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465章 他的体贴

    巫重伏下了身来,将她抱了起来,比雪还要白嫩的长腿绕在了他精壮的腰身上。

    夜色太凝重,她只能看到巫重那双琉璃色的眸,粘在了她和他的下身。

    紊乱的呼吸声,不知道是她的,亦或者是他的,护住要害的手,被粗暴地扯开了。

    她身下发凉,只有一股火热,抵住了她的柔软,那里早已是泛滥成灾。

    最后的理智,让叶凌月强提起了最后一分力气,狠狠地抓向了巫重的脸。

    男人愤怒的低喝声,有什么东西,跌落在了水中。

    熠熠的金色,叶凌月心中一颤,正要抬起头来。

    眼上,被迅速蒙上了一双手。

    “小月月,你太放肆了。”巫重咬牙切齿地说道。

    为了报复,他的指猛地一刺,探入她的泥泞中,一直到抵上了那一层障碍物。

    颊上,冷热交替,似乎又什么柔软的东西,落了下来。

    她什么都看不清,体内的不适,让她弓起了身子,想要躲开巫重指间的掠夺。

    泪水,冰凉,她知道自己哭了。

    不知是因为屈辱,亦或者是体内可耻的反应。

    “凤……莘。”

    已经欺身上前的强壮身子,一下子滞住了,身体内的某一处,重重一颤。

    巫重的眼中,复杂错综,霾色瞬间布满了他的眼,像是蒙上了一块看不透的黑布。

    “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废物。”巫重近乎是凶狠地吼了一声,一拳砸在了她的身侧。

    飞起的冰屑擦过了她的脸,说不出是脸更疼一些,还是心更疼一些。

    下一刻,他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扫开了衣物,狠狠地压在了冰冷的湖岸上。

    两人跌落在地,分不清谁在上,谁在下,她只知道,自己的身子被那双铁臂紧紧地箍着。

    他扭过了她的头,逼迫她和自己最激烈的吻。

    粗糙的舌苔,一次有一次地扫过她柔嫩的口腔,数次让她感觉到了窒息。

    像是在发泄身下难以发泄的那股灼热,报复性地疯狂掠夺,他没有再深入。

    男人吮*吸粗喘着,身上留下了如同樱花般的一个个痕迹,咬着她胸前的蓓蕾。

    漫长的夜过去了,寒冷的冰池边,男人蜜色的肌肤和女人牛乳般白皙的交相辉映。

    直到天明时分,冰湖上的冰,全部已经化开了。

    精疲力尽的叶凌月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她醒来时,额头有些发痒,睁开眼一看,只见巫重正玩着她的长发,意识到她醒来了,巫重的眸,冷了几分。

    她的身上,已经多了一件衣物,那是巫重的袍子,再看看自己的底衣和底裤,早就被这个粗鲁的男人撕裂了。

    叶凌月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赧红,可又有一丝莫名的感激。

    他,最后还是没有占有她。

    在最后关头,他因为什么原因放弃了。

    体内,一丝元力都没有,叶凌月一惊。

    “不用担心,你体内还有一些药力,暂时不能运力,我封闭了你的丹田。三日之后,元力自会恢复。”巫重不冷不淡地说着,他瞥了眼叶凌月,忽然长腿一跨,将她整个人捞了起来。

    “你做什么!”叶凌月想起了昨夜两人的缠绵暧昧,生怕巫重这家伙,又精虫上脑,改变主意,办了自己,尖叫了一声。

    “真要做什么,昨晚早就做了。”巫重的荤话,让叶凌月的耳根子更红了。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无耻。

    他懒洋洋地把叶凌月抱了起来,光着脚,走到了湖岸旁。

    叶凌月这才留意到,岸边升了火,他还将冰水煮沸了,火堆旁,还架着几条烤熟的鱼。

    这个男人,竟然会照顾人?

    抱着自己的男人,身上传来了一股好闻的雪水香气,想来在她醒来之前,他已经清理过了。

    叶凌月不可思议地瞪圆了眼,巫重坐了下来,将叶凌月抱在了手上,用了撕碎的衣服,沾了热水,小心地替她擦拭着身子。

    昨夜,两人激烈的缠绵,虽是没有突破最后一层,但是都是一身的粘腻,叶凌月的身上也很不好受。

    若非是碍于巫重在场,她早就清洗了。

    想不到,他已经想到了这一点,这倒是让她很意外,发现了巫重不同于平时的一面。

    只是……这种清洗的方式,让叶凌月更加很是窘迫。

    而且擦就擦吧,为什么要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

    叶凌月眸光一转,落到了巫重的身下。

    他的衣服,还穿在她身上,地上什么都没铺,巫重的靴子,因为下水抓鱼的缘故,丢在了一旁。

    由于是在冰山顶,这里的地面覆盖着千年不化的寒冰,他是怕她冷?

    叶凌月的里面什么都没穿,他这般擦拭,简直就和暧昧的抚摸没什么两样,尤其是碰触到私密处时候,他的动作尤其缓慢。

    她局促地动了动身子,想要不开巫重那双让她很是不安的手。

    “巫重,我可以自己来。”叶凌月心中有些不满,她只是被封了元力,又不是缺胳膊断腿。

    她这一动,身体上的肌肤,碰到了巫重的手指。

    巫重气息一乱,眼神中有了几分烦躁。

    “本座的耐性是有限的,你再动来动去,本座很乐意把昨晚没做的最后一步,一次性做完。”

    巫重脸,拉的老长,擦拭的动作,也变得僵硬起来。

    这该死的女人,她知不知道,她一个晚上,就把他这辈子所有的耐性,都给消耗完了。

    为了让她的药力散去,他只能是用自己替体内的寒气,替她一点点散去药力。

    这种肌肤相亲,却不能深入的感觉,缓解了她的痛苦,却让巫重如坠地狱。

    好几次,他都险些擦枪走火,想到了这里,巫重低咒了一声。

    他沉着脸,发现怀中的人儿一下子不敢动弹了,低头一看,只见叶凌月蜷成了一团,可怜兮兮地,眼中还蒙着一层水光,那模样,让巫重看得,又是一阵心痒难耐。

    他忍不住,在她的脖颈上,轻轻咬了一口,吓得叶凌月差点没跳起来。

    足足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清洗才完毕。

    叶凌月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