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385章 身世遭怀疑

    四皇子的话倒是提醒了洪放,这个叶凌月身上,未知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早前南宫将军府的黑药粉的来路,至今还未查明,又来了个万斤月铁,一个说权没权,说钱没钱的小丫头,哪来的那么大的逆天本事。

    不过万斤月铁数目实在是过于庞大,而且月铁作为大夏的战略资源,官府都是有登记在案的。

    洪放想要调查,倒是并不难。

    一番波折后,洪放得知了一个让他更加意外的消息。

    这些质量上乘的月铁,竟是由叶家提供的。

    叶家!璃城的叶家,前身正是秋枫镇的叶家。

    听到这个名字时,一段被洪放遗忘了许久的记忆被他回忆了起来。

    叶家,怎么会是叶家。

    洪放的思绪,渐渐乱了起来。

    叶凌月的年龄,还有她对自己的仇视态度,她的容貌,所有的一切综合在一起,洪放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

    难道是她?

    那个被丢弃的傻女?

    不可能,杀生堂的资料明明显示,那个傻女一出生,甚至还没出夏都,就死了。

    如今她的墓地,也还在夏都的郊外。

    还是说,只是机缘巧合?

    “大将军,你脸色这么难看,可是出了什么事?”夏侯宏认识洪放那么久,还从未见过他面色这么难看过,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位泰山崩于前不色变的太保大人嘛?

    “四皇子,不瞒你说,臣突然怀疑,那个叶凌月可能是臣多年前失散的女儿。”洪放神情变化着。

    “哦,大将军还有一位女儿?可是那叶凌月不是蓝府的次女嘛?”夏侯宏也很是意外,他从没听洪玉郎还有第三个女儿。

    “家丑不能外扬,当年她生出来就是个傻子,她的娘亲也只是我的一名贱妾,因为犯了府中的规矩,被我赶了出去。这些年一直没有音讯。”洪放自然不会说,是自己抛妻弃女,只是婉转地说了下。

    “傻子?大将军,你不是开玩笑吧,你确定你说的是叶凌月?”夏侯宏哑然。

    要是有人敢说叶凌月傻,夏侯宏还真是不知道,世上还有什么人不傻的。

    那女子的心机手段,可算是的夏侯宏见过的,最歹毒的。

    “臣也只是怀疑而已,早前臣也调查过,两人应该不是同一人。”洪放最纳闷的也是这点。

    照理说,杀生堂的报告,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大将军,你可是考虑清楚了。若是那叶凌月真的是你女儿,你可是要大义灭亲?她身为月不落城掌鼎,私买月铁,又暗中训练方士,且没有上报朝廷,光是这些,就能证明她图谋不轨。本皇子正准备上报朝廷。”四皇子一直在寻找叶凌月的把柄,只可惜叶凌月做事,大多干净利落,就算是四皇子费劲了心思,也没找到机会,这一次,倒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四皇子,洪某人做事一向是秉公执法,别说那叶凌月的身份还未确认,就算她真的在下的女儿,肆意妄为,无视朝廷戒律,也是犯了大错。在下只恨军务繁忙,不能大义灭亲。”洪放说的那叫一个正气凛然。

    “哗啦”一声。

    洪放和夏侯宏说得正起劲时,忽听到一阵声响。

    只见虎狼将军聂风行还有他的副将叶皇走了进来。

    叶皇手上的军机图已经落在了地上,聂风行见了,也是皱了皱眉。

    方才夏侯宏和洪放所说的话,聂风行大概也听进去了一些。

    今日军务紧急,聂风行还未通告,就带着叶皇走了进来,哪知道就听到了洪放的家务事。

    “聂将军,叶副将?”洪放没有留意叶皇的异动,迎上前去。

    “四皇子,大将军,在歧城附近发现了一股新出没的灵兽,规模很大,已经袭击了周遭的几个村庄,需要立刻派兵增援。”聂风行有些担忧地看了眼叶皇。

    他也知道,叶皇将叶凌月看得很重,洪放和四皇子密谋要陷害叶凌月,必定会让她很是担忧。

    事实上,在接下来的军机会议上,洪放和聂风行等人的部署,叶凰玉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她的脑海中,只有洪放和四皇子的那番话。

    洪放,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心中的仇恨一波盖过一波。

    叶凰玉数次,想要提起自己手中的弓箭,将洪放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一箭射死。

    十四年前,这狗杂种害了凌月不够,这一次,还要害她。

    那一次,她没能保护住叶凌月,这一次,她绝不能重蹈覆辙。

    她的怒火,甚至连一旁的聂风行都察觉到了。

    就在叶凰玉难以控制,想要拔出背后的弓箭时,聂风行一下子按住了她的手。

    “大将军、四皇子,末将的身子有些不舒服,要先行告退。叶副将,你随我一起。”聂风行说罢,不顾叶凰玉几欲喷出怒火的眼神来,将她拽出了军营。

    四皇子和其他将领,都是满脸的诧异,唯有洪放冷笑着。

    聂风行啊聂风行,你当真是为了个男人,连前途和性命都不要了。

    出了军营后,聂风行将叶凰玉拖到了一旁,怒不可遏地训道:

    “你疯了,那是军营,你想刺杀朝廷命官!”聂风行对叶皇再了解不过,他平日射箭的姿势,还有他身上元力的波动,无不证明了,方才那一刻叶凰玉想要杀人。

    他想杀了洪放。

    “他该杀!”叶凰玉频临崩溃,十几年了,她一直含着当年的怨恨,等了十几年。

    那个男人,毁了她的一切。

    现在,他还想连她的女儿的一切也要毁了。

    就算是拼个你死我活,她也要杀了洪放。

    “你!”

    聂风行恨铁不成钢,猛地抬起了手掌来,手掌到了叶凰玉的颊边时,无力地抖了抖,最终,聂风行还是没能忍心落下那一巴掌。

    叶凰玉倔强的扭过了头去。

    “叶皇,你他娘的,就那么点出息?你有没有想过后果。就算是你杀了洪放,你的家人,还有叶凌月该怎么办?更不用说,你根本就杀不了他。”聂风行很清楚洪放的实力,洪放至少也是轮回二道以上的高手。

    拼了他和叶皇的性命,都杀不了对方。

    叶家的人,凌月。

    想到了亲人和至亲的女儿,叶凰玉终于忍耐不住,哭了出来。

    她的哭声声嘶力竭,将忍耐了十几年的委屈,全都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