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381章 挑战者出现了

    得了老爷子的肯定答复后,玄铁墙的事算是成了七八分了,剩下的就是城墙的具体设计了。

    叶凌月索性就让金乌老怪亲自动手,开始设计草图。

    几日之后,一副完整的新城墙的草图就完工了。

    为了增强城墙的防御力,金乌老怪还提议,在新的城楼上,设置一些暗器口。

    至于暗器口的暗器,叶凌月决定用流星铁来打造。

    反正她上一次,在黑之谷得来的那一大块陨铁还没有派上大用场。

    见叶凌月随随便便就拿出了几百斤的流星铁,手笔之大,看得金乌老怪羡慕不已。

    而这时,正在前往歧城的蓝彩儿还不知道,叶凌月已经找到了修造城墙的法子。

    算算日子,蓝彩儿还在半路上,叶凌月担心她的安危,就索性放出了一头方鹤,去寻找蓝彩儿的下落。

    西夏平原幅员辽阔,地广人稀,最近的城池之间,也隔了几十里。

    丹都又位于平原的最外围,到坐落于平原中心的歧城,中途也隔了百里之多。

    蓝彩儿离开了丹都后,快马加鞭,行了一日。

    这一日夜晚,她选了一处视野开阔的林地作为露营的场所。

    才刚喂过了马匹,燃起了篝火,就听到前方有一阵惊恐的呼喊声。

    处在空旷的平原上,又是夜间,蓝彩儿的警觉性本就很高。

    她原本不欲多管闲事,可那声音越来越凄切,听着是女子的声音。

    蓝彩儿心念一动,就往了声音的来源地掠去。

    几个纵身,前方出现了一辆翻倒在地的马车,有几名妇孺正在车上求救,马车夫早已气绝身亡。

    马车已经停下了,几匹军马被被几头五阶的铁花豹团团围住,眼看就要被猎食。

    车上的妇人怀里还抱着个婴孩,婴孩吮着手指,茫然地看着四周。

    一头铁花豹抬起了眼来,金色的瞳缩了缩,口中挂下了一道长长的口涎。

    呼,铁花豹脚下一曲,忽的一声就跃上了马车,爪探向了婴孩。

    空气中,一阵衣袂摩擦的声响,蓝彩儿暴掠而出,长腿猛地一个侧踢,足有的百斤重的铁花豹刹那间就被一脚踢了出去。

    砰砰砰,紧接着,又是数狂风骤雨般的腿影,马车旁的铁花豹,被狂暴的腿风横扫一空。

    铁花豹落地之时,一个人影猝然掠到了眼前,手中的一条长鞭卷起了一头铁花豹,狠狠砸向了身旁的岩石上。

    铁花豹瞬时脑浆迸出,四肢抖了抖,就断了气。

    马车上的几名妇孺吓得连呼喊都不会了,个个屏住了气息,望着前方那名凭空出现的救命恩人。

    蓝彩儿双目闪动着暴虐之气,逼视着前方的那几头畜生。

    许是察觉到了眼前的这名女武者不好惹,铁花豹掉过了头去,迅速消失在阔野上。

    “请问,这位可是蓝府的蓝大小姐嘛?”

    身后,惊魂未定的妇孺们,跌跌撞撞地爬下了马车,问了一声。

    蓝彩儿回头一看,这才发现,这几名妇孺有些眼熟。

    细问之下,蓝彩儿才知道,这几名妇孺是父亲蓝应武手下的一名兵士的家眷。

    算起来,小时候那名妇人还抱过蓝彩儿,所以记得蓝彩儿的容貌。

    这阵子那名兵士退伍回乡,恰好要带着一家老小经过西夏平原。

    哪知道这阵子西夏平原兽乱频繁,因兽袭,妇人等人在半路上和一起的马车失散了,行到了这里时,被这群铁花豹围住了。

    若不是遇到了蓝彩儿,她们一家老小的姓性命都要保不住了。

    竟然是父亲老部下的家人,蓝彩儿听了,也是唏嘘不已。

    “蓝大小姐,你行行好,帮我找找我们家老爷的下落,我十岁大的儿子还坐在那辆车上。”早前认出蓝彩儿的,那名容貌秀美的妇人抹着眼泪,哀求着蓝彩儿。

    蓝彩儿一脸的为难,暗夜漆黑,平原辽阔,周围也是危机四伏,找人也是很困难的。

    可经不住妇人的哀声祈求,对方又是父亲的旧部,蓝彩儿最后还是答应了她们。

    将妇人等人,安置到了自己扎营的地方,蓝彩儿告知她们,那一群铁花豹刚被赶走,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她们今夜只要在这里呆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你们记住,若是明日一早,我还是没回来,你们就赶着马车往东北方向去。大概一日一夜,你们就会看到一座城池,叫做丹都。我妹妹叶凌月就在丹都做掌鼎,你们就说,是我让你们去找她的。她自会将你们在城里安顿好。”蓝彩儿说罢,将自己的一个发簪拿了下来,作为信物,交给了那名妇人。

    妇人千恩万谢后,蓝彩儿才赶着马匹,往了早前妇人所说的方向赶去。

    暗夜里,官道也变得崎岖难行,好在蓝彩儿目力了的,走出了十几里路后,她下了马,看了看官道上的足印。

    一阵凌乱的马印和车轱辘的痕迹,蓝彩儿找准了方向,继续往前找。

    走了大概一两里路后,蓝彩儿闻到了风中,有一股腥甜的气味。

    瞳骤然缩紧,前方,一辆马车翻到在地。

    地上都是血迹,血还没凝固,几名男子的尸首凌乱地洒落在一旁,他们的身上都是兽类啃咬过的痕迹,想来死前也经过一番很激烈的挣扎。

    “该死!”蓝彩儿只觉得心底一股怒火腾了起来。

    就在这时,她听到阵微弱的呼救声,她快步上前,往了马车的车底下摸了摸。

    碰触到个温热的身子后,蓝彩儿急忙蹲了下来。

    只见一个十岁大小的男童,正惶恐地睁大着眼,显然是发生兽袭时,被人匆忙藏在了车底下。

    他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看到了蓝彩儿时,哇啦一声大哭了出来。

    “莫怕,我这就带你去找你的娘亲。”蓝彩儿话才刚说完,忽听得耳边,一阵呼啸般的利风。

    危机感油然而生,她立时将手中的男童紧紧抱在了怀里,梦猛地往后一倾,身子滚落在地。

    分毫之间,一把猎叉呼啸而过,凛冽的金属利光,擦过了蓝彩儿的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把本姑娘的猎物放下。”

    蛮横的女声传来,十几头铁花豹和四五头七阶的狮吼兽的簇拥下,一名女子站在了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