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717章 老子欺负儿子,结果娘来了

    “凤澜,凤莘不会武,你只要活捉他就好。”

    女帝生怕凤澜下重了手,急忙提醒道。

    不会武?

    青枫那个笨女人,到底是怎么养儿子的?

    凤澜不听还好,这一听,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他凤王府,世代都是骁勇好战,历代凤王都有战神之称,居然养了个不会武的儿子!

    那这小子还会干什么?

    凤澜不满了,几乎是用瞪的,狠狠瞪了眼凤莘。

    好像这小子,也就一张脸长得还能见人。

    光靠一张脸,那算什么,简直就是一个小白脸!

    青枫那笨女人,究竟是干什么的!

    连养个儿子都不会,想起了青枫,凤澜的心中更加不舒服了。

    那个女人,居然死了,在他压根不知道的情况下,死了。

    她是怎么死的,她……怎么会死。

    凤澜心神恍惚着,可手上却已经撤去了元力,他步履如飞,短时间内,又是数掌。

    巫重也被逼得步步退后。

    他此刻,一边要护着身后的叶凌月,一边要躲避着凤澜的攻击,也是棘手的很。

    巫重这辈子,还从未像今日这般狼狈过。

    被巫重掩在了身后的叶凌月,此时也是美眸凝重。

    凤莘有些不对劲。

    他究竟会不会武?

    他若是会武,为何不出手?

    “青枫那笨女人,就只教了你躲避的功夫不成!”凤澜和巫重,你躲我闪,居然一下子过了三十余招。

    不仅是凤澜,就连女帝和陈拓也是看得心惊不已。

    凤莘竟然能够凭着武功的路数,直接躲开了凤澜的袭击。

    “不准你提她,你算什么东西,敢教训我。”巫重终于忍不住了,握紧了拳,就想轰飞眼前这个顶着一张和自己的脸有八九成相似的男人。

    “嘭”

    一阵猛烈的撞击。

    巫重一愣,他的拳头还好好地在自己身旁。

    身前,已经站了个枯瘦的身影。

    那是个女人,一袭黑衣,如鬼魅一般的女人。

    帮巫重拦下了那关键的一拳的,不是别人,正是通天阁的地尊。

    “地尊,你这是什么意思!”女帝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个地尊来。

    通天阁的这位地尊,素来神秘,她的实力,还有她的脾气,女帝一点都不清楚。

    只因为她是天尊的师妹,所以女帝对她还算是客气。

    “没什么意思,就如凤王爷所说,这个男人,不配教训凤王爷。”地尊干瘦的身躯,僵硬地站在那里。

    从叶凌月的角度看过去,她能看到,地尊那双早已失去了血色的手,因为愤怒,紧紧握在了一起。

    “我管教我儿子,管你什么事,让开!”凤澜没来由的一阵恼火。

    他望着这名,几乎不成人形,鬼魅一样的女子,心底的躁动,越来越激烈。

    “我偏要管,我是青……青枫公主的好朋友。她临死之前,曾委托我和师兄,一定要照顾好凤王。”地尊的声音里,带上了激愤之色,有一瞬间,她甚至要脱口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当年,青枫被天尊救走之后,苏醒后,就开始怀疑,凤澜的死,和女帝青霜有关。

    她不惜千辛万苦,背地里搜集证据,终于让她察觉到了蛛丝马迹。

    凤澜和她遭遇的不幸,甚至连先帝的死,都和青霜有关系。

    只可惜,青枫的势力单薄,她又顾忌着还在女帝手中的幼子,这些年来,一直不敢下手。

    她只能暗中潜伏着,戒备着女帝的一举一动。

    女帝对凤莘的心思,地尊很早就已经发现了。

    凤莘十岁那年,已经和当年的小凤澜很相似了。

    他年龄渐长,对女帝也不像小时候那么黏糊了。

    就在一日,小凤莘在寝宫里熟睡时,地尊发现,女帝独自来到了凤莘的寝宫,她凝视着床榻上的凤莘,眼中带着狂热的情感。

    女帝痴痴地望着小凤莘,呓语般说道。

    “莘儿,你快些长大吧,姨已经迫不及待地希望,看到你长成你父亲那样的伟岸男子了。”

    当时,地尊只觉得,浑身的血一下子冲了上来。

    羞愤、恼怒,有一瞬间,地尊恨不得冲上前去,与女帝拼命。

    这个女人,不仅害了凤澜,还想染指她和凤澜的骨肉。

    好在,女帝没有再做出任何逾越的事来,女帝离开后,地尊就通过天尊,让天尊游说凤府的穆管家,让他以小凤莘需要学习凤府的事务为由,让小凤莘离开了皇宫。

    再之后,地尊就通过各种方式,甚至有时候改头换面,以凤府的下人的身份,出现在小凤莘的身旁,传授他管理凤府事务的能力。

    甚至最后又通过天尊,婉转劝告凤莘前去大夏疗养身体。

    终于,经过了她一步步的努力,凤莘远离了青霜那个恶人。

    本以为,凤莘可以躲避开这一切,想不到,今夜发生的一切,让噩梦重新降临。

    而这个噩梦,却是因为凤澜!

    今晚,当女帝提出让凤莘送她回寝宫时,地尊就有了极其不好的预感。

    女帝青霜,果然还没有死心。

    地尊没有丝毫迟疑,就跟了上来。

    只是让地尊庆幸的是,没多久,一名内侍就引着陈拓来了。

    与凤莘早前的想法一样,地尊也认为,陈拓一来,女帝碍于君臣之仪,不得不放了凤莘。

    凤莘也可以趁机离开,哪知女帝竟会干脆撕破脸,甚至不惜强留凤莘。

    当时的情况,危急无比,地尊已经做好了,不惜暴露身份也要救下凤莘。

    地尊万万没想到,在那种情况下,凤澜会出现。

    得知凤澜竟然没有死,地尊竟一时之间,忘记了出手。

    他还活着,那眼,那眉,那气息,真的是凤澜。

    但,很快,地尊的心就跌到了谷底。

    那是凤澜,可又不是凤澜。

    凤澜竟然忘记了她和凤莘,他只记得青霜,他甚至因为青霜的三言两语,就要为难她的莘儿!

    “青枫的好友?”女帝警觉着,打量着地尊,青枫和天尊的关系,女帝是知道的,想不到,青枫竟然和地尊也关系颇深。

    巫重也有些莫名,正欲盘问时,耳边,传来了叶凌月极细的声音。

    “地尊是自己人,相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