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543章 上古天地劫

    石碑后面,是关于混沌天地阵的释文。

    看完了碑文后,叶凌月若有所思。

    “混沌天地阵,乃是上古修炼者,修炼时遗留下来的奇阵。只有修为达到了轮回境的武者,或者是达到了九鼎的方士,才能激活天地阵。进入天地阵后,至少通过一重天地劫,才可以离开一号洞穴。”

    六次天地劫,乍听之下,和轮回劫有些相似,只是和轮回劫的金木水火土劫不同,天地劫要想通过,需要闯关。

    在混沌天地阵内,隐藏着由三十六重天罡殿和七十二层地煞狱组成的六重天地劫。

    突破第一次天地劫需要至少闯过七十二层地煞狱中的头二十四层。

    地煞狱内,生存着成千上百万的地煞魂,每通过一层,需要打败每层的煞魂君主。

    叶凌月叹了一声,取出了怀中的时间沙漏,这阵子,她都是靠着时间沙漏来计算时间的。

    与时间沙漏一起被拿出来的,还有那块凰令和两个药瓶。

    看到凰令时,叶凌月留意到,凰令上有一小片血红色,回想起来,应该是早前,凤莘受伤时,她在他治疗时,无意中沾上了他的血。

    擦干净了凰令上的血迹,叶凌月叹了一声。

    她如今被困在一号洞穴里,不知何年马月才能离开一号洞穴。

    再过两个月,就是大夏御前比试了……不成,她必须在两个月的时间里,突破轮回境,闯过一重天地劫,返回大夏。

    叶凌月下定了决心,看了眼两个药瓶。

    这两个药瓶里,分别装着九转轮回丹和五彩轮回丹。

    叶凌月如今的修为,还在丹境,她若是想短时间突破,丹药无疑是唯一的捷径。

    就在叶凌月思考着,到底该吞下哪种丹药时,在二号洞穴了,消失了多日的玉刻阵终于出现了。

    漫长的一个月过去了,当星宿洞再度开启时,活着走来的人,只有一小部分人。

    当面容憔悴的凤莘被刀奴搀扶着,走出星宿洞时,雪翩然惊慌不已。

    “莘,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是谁,是谁伤了你。”雪翩然搀着凤莘,焦急地查看着他身上的伤口。

    一旁,同样也是身受重伤的从律,他按住了伤口,望着雪翩然,伤口不疼,心却在一点点的抽疼。

    “放手。”凤莘的声音冰冷刺骨,是雪翩然从未听过的语气。

    她不由一怔,手没有松开,反倒抓得更紧了些。

    这一次,她绝不会松手,凤莘是她的了。

    那个女人,横隔在她和凤莘之间的女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在看到凤莘一人,从星宿洞里出来时,雪翩然的心底,带着几分窃喜,她知道,没有走出星宿洞的人,都是死人。

    手腕骤疼,雪翩然的手指被一根根掰开了。

    凤莘将她重重一甩,雪翩然冷不猝防,跌了个踉跄,身后一双手及时扶住了雪翩然。

    “凤莘,你冲她撒什么火?”

    从律虽知凤莘因为叶凌月的事,痛不欲生,可看到他将愤恨和绝望,发在了雪翩然身上,忍不住上前训斥凤莘。

    可是一接触到凤莘的眼,从律和雪翩然都是一愣。

    凤莘那张漂亮的宛若天人的脸上,双眼如同两个深渊,空洞无神。

    “真的与她无关?”凤莘颓然,那张苍白的脸上,唇色一点点褪去。

    那样的凤莘,如此的陌生,可又那么的熟悉。

    从律记得,在他十岁那年,有一日,父亲带着他进宫,北青帝考验了他的武学后,就带着他去了后宫。

    宫苑里,几名皇子皇女正在玩耍。

    从律的目光,却落在了不远处。

    那是一个长得精致无比的孩童,他静静地坐在角落里,漂亮的眼,没有半点焦距的,凝视着前方。

    他的眼中,没有人,也没有景,他只沉沦在自己的世界里。

    就是那样的一个孩童,却攫取了从律所有的目光。

    “从律,那是朕的侄儿凤莘,从今日开始,你负责保护他。”

    北青帝的侄儿,前凤王的独子,父母双亡,从律曾听说过凤莘的事情。

    那时的凤莘,刚失去双亲不久,就如今日一般。

    从律心中,重重一颤,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这一次星宿洞二号洞穴里走出来的人,不过寥寥数人。

    星宿洞内最高的天阶灵器,羿神破虚弓最终,为叶凌月所得,只可惜叶凌月在最后的关头,与伪装成开疆王府二公子的陈敏之同归于尽,连人带着羿神破虚弓下落不明(当然,这些都是某巫篡改过的记忆)。

    北青代表团,留下了从律和青碧公主、温旭,就连温旭,也受了重伤,只要需要休养半年。

    大夏代表团里,洪明月和洪玉郎、洛宋,加上早前从五号洞穴里出来的夏侯颀、丰雪等人,这也让大夏代表团成了这一次,伤亡人数最少的。

    可在夏侯颀得知,叶凌月生死不明时,他看向了洪明月等人的眼中,透着彻骨的冰寒,夏侯颀甚至不理会青碧公主等人的挽留,直接返回了大夏。

    开疆王府内,无一人存活,就连开疆王也因为妖物混入王府的事,被传召进宫,查问相关事宜。

    天甲宗,只剩了一个诸葛易和一名天甲宗弟子。

    其余的代表团,也陆陆续续出来了一些人。

    叶凌月失踪后,从律昏迷了一阵子。

    等到他醒来时,凤莘就是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他的嘴里,反复念叨着。

    “可能一天,也可能是一辈子。”

    这样的答案,对于凤莘而言,无疑是最残酷的。

    它就好比给了凤莘一个空头的希望,虚无缥缈,每每想起,就痛不欲生。

    叶凌月消失了,凤莘的心仿佛一瞬间也死了。

    凤莘在刀奴的搀扶下,上了凤府的马车,他衣襟上的残血,如樱花般绚烂。

    蓝彩儿和小乌丫跟在了他的身后,得知叶凌月失踪的消息后,蓝彩儿红肿着眼,可她也没有责备凤莘,因为她知道,叶凌月失踪,最是伤心的,莫过于就是凤莘。

    上马车时,凤莘魂不守舍,就连身上的凤令跌落在地都犹然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