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452章 毒舌少宗主

    暗势力的人,要正道一方把那名淫徒交出来。

    可正道那一方却坚决不承认,只说是那名女方士自己淫*荡,暗中给那名正道的男武者下了药,后者才会泯灭了本性,与她行苟且之事。

    这话一出口,暗势力一方顿时就怒了。

    高级公开区里的两方,差点就没斗起来。

    后来九号阎城使者们,不得不出面调停,让暗势力和正道各选出一名话语人,把这件事说清楚了。

    但前提是,不可以在九号阎城里闹事,否则,哪一方都别想善终。

    叶凌月来事,风波还没平息,但是暗势力和正道的话语人,倒是已经选出来了的。

    让叶凌月意外的是,高级公开区的两方势力的话语人,都很年轻。

    她定睛一看,才发现足有校场大小的擂台上,已然是站了四个人。

    洛宋和一名男武者,正面朝着叶凌月。

    那名男武者,显然就是那位肇事之人了。

    至于暗势力的那位,此时正在安抚那名女方士。

    那名被脱光的女方士的身上,已经披上了一件长袍,艳红色的长袍,看上去还有几分眼熟。

    一名穿着月白色里衣长袍的男子,正在低声询问着那名女方士。

    叶凌月的眼力不俗,一眼看过去,就见那名女方士满脸通红,一双眼痴痴地望着与自己说话的男子,爱慕之情,不言而喻。

    “洛宋,把人交出来,小爷今日,可以考虑放你一马。”询问清楚后,那名暗势力的话语人,霍然起身。

    他的身形比叶凌月高上一些,那声音,叶凌月乍听之下,还觉得有些耳熟,只可惜,他背对着叶凌月,叶凌月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到他的脸。

    “少宗主,这话可不能乱说。天甲宗的这位王兄弟早就说过了,是你身旁的那名七毒门的女子,对他使诈,还多番勾搭,他才会意乱情迷。王兄弟没有杀了她,已经是很客气了。”洛宋傲然而立,一脸的大义凛然。

    叶凌月顿时了然,原来洛宋身后的那一位男武者,是天甲宗的人。

    天甲宗,不就是诸葛柔原本的宗门?

    叶凌月打量了那名男武者几眼,只见对方眼底浊黄,眼窝底下一片青黑色,看到了那名女方士半裸着,身上披着件红袍,那名武者面上,很明显闪着淫邪之光。

    这种人,一看就是好色体虚之徒。

    叶凌月在心中腹诽着。

    “滚你丫的。洛宋,你是眼神不好使还是脑子进水了。这位姑娘貌美如花,年方十八,你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来,这样的一个如花佳人,会看上你身后这位年过四旬,脸上长满麻子,一身肥肉的癞蛤蟆?换成了是你,你堂堂三生谷少谷主,被人下了春*药,你就肯随便上一头母猪?”男子呸了一口,说话又毒又呛,

    擂台下,暗势力这边,顿时笑倒了一大片。

    “对!母猪也上,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口味还真重啊。”

    众人起哄。

    台上的洛宋,本还风流倜傥的脸上,笑容终于挂不住了。

    那名天甲宗的王姓武者,破口就想大骂,可又顾忌着对方的身份,敢怒不敢言。

    他暗暗看了眼洪明月,后者的眼中,也有一丝恼怒。

    这位“王兄弟”,原本和洛宋没什么关系,如果不是他是洪明月外公的弟子,洛宋根本就不会替他出头。

    “哼,狗嘴吐不出象牙,七毒门原本就是邪门歪道,门里的女子四处勾搭正派弟子,采阴补阳,根本就不是什么好货色。况且,她衣着暴露,举止轻佻,一看就是放荡成性。”

    洪明月留意过那名七毒门的女子。

    早前,她还有意勾搭过洛宋,被洪明月瞪了几眼后,才做了罢。

    “好笑,衣着暴露就是勾搭人,看你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就生了个猪脑袋,还是说,你也是那头癞蛤蟆的姘头?”男子继续毒舌。

    洪明月气得俏脸发白,她无论是在三生谷,还是在夏都,都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到哪里都多的是男人追捧。

    从未被人这般诋毁过,一双美眸,早已是恨意滔天。

    “放肆,你竟敢羞辱明月。羞辱她,就是羞辱我,今日我洛宋绝不饶你。”洛宋勃然大怒。

    他一直当洪明月是自己的女人,平时一直将洪明月捧在手心,一句话都不敢冒犯。

    岂知,心上人洪明月今日却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羞辱,若是不出这口恶气,他洛宋以后,还要怎么大陆上行走。

    “本少在骂那女人,你来搀和什么,还是说,你也是这女人的姘头?啧啧,还说什么名门正派,居然做出这等一女伺两夫的下作事来。”那男子的口才也是了的,是非黑白颠倒,信手拈来。

    说罢,男子还用眸打量了几下洪明月,一脸的鄙夷,仿佛洪明月那张明艳动人的脸,在他眼中,连尘芥都不如。

    洪明月终究是女子,又是个未经人事的,哪里受过这种侮辱。

    “洛宋师兄,你下来,我要杀了这个无耻狂妄之徒。”洪明月再好的教养,也被惹急了。

    叶凌月却是听得叹为观止,不禁暗道。

    也不知这暗势力哪里找来的人才,一个脏字不带,居然被洪明月和洛宋全都骂了进去。

    “师妹,这种登徒子,何须你出手。我今日,就将他杀了,以儆效尤。”洛宋傲然,只见他身旁,那名天甲宗的弟子,连忙跃下了台。

    一阵灵光闪动,洛宋脚踩着乘风宝瓶,英姿焕发,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

    “慢着,比试可以,但是人不可以走。”男子占了嘴上的便宜还不够,只听得一道翡色光芒耀动,一股怪异绿光,从男子身上射出。

    那绿光奇快无比,朝着那名王姓天甲宗弟子掠去。

    洛宋见了,岂可罢休,他目光一沉,暴喝了一声。

    脚下的乘风宝瓶,迎风而起。

    只听得宝瓶里,突然喷射成了数道水箭,每一道都在半空中凝结成冰刃,冰刃嗤嗤落地,将暗势力的那名男子困在了其中。

    哪知男子却是嗤笑了一声,手间再一抖,那一道绿光,倏地飞回来,如蛟龙出洞,撞开了冰刃,卷向了那名王姓天甲宗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