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735章 女地煞君主

    声音落下时,一只蝴蝶翩然飞进了城堡里,落到了地上。

    “是你,蝶魅君主!”

    那是一只异常美丽的蝴蝶,艳丽的蝶翅,就如彼岸盛开的彼岸花,艳丽火红。

    蝴蝶落到了地上,化成了名姿容出众的美人儿,她面若满月,水泱泱的大眼,眼角微微上扬,脸上永远挂着妩媚入骨而又不屑的笑。

    来人正是第三十六层地煞殿的地煞君主,蝶魅。

    蝶魅一到,第二十五层地煞殿至第四十八层地煞殿的二十四名殿主中,还未被俘虏的十九名已经全数到场。

    与其他的地煞君主们相比,这名叫做蝶魅的君主,年纪更轻,样子也更似人。

    甚至于,她身上也没有半点人的气息。

    看到蝶魅时,其他地煞君主的神情都有些怪异,他们的表情,有敬畏,也有惶恐。

    照理说,越是高层的地煞君主,对于低于自己的地煞狱的君主,素来都是高傲的很。

    可在第二十五层到第四十八层地煞狱中,蝶魅却是个极其特殊的存在。

    她貌若少女,年龄也是所有地煞君主中最小的,可她的实力也是最深不可测的。

    蝶魅也是唯一一名,最初是地煞兵,却靠着自己的实力,一路晋升到地煞君主的君主。

    这也就意味着,她是从第七二十层地煞狱,一路杀到第三十六层地煞狱君主的宝座。

    她没有再往更高一层的地煞狱冲,那是因为,她懒得冲了,据她所说,她最喜欢的数字就是六六三十六,所以才会一直停留在第三十六层地煞狱。

    至于蝶魅君主的真正实力,和她交过手的地煞君主们评价,她的实力,已经堪比更高层地煞大君主了。

    所谓的地煞狱的地煞大君主,指得正是第四十九层到第七十二层的那二十四位。

    那可都是些实力堪比轮回五道巅峰,在地煞狱呆了数千年的老怪物啊,距离天罡殿的二十四天罡战将们,可都只有一步之遥啊。

    尽管知道蝶魅的声名显赫,可是被一名刚晋级的地煞新君主训斥,其中几名高层的地煞君主已经变了脸色。

    “你方才说谁没用?”说话的,正是第四十八层地煞君主木傀。

    “谁没用,就说谁。一只试炼小队,就把你们吓成了这个样子,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蝶魅冷笑着。

    “蝶魅,你说的那么轻松,难不成,你有什么法子,对付那一队试炼者。”木傀怒斥道。

    “我自然是有法子的,我不需要一兵一卒,就能杀了那人族女子。”

    蝶魅傲然说道。

    “此话当真?”其他地煞君主都是一脸的不信。

    他们眼下,可是连对方人在那里都找不到。

    “自然是真的,不过我有个要求,若是我杀了那名人族女子,从今往后,你们都得听命于我。”蝶魅抬了抬眼,那双会说话的眼,顾盼生辉。

    “放肆,就凭你,你妄想让我们所有人称臣,那人族我们自会收拾,收拾她之前,我先收拾了你!”

    “哦,听你的意思,你是想与我决斗了?”蝶魅眼角生出了一抹异光。

    城堡瞬间消失了。

    其他多名地煞君主都不见了,周遭化成了一片空旷的天地。

    木傀警惕了起来,他身形骤变,由人形化为了一棵老树盘根的古木,古木周身,生长着无数的树藤。

    这就是木傀君主的本体,枯木怪。

    反观蝶魅君主,依旧是俏生生地站在了那里,没有半点变化。

    枯木的四周,无数的藤条,就如万千的蜘蛛丝,袭向了蝶魅。

    那些藤条上,长满了倒刺形的小勾,只要一沾上皮毛,小勾就会喷射出强烈的腐蚀剧毒。

    树藤形成了一个球形的牢笼,眼看就要将蝶魅君主生擒。

    就在这时,蝶魅却是妖娆一笑,她的身子忽然幻化为无数蝇头大小的枯黄色小蝶,飞舞了起来。

    那枯黄色蝴蝶成千上万,口中探出了一根尖锐的小刺。

    那小刺刺入了木傀君主的树藤上。

    木傀君主的树藤就是他的本体,在小刺扎入的一刹那,目傀君主只觉得一股短暂的刺疼。

    “蝶魅,你就只有这么点能耐!”木傀君主叫嚣着。

    树藤如乱蛇般疯狂肆虐着,将那一群群或是枯黄色小蝶拍成了碎片。

    可就在这时,树藤忽然僵硬地停滞在了半空,树藤上,突然长成了一个个的小疙瘩,那些小疙瘩不停地攒动着。

    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古木的体内钻出来。

    木傀君主惨叫了一声,他吓得打起了滚来。

    忽然间,他的身体炸开了,无数的蝶蛆虫从他的体内爬了出来。

    那些蝶蛆虫使用了木傀君主的灵体后,纷纷化虫为蝶。

    原本枯黄色的小蝶,在蚕食了木傀君主的身体后,颜色变得鲜艳无比,它们聚集在一起,再度变成了蝶魅君主。

    城堡内,十几名地煞君主都怔然着。

    蝶魅君主来之后,木傀君主就忽然说要教训她。

    可这话说完之后,木傀君主却一下子悄无声息了。

    他只是神情呆滞地望着蝶魅君主,约莫是一刻钟后,木傀君主忽然大叫了一声。

    他惨叫着,在地上打滚了起来,就好像身上燃着火般,不停地打着滚,他嘴里惨叫着。

    “冒出来了,冒出来了。”

    其余几名地煞君主,不等反应过来,木傀君主的身体已经僵硬不动了。

    有胆大的地煞君主上前看了看,发现木傀君主已经没了气息,再看他的模样,眼眶欲裂,眼球了满是红血丝,四肢佝偻在一起,而他的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分明是被吓死的。

    地煞君主们吓了一跳,猛然想起了关于蝶魅君主的一个传言。

    传说,蝶魅君主最擅长的就是利用幻术,她将人困在了幻术中,在幻术中将人活活杀死,如今看来,传言非虚。

    实力最强的木傀君主,居然在短短的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里,就被蝶魅君主轻而易举地给消灭了。

    余下的十七名地煞君主,哑口无言,半晌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现在你们应该无话可说了吧。”蝶魅撩了下长发,嘴角带着妩媚的笑,可那笑落在了其他地煞君主的眼中,却犹如催命的鬼符似的,森寒刺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