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614章 天下第一锻

    听龙包包这么一说,黄管家不由多看了叶凌月几眼,面上也恭敬了许多。

    小少爷是龙氏一族五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他年龄虽小,可眼力很准。

    他都对叶凌月的匕首赞不绝口,那叶凌月的匕首绝对是非同小可。

    一名区区的新人雇佣兵,又哪来的这么好的匕首?

    “这位姑娘,你这把匕首是从何而来的?”

    “我从地摊花了十两银买回来的,听说是个落魄的铁匠打制的,我看它用着锋利,就经常用来切菜切肉……哦,顺便偶尔修修指甲。”叶凌月脸都不红一下,顺溜地答道,说罢,她还瞟了眼夏晴,后者下意识地手指一抖。

    可不是嘛,她刚才还一刀斩了夏梦的十个手指甲嘛。

    听说她这么糟蹋星涎匕,龙包包少爷的小脸上,粉嘟嘟的脸颊抖了抖。

    “你你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星涎,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叶凌月是看出来了,这位龙少爷就是个炼器小疯子,看到了罕见的灵器都巴不得花痴一番来。

    这还只是让他看到了一把星涎,他就成了那副样子,这要是让她发现了自己的星涎匕可以一分为十八之后,小家伙不知道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来。

    突破了鬼门十三针后,叶凌月已经能同时幻化出十八把匕首来了。

    “咳咳,小少爷,我们还是言归正传,讨论这一次的任务吧。”黄管家见叶凌月回答自如,也不像是在撒谎,就消了疑心。“诸位,这一次,黄某邀请大伙前来,是想委托大伙,帮忙护送小少爷前去报名天下第一锻。”

    从黄管家口中,众人才知道,天下第一锻即将开始。

    除了那些隐世的宗门,大陆上凡是排的上号的方士还有炼器世家,都会前去参加。

    “不是吧,这小不点也能报名,他能炼器?”蓝彩儿小嘴张的大大的,足足能吞下一个鸡蛋。

    这是虐待幼童好伐,这小家伙,胖胳膊胖腿的,能拎得动炼器用的器具?

    “天下第一锻报名,无需提供年龄,甚至也不需要真实姓名,只需要提供一件参赛的灵器即可参加预赛,预赛之后,才能参加最后的终选选赛。”黄管家也没有怪罪蓝彩儿。

    叶凌月心中一动,只需要递交一样灵器即可参加预赛?当年太祖叶无名也是在顺利通过了预赛后,在最终的终选赛中,炼制天阶灵器九龙吟失利,才错过了天下第一锻,也许,她可以弥补这次遗憾。

    只可惜,她手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灵器,星涎匕看似不错,但真要去参加天下第一锻,只怕还不够。

    要想去报名天下第一锻,就需要穿过紫竹岭,但这阵子,因为乾坤紫金竹的出现,紫竹岭一带,山匪强盗众多,还有些凶残的猛兽。

    龙包包和黄管家,一小一老,想要安全通过,很有难度。

    黄管家也是为此,才找上了雇佣兵联盟。

    尽管没有明说,可在场的都是精明人,他们都很明白,作为大陆闻名的炼器世家,龙包包身上必定携带着很贵重的灵器,来参加这一次的天下第一锻。

    其珍贵程度,很可能是天阶灵器。

    这么一说,众人也算是明白了,为何龙氏一族,要兴师动众,请两只一流的雇佣兵小队保护了。

    依黄管家的意思是,两队雇佣兵,一队负责贴身保护龙包包,另外一队负责侦查和扫清前方的障碍,务必不能惊吓了小少爷。

    “老丈,你大可以放心,由我们‘血饮’贴身保护龙小少爷,一定能平安无事地通过紫竹岭。”刀戈连忙说道。“至于侦查和扫除障碍的任务,就交给‘帝煞’了。”

    “凭什么我们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阎九不满了。

    说的好听点,那是侦查,说得难听点,那就是当肉盾。

    “呵,那你是觉得,你们组里的几个人能哄好龙小少爷?”刀戈讥讽着。

    阎九瞅了瞅巫重,再看了看叶凌月和蓝彩儿,一个个都不像是能哄劝小孩的主啊。

    没法子,阎九只能答应了,负责侦查和看守。

    委托任务一确定,叶凌月和蓝彩儿就被阎九叫了过去。

    “我和队长负责在后面,你们俩负责在前面侦查。”

    阎九这么安排,也是有些学问的,若是他走在前头,太过醒目了,那些山贼土匪,必定不会出现。

    这阵子,叶凌月和蓝彩儿出了不少任务,对地势倒是熟悉了许多。

    既是确定了任务分配,在城中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一早,“帝煞”和“血饮”就护送着龙包包,一起出了雇佣兵城。

    一离开雇佣兵城,那就是穷山恶水了,为了掩人耳目,一行人决定,采用步行,至于龙包包,则是由“血饮”的几名男雇佣兵轮流背着前进。

    为了轻装上阵,众人都只带了一日的干粮和淡水。

    叶凌月和蓝彩儿商量了一番后,决定两人轮流侦查,第一天,就由叶凌月先去侦查。

    “你就打算这样去侦查?”

    叶凌月还未出发,“帝”就不冷不热丢来了一句。

    叶凌月看看自己的模样,不这样侦查,那要怎样侦查。

    “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帝”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了一个银色的小铃铛,一把抓过了小吱哟,不顾小家伙的挣扎,把小铃铛挂在了小吱哟的脖子上。

    这么一来,小吱哟看上去就更像是一头狗了。

    小吱哟欲哭无泪,还想要把铃铛摘掉,可是一接触到“帝”的眼神,那小爪子就不敢动弹了。

    太可怕了有么有,这个叫做“帝”的男人,怎么和那个谁一样,都那么坏!

    “嘿嘿,小黑子,你别误会,咱们老大也是为了你好。我们这一次要深入紫竹岭,那一带,可怕的不仅仅是人,还有无形的杀手,瘴气。挂上这个银铃铛,一遇到毒气,铃铛就会变色,我们就离开改变方向。”阎九好心地解释着。

    叶凌月一听,很是尴尬,但同时也发现了,“帝”队长虽然长着一副杀人脸,可事实上,还是挺细心的,这让叶凌月对他稍微多了一丁点的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