里,冒出了一片片的白色雾气,让她整个人犹如要羽化登仙一般。

    一直到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打破了黎明前的黑暗,叶凌月发出了一阵长啸。

    “真畅快!”

    她二度查看自己的丹田,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丹田不见了。

    在原本丹田的位置,多了个黑金相间的漩涡

    “这是怎么一回事?”叶凌月纳闷着,丹田怎么会无端端地变成了气旋?

    眼看时辰已经差不多了,叶凌月也不再多去细想,先行返回了丹都。

    获得混沌培元功的事,叶凌月暂时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十几名打小报告的方士当晚就被赶出了丹都的消息一传开,方士府里本来反对叶凌月的声音,一下子全都哑了。

    过了没几日,梅方士就回了信,与信一起来的还有崔副总管。

    崔副总管不愧是御医院的老人,她一到方士府,就展开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不过是半个月的时间,方士府的面貌大变,被整顿的井然有序,很快就步入了正规。

    虽然一下子少了十几名方士,可是由于炼丹时间加长以及丹榜的出现,方士府内的炼丹数量比起早前王掌鼎时,有了很明显的增长。

    可是这时候,却发生了一件让方士府上下都很是震撼的事情。

    大概是叶凌月来到丹都一个月后的某日清晨。

    城门才刚刚开启,太阳还没升起,整条大街还沐浴在乳白色的雾霭中。

    从远到近,隐隐约约听到了一阵啜泣声,几名穿着丧服的男女推着一辆独轮车,到了方士府前。

    “还我夫君的命来。”

    “谋财害命的方士府。”

    方士府的门被拍得啪啪作响,整个方士府都被震动了。

    叶凌月和崔副总管出来时,就看到一群妇孺和几名凶神恶煞的男子冲了进来,他们一听说叶凌月就是方士府的掌鼎,一下子将她围住了。

    “杀人偿命,你这个杀人凶手。”

    “休得无礼。”崔副总管精神力一震,那群平民立刻被震得退开了几步。

    “有话好好说,大婶,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叶凌月示意崔副总管不要动怒,她走上前去,搀起了那名已经哭得险些昏死过去的妇人,询问道。

    这些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若是真的伤了他们,传了出去,只会对方士府不利。

    那妇人抬头一看,只见问话的十名十三四岁的少女。

    看她眉目精致,眼底带着诚恳,抽抽搭搭着就说了起来。

    叶凌月一听才知道,这位妇人名叫秋六娘,她住在丹都里,早几日,她的夫君外出遭遇了灵兽的袭击,伤病很重。

    六娘家并不富裕,也请不起方士看病,就从方士府的一名方士手上,买了一颗治伤的药。

    哪知道吃下丹药后没一会儿,她的夫君就开始全身疼痛难耐。

    到了昨晚三更前后,就已经是进的气少出的气多,今日一早,人就去了。

    “可怜我家上有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还有三四岁的孩子,夫君一去,我可怎么活啊。”说到了伤心处,秋娘哭得愈发伤心。

    吃了方士府的丹药,不治身亡?

    叶凌月和崔副总管这才明白,为什么秋家的人要上门闹事。

    “六娘,这件事我必定会调查清楚。若是丹药真的是方士府的丹药,我必定会还你一个公道。”叶凌月安抚着秋六娘,又命人将他们请进了方士府。

    听说方士府的丹药吃死了人,方士府外,一大早就围满了人。

    里面的方士们也全都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