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377章 劫法场,正与邪的较量

    三日时间,转瞬即过。

    今日午时,正是叶凌月公布的,要在城门口处决金乌宗的余孽的时辰。

    未免出了什么纰漏,叶凌月亲自前往丹都牢房,提拿罪犯。

    一进牢房,那些被关押的金乌宗的邪恶方士们的唾骂声和怒咆声不绝于耳。

    早前不可一世的金乌散人,披头散发,他被叶凌月强行喂下了化功丹,一身的元力都散去了。

    身旁爬过了几头肮脏的老鼠,看到了叶凌月时,他不顾身上的铁链,扑向了牢门,将牢门震得哗然作响。

    “叶贱人,你不要得意,我师傅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直到这时候,金乌散人和他的党羽们依旧是不死心。

    “来人啊,把这人的舌头拔了,免得他的脏话污了我的耳。”叶凌月一挥手,一名狱卒走了进去,按住了大叫不已的金乌散人。

    牢房里安静了下来,那些邪恶方士们全都是默不作声。

    眼前这位笑起来,眉眼如新月般生动的少女,经过了这段日子后,在他们心目中,已经化身成了恶魔。

    “一个带着一个,谁若是敢逃,不用等到午时,就让你们上路。”叶凌月对这些害死了无数人性命的邪恶方士,没有半分同情。

    午时还未到,城门口的法场上,就驻起了一道人墙,大量俩围观处斩的民众们将城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叶凌月端坐在城墙的瞭望台上,身旁站着蓝彩儿和崔副总管。

    法场上,近百名金乌宗邪恶方士被押了出来。

    人一出来,百姓们全都沸腾了起来。

    “杀了他们。”

    “做恶多端的骗子们。”

    “还我夫君的命来。”

    人群中,秋六娘带着孩子,捡起了一块石头,丢进了法场里,那些围观的民众们,也是义愤填膺着,将石头对准了那些邪恶方士砸得他们头破血流。

    邪方们在城中作恶多端,今日,终于等到了他们的死期。

    午时,太阳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白点,炽热的让人睁不开眼来。

    上百名侩子手站在一起,鲜红色的侩子服,分外刺眼。

    叶凌月抬头看了看正空的太阳,手一落。

    “午时已到,斩立决。”

    校场上,早已磨刀霍霍的侩子手举起了寒光闪闪的刑刀,对准了金乌散人的脖子。

    金乌散人低垂着头,全身微微的颤抖,他的眼中,仿佛只剩了绝望了。

    “刀下留人,谁人敢伤我金乌宗的弟子。”忽听得一道阴风,数道黄烟冲过了人群。

    民众们顿时尖叫连连,四下逃窜开。

    上百名金乌宗的余孽,在金乌老怪的带领下,气势汹汹地杀了过来。

    今日的金乌老怪,已经化为了人形。

    却是个狮鼻阔口的老者,他身形高而瘦,一张大嘴里,镶着颗金牙。

    “照斩不误!”叶凌月一挥手,衣袖间,一道暹罗鬼烟弥漫。

    刹时间,校场内被鬼烟弥漫。

    挨那百名侩子手眉头都不动一下,手起刀落。

    金乌老怪虽然是有备而来,但一人难敌百手,他怪叫连连,看准了方向,衣袖里一股阴风卷向了金乌散人所在的位置,将金乌散人捞了回来。

    这些金乌宗的邪方,大多都只是三四鼎的修为,唯有金乌散人才是金乌老怪的正牌弟子,权衡之下,金乌老怪只能是抢先救下了自己宝贝弟子的性命。

    等到浓烟散去,校场上的那些金乌宗的弟子们,全都已经尸首分家,成了刀下亡魂。

    金乌老怪一双老眼,气得差点没凸出来。

    可看看已经救了回来的亲传弟子,心中又松了口气,好在自家的弟子是保住了。

    其他弟子死了,待他杀了叶小贱人后,再慢慢招收回来就是了。

    可就在这时,原本吓得瑟瑟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的“金乌散人”猛地抬起了头来,他的手中,一把匕首狠狠地刺进了金乌散人的心口。

    “徒弟,你!”金乌散人巨疼不已,身下的“金乌散人”一纵而去,“嘭”的一声,在半空中,化为了小乌丫。

    金乌老怪胸口的匕首的刺得极深,他身子晃了晃,忽然意识到,自己上了当。

    “呵呵~金乌老怪,你是不是很庆幸,救了金乌散人?你看看,这是什么。”

    叶凌月一拍手,只见城头走出了一名侩子手,他手中拎着个头颅走了出来,将那个头颅下了城楼,滚到了金乌老怪的脚下。

    金乌老怪定睛一看,这一看之下,赤目欲裂。

    那人头,分明是自己的弟子金乌散人。

    金乌散人披头散发着,那张脸上,满是惊恐之色,仿佛在说,“师傅,快来救徒儿。”

    金乌老怪只觉得胸腹之内,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差点就没脑溢血,加上心口的那把匕首,疼痛不已。

    他低头一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伤口处,血肉迅速腐烂,分明是含了剧毒。

    “卑鄙,枉费你身为朝廷命官,居然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害人。”金乌老怪身上中的正是冰凝毒,叶凌月早就知道,自己若是硬碰硬,绝不是老怪的对手,所以才煞费苦心,想出了这一出掉包计。

    她早就料定了午时已过,金乌老怪,必定会来劫法场。

    她就提早一个时辰,砍了金乌散人的脑袋。

    “金乌老怪,对你这种敌人,用什么手段都是光明正大的。这些年来,你们金乌宗的人,害死了我丹都多少无辜的百姓。怎么样,这种身体一点点腐烂,身体化为血水的滋味,可好受?”叶凌月站在了城楼之上,声声铿锵有力,犹如珠玉落地。

    “小贱人,这是你自己找死。”金乌老怪彻底被激怒了,他的咽喉滚了滚,发出了一阵怪叫声。

    只听得轰的一声,金乌老怪的丹田里,生出了一阵异响,已经被冰凝毒腐食的差不多的身体里,伤口处忽然燃起了火焰。

    那火焰滋滋燃烧着,原本因为冰凝毒已经腐烂开的烂肉,毒性褪去,竟又腐肉重生,重新长了回去。

    “那是?”叶凌月眼,微微一眯,嘴角的笑意敛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