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774章 水落石出,丑态毕露

    “不!这一切都是假的,青枫,你早就死了,为什么还要阴魂不散,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    .x.- ”

    女帝青霜惊呼了一声,她的双手,胡乱在眼前挥舞着,想要驱赶走那些幻象。

    当幻象如退潮般离去,可记忆却如涨潮般汹涌而来。

    几只亡灵蝶,飞舞在和鸣殿里。

    女帝的身子,摇摇欲坠。

    那一刻,无数的眼光,落到了她的身上。

    没有了崇敬,只有鄙夷。

    民众百官眼中,那个高高在上,公正无私的女帝,撕去了丑陋的外衣后,竟有着如此丑陋的灵魂。

    十余年前的那一场祸事,在这一刻,真相大白。

    凤王夫妻,竟然都是女帝命人残害的。

    满朝文武、凤澜夫妇,还有无数来观礼的宾客,全都鸦雀无声。

    只有无数如刀子般的目光,直刺女帝的心脏。

    “青霜,这一切都不是假的,这些全都是你的阴谋。”青枫看着目露疯狂的女帝,目光冰冷,没有半分温情。

    直到亲眼见证了,十几年前,那一场血淋淋的祸事,她才发现,原来,凤澜对她的情意,一点都不逊色与她。

    他从未说过,自己要提早卸甲归田。

    “对不起,枫儿。”男人有力的手,握紧了青枫的手。

    凤澜虎目含泪,他握紧了青枫的手,这一次,他绝不会再松开。

    这一次,他们之前没有生死,没有女帝,有的只是被他们丢失的十几年的时光。

    凤澜愿意,用余下的一生来弥补青枫。

    “你们,你们不可以在一起,不可以!”女帝扭曲着脸,上前厮打着青枫。

    “青霜,你落到了今时今日的地步,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凤澜护住了青枫,凛然挥开了女帝。

    眼看女帝就要跌落在地,陈拓上前,忙搀住了她。

    “圣上,你冷静点。”陈拓也没想到,自己和女帝多年前做的丑事,会有被揭穿的一天。

    谋害本朝王侯,滥杀无辜兵士,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让陈拓没法子再军队中立足了。

    他颜面尽失,可心中依旧清楚,只要女帝还在,他就还有一线生机,眼下,必须安抚女帝,收回民心。

    哪知女帝根本不领他的情,陈拓才刚靠近,就被女帝用了蛮力一把推开了,撕扯之间,女帝头上的喜冠被陈拓的衣袖勾住了。

    有人惊呼了一声,陈拓意识到时,他的手上,多了一顶厚重的假发。

    他迟疑着,顺着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了女帝。

    “怪,怪物!”陈拓吓得疾退了几步,险些没跌坐在地上,他将手上的假发,如烫手山芋般,丢了出去,看向女帝的目光,满是嫌恶和恶心。

    火红的嫁衣的映衬下,女帝那颗光秃秃的脑袋上,一根毛发也没有,就像是个破壳的鸡蛋。

    不仅如此,女帝的妆容,因为汗水和泪水,模糊一片。

    她精心描绘的眉,红艳艳的唇,这时候都渲染开了,女帝的脸上,好像开了个大染坊,什么颜色都有,怎一个丑字了的。

    女帝掩面痛哭,她踉跄着冲出了人群,撞上刚匆忙赶来的一人。

    “圣上,你这是,你的头发……圣上中毒了。方才我回到丹宫才发现,小蔷和小薇两人有异样。”陈鸿儒外出寻找炼器的天材地宝,忽觉天上象征北青女帝的星辰黯淡,自知大事不好,就急忙赶回了北青。

    他才回丹宫,就发现自己为了天下第一锻准备的材料,全都被偷走了。

    丹宫里,有数名**鼎的方士这几日,忽然变得痴痴呆呆。

    樱长老、雪翩然也不知所踪。

    陈鸿儒大惊之下,一查,才发现,这些事,都和他的近身侍女有关。

    他想起了那一日,自己让“小蔷”送药进皇宫,心急如焚,赶来时,就看到了女帝失魂落魄的一幕。

    扣住了女帝的手腕,陈鸿儒当即发现她身中异毒。

    毒?她会变成这样,全都是因为中毒的缘故。

    女帝陡然清醒,她泛着红光的眼中,又有了昔日的精明。

    她这些日子,浑浑噩噩,险些迷失了自我,原来是因为中毒。

    毒究竟从何而来,电石火光般,所有的事,穿插在了一起。

    不用说,这些事的指使者一定是青枫。

    青枫,她的好妹妹,这么多年来,她这个做姐姐的,还真是错看了人了。

    女帝回过了身来,目光如箭,直射向了凤澜身后的青枫。

    那张脸,竟是比十几年前还要动人,她的发丝,漆黑如绸,岁月这把无情的刀,没在青枫的身上留下一丝痕迹。

    而她却被摧残成了这副鬼样子。

    “陈鸿儒,青枫和凤澜下毒谋害朕,朕命令你和陈拓,将他们剿杀。立下大功者,朕重重有赏。”女帝恨到了极致,那双本该美丽的眼中,只剩了冰冷和杀戮。

    陈鸿儒和陈拓等人,不禁倒吸了口冷气。

    可两人,都是老奸巨猾之辈,权衡之下,还是决定支持女帝,击杀凤澜和青枫。

    “全军听令,绞杀叛党凤澜青枫夫妇。”

    一阵刀戈声如雷动般,大量的兵士,冲入了的和鸣殿。

    刀影晃动,青枫公主不禁紧了紧握住凤澜的手。

    凤澜却是冲着她淡然笑了笑,他手中执着兵符,雷霆般的一声威喝。

    “百官和众将士听令,兵符在此,谁人敢妄动!”

    大殿里的御林军们,看到了兵符,犹豫了起来。

    北青律例,军队听命于兵符。

    女帝为了讨好凤澜,将兵符赐予他,却没想到,凤澜今日,竟会用兵符来反击。

    女帝和陈拓等人虽是防不胜防,可陈拓旋即就冷哼了一声。

    “凤澜,你有兵符又如何,长落大长老!”陈拓说罢,长落大长老和陈沐行了出来。

    他们的身后,还跟着近百名混元宗的弟子,那些弟子,竟全都携带着灵器,女帝今日,竟也是有备而来。

    只是女帝早前提防的,并非是青枫,而是凤府!

    局势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两方人马彼此对持着。

    “青霜,你当真是想清楚了。今日,是你毁了我和枫儿与你多年的情谊,既是到了如此地步,休怪我无情。”凤澜深深地看了眼青霜,他的眼底只剩了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