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597章 找一个叫做“夜凌月”的女人

    夏宫御书房内,夏侯颀的书桌上,堆着小山般的奏章。

    夏侯颀放下了手中的奏章,奏章上,闪过了“紫竹岭”三个字。

    紫竹岭危机之事,夏侯颀已经于一个多月前就已经知道了。

    尽管,外界一直盛传,紫竹岭是三不管地带,可在夏侯颀心目中,那是大夏的领地。

    可他刚登基不久,北青在紫竹岭一事的态度,趋于保守,大夏也不能表现的太过积极。

    “圣上,时辰不早了,该传膳了。”身旁的老太监,提醒了一声。

    夏侯颀无疑是一位很勤勉的新帝,他至今还没立妃,整日都忙碌着朝堂上的事。

    洪府叛变的事后,夏侯颀虽然是革除了洪党,可大夏的朝堂上也空了近半的大臣,为了弥补这些空缺,夏侯颀可算是费尽了心思。

    那份紫竹岭的奏章,已经递上来一个多月了,夏侯颀看了不下十次,每次看完之后,都是眉头深锁。

    哪怕几日前,圣上已经将紫竹岭封赏给了月侯。

    “叶公公,你说朕是不是在害她?明知道,紫竹岭是块啃不动的骨头,还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硬塞给她。”夏侯颀叹了一声。

    “圣上,你并非是为难月侯,你只是……舍不得她。”叶公公是先帝的内侍,自小就看着夏侯颀长大。

    这位六皇子,是个不轻易动心的,可若是有人进了他的心,只怕一辈子都是走不出来的。

    紫竹岭是块险地,但也是一块宝地。

    若是月侯无法平叛,势必要返回夏都,恳求夏侯颀帮忙。

    但若是她平叛成功,在紫竹岭站稳了脚步,她获得了紫竹岭,就等于获得了一块天然的屏障,也是扼住了北青和大夏的咽喉,无论是北青还是大夏的后人,都无法小觑了月侯和她的后人。

    可新帝心目中,到底更想看到哪个结果,那就不得而知了,君心难测,叶公公可不敢妄自揣摩了。

    御书房,天色一点点暗了下去,整个天空,就如泼墨般漆黑一片。

    在遥远的彼端,神界北之境,有一座冰雪雕琢而成的神殿,殿外,永不会停歇的寒冷北风,终年呼呼作响。

    同样有一个男子,他坐在冰雪王座上。

    神界北之境神尊,奚九夜。

    男子如瀑般的灰色长发高高挽起,额间一抹神尊金印,剑眉星目,气质尊贵,哪怕是在神界诸神中,亦是屈指可数的存在。

    此时,王座之前,跪着名神使。

    “你是说,在九洲位面上,有人发现了八荒神尊夫妇俩的行踪?”

    九洲位面,那是个陌生而又遥远的位面,它并不存在于九夜神尊的记忆中。

    “是的,神尊座下有一名主神,在飞升之前,是九洲位面的一个叫做混元宗的宗门的掌门人。他返回门派传授传承时,说是在位面禁制上,发现了有神界之人留下来的烙印。”那名神使恭敬道。

    “让他命门派中人速速去追查。”

    奚九夜的脸上,没有半分多余的表情,只是他掩在了衣袖下的手上,却是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可是神尊,就在昨日,八荒神尊夫妇已经返回了八荒神域,神尊还要继续追查?”神使忐忑道。

    “派人去查他们在九洲大陆上,到过的地方,接触过的每个人,一个都不能遗漏。”奚九夜冷声说道。

    “遵命。”神使正欲离开。

    “慢着,若是我在九洲大陆找一个人,需要多久?”很是困难地,奚九夜吐出了一句话来。

    “神尊要找人?那人的年龄和样貌,可有他的画像?”神使有些诧然,九洲大陆那么大,神尊要找一个人?

    “罢了,先收集资料吧。”奚九夜挥了挥手。

    神使离开了,空空落落的冰雪神殿里,奚九夜久久没有说话。

    年龄……样貌……画像。

    神使的话,让奚九夜猛然意识到,他和那个人,出生入死了十三年,他从未留下过她的一幅画像。

    原来一晃已经过去了五百年多年,时间久了,他甚至已经记不得那人的容貌了。

    可为何他偏偏还要去找她……是怕她魂飞魄散前说的那番话嘛,也许吧,她死时,那双怨恨的眸,是那般的可怕。

    她的话,阴森刺骨。

    奚九夜,我夜凌月若是有来生,必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夜凌月啊夜凌月,你不是一向最信守承诺,有约必守嘛。

    你是个骗子,大骗子,既然说要来报仇,为何五百年了,依旧还不回来。

    奚九夜哑然失笑,可笑到了嘴边,却只觉得一片苦涩。

    “九夜哥哥你在想些什么?”一名倾国倾城的美人走了过来,美人肤如凝脂,杨柳般娇弱的身子,她身上披着柔软的狐裘,靠在在奚九夜的怀中。

    看到了怀中的美人时,奚九夜脸上多了一些柔色。

    北之地天寒地冻,女子身子弱,为了他,她宁愿住在这里。

    她这般的善良体贴,能娶她为妻,他奚九夜是该好好珍惜她的。

    “都入夜了,你怎么还不歇下,是老毛病又发作了。”奚九夜说罢,运起了神力,将一股温暖的神力,送入了女子的体内。

    “我一个人,睡不着,你陪我睡可好?”女子搂着了奚九夜的腰身,身子一点点的变暖,可她的眼底,却有一片浓的化不开的霾色。

    每年的今日,奚九夜都会独自坐在神殿里发呆。

    他也许不记得了,可她记得很清楚,今日是“那个人”的忌日。

    若是不记得,他为何至今不立她为神后?

    若是不记得,为何他宁可耗费自己的神力,五百年来,为她治病,却不肯给她那几颗,用“那个人”的血肉炼制而成的神丹。

    想到了这里,女人紧紧地抱住了奚九夜。

    “楚楚,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淘气粘人。别胡闹了,我手头还有些事,今晚你自己先睡下,说着,就命着侍卫,送她下去。”

    女子走出了神殿,有些恼怒地扯下了身上的狐裘。

    “说,方才神尊吩咐你去干什么?”

    早前离开的那名神使,跪在了女子的身旁,将方才九夜神尊所叮嘱的事,复述了一遍。

    “八荒神尊那对夫妇俩出现在九洲大陆绝没有什么好事。听着,去九洲大陆时,留意下,找一个叫做‘夜凌月’的女人。若是遇到了,格杀勿论!”

    女子阴狠的模样,让那名神使微微动容,可又不敢忤逆,喏了一声后,迅速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