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427章 虐虐更健康,洪氏夫妇(三)

    这位被小太监热情地称为区公公的,是冷宫里看管的一个老太监,在宫里也呆了四十多年了。

    他一直想找位宫女做对食,只可惜,他年事已高,又因为看管冷宫的缘故,脾气有很暴躁,宫里的小宫女们都不乐意与他结对。

    今日这位小公公,忽然找上了他,说是只要一百两银,就可以帮他找一位美人儿。

    区公公刚还不信,说是要亲眼看看人。

    看了眼侧殿里的那一位,看上去虽然年纪也不轻了,大概三十余岁。

    但是风韵犹存,身形也很是妙曼,穿着件宫女的衣服,也不知是哪位娘娘手下的老宫女,这么老了还没遣出宫去。

    最难的是,她此时美眸半睁半闭,红唇微张,脸上也是一片红晕,看上去,就是连区公公这种阴阳人,也心动的很。

    区公公看了,岂止是满意,简直就是不能再满意了。

    他都快半只脚进棺材的人了,别说是一个风韵犹存的美妇,就算是一个徐娘半老,也是他赚到了。

    区公公忙给了那名小公公一张银票,打只想快点打发了那小太监离开,不要妨碍他的好事。

    “区公公,动静小一点。”那名小太监很体贴地关上了房门,门关上的一刻,小太监的眼底满满的都是阴损。

    门才一关上,区公公连忙褪去了诸葛柔的衣物,后者也不知拒绝,由着那副又老又丑的身子,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早朝文武百官分立两边。

    让洪放诧然的是,早前抱病不来早朝的蓝应武还有聂风行,今日竟然都来上朝了。

    更是怪异的是,洪放总觉得,蓝应武看他的眼神有些古怪,好像带了几分怜悯。

    哼,他洪放,什么时候轮到他蓝应武来同情了。

    早朝开始没多久,夏帝就颁布了一道圣旨,册封了洪放为太保。

    “恭喜太保大人,官复原位。”那些与洪放交好的官员们,都小声恭贺着洪放,洪放的脸上也是喜气洋洋。

    夏帝对洪放的贬职,说来也不过是小惩大诫而已,恢复原职,只是早晚的问题,只是洪放没想到,在四皇子意外横死在西夏平原后,他还能那么顺利地恢复太保一职。

    “诸位爱卿,朕经过几日的深思熟虑,考虑到西夏平原,如今病情严重,危机四伏,决定饶恕叶凰玉女扮男装,欺君一事,来人宣叶凰玉上殿。”

    洪放的喜悦持续还没超过一刻钟,夏帝就宣了叶凰玉上殿。

    只见叶凰玉一身女装,在了百官的议论声中走上前来。

    “罪臣叶凰玉,叩谢皇上圣恩。”

    夏帝命人赐了官瘾,叶凰玉叩谢之后,这才起了身,站到了蓝应武和聂风行的身旁。

    洪放看得双拳一紧,心中怀疑,夏帝是因为叶凌月的缘故,才特赦了叶凰玉。

    果然只是个小丫头片子,这么好的机会,居然只为她娘亲讨了个将军之位。

    洪放冷笑着。

    “有事早朝,无事退朝。”

    下了早朝后,走出宫门时,不时有官员上前,恭贺洪放,洪放也是客气着,一一回礼道谢。

    到了宫门口,洪放看到了洪府的马车,自家的车夫正在车上打盹。

    “福伯,你怎么在这里?”

    “老爷,我是送夫人来宫里见皇后娘娘的。”马车夫忙提起了精神,夫人进去都好几个时辰了,还没出来。

    “皇后娘娘?”洪放纳闷,他记得,今日早朝时,分明听到有人在说,昨日自家夫人去城北的皇家寺庙烧香时,遇到了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说是两人为了西夏平原的病情,接下来几日,都会在寺庙斋戒沐浴。

    洪放觉得有些不对头,折身就准备进宫,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忽听到了一阵哒哒哒的马蹄声,只见一匹枣红色的良驹,从了宫门口奔行而来。

    马上,坐着一名披着轻铠的女将军,她红唇黑眸,英姿飒飒,背后背着一把宝弓。

    “洪放!”

    女子声音中气十足,带着一股浑厚的元力,犹如声落地春雷,在洪放的耳边炸开了。

    洪府的那名马车夫,被吓得两腿发软,直接从马车上滚了下来,摔在在了地上,洪放不由蹙眉。

    “叶凰玉,你胆敢在宫门口喧哗,别以为你被册封了将军,就可以目空一切。”

    叶凰玉如今是轮回二道的武者,论起实力,比洪放也相差无几。

    “我是来送你一份大礼的。”说着叶凰玉拉弓绷弦,镇海八郎弓第二式,破云箭,

    只听得空气瞬间撕裂开,一道金光,嘭的一声,朝着洪放的面门射去。

    “放肆,你敢谋杀朝廷命官!”洪放没料到,叶凰玉回如此大胆。

    早朝刚过,大量的官员正在宫门口等待自家的马车接送,叶凰玉这一箭,可说是当着无数人的面射的。

    哪知这时,叶凰玉的指忽然的扣住了弓弦,只见半空中,距离洪放只有数寸的距离时,那金箭忽的杀了个回马枪,碰得一声巨响,射中了洪府的马车。

    马车被强大的轮回金之力,一下子撕裂成了两半,拉车的马吓得长嘶不止。

    “洪放,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当年你抛妻弃女。今日这一箭,是我叶凰玉还你的,自此以后,你我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说罢,叶凰玉双脚一夹马腹,骏马长嘶一声,人与马,如离弦之箭,消失在了宫门外。

    来去如风,飒飒的英姿,让文武百官哑然。

    “洪朗,我愿与你一生一世。”当年,那个一脸娇容,憧憬地望着自己的女子,再无了踪影。

    洪放的心中,一种怅然若失之感。

    这时,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洪放才回过了神来。

    洪放这才发现,那一辆被强大的箭风撕成了两半的马车上,还留着一封信。

    看清了那信上的字时,洪放的眼微微一缩,死死盯着那封信。

    洪放虎目阴沉,他走上前去,洪放抖开了信纸一看,这不看还没什么,一看之下,一口热血冲洪放的脚底蹿了上来,喉咙一甜,口中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