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826章 谜团待解

    一晃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天三夜。

    当裂谷沙河一带,清晨的阳光再度洒落在沙河上时,一切看上去和往日没什么两样。

    几乎么有人知道,就在过去的一个日夜里,在裂谷沙河一带的凶兽中,占着相当地位的美人蛇族落和三足鸟人族落都消失了。

    前者是直接灭绝了,而后者则是凭空消失了。

    当人,这个几乎没人,并不包括处于四方城中的四方城主。

    前一日,因为沙漠花园忽然毁于一旦,四方城主的心情很不好,大大的不好。

    可让他心情更加不好的事,他派出去,想要打听那对年轻男女的身份的结果,也很不理想。

    这次来参加天下第一锻的人终选赛的人,较往年多出很多。

    由于四方城主要提前筛选男女弟子的消息走漏的缘故,大陆上,不少年轻的少年男女都加入了这一次的角逐。

    所以外形出众、年龄相仿的年轻男女选手,随便一调查,至少也有几十组,至于过去一天一夜里,猎杀凶兽数量没有变化的,至少占了半数以上。

    这样一来,除非这些人最终都进入了前五十名,进入了最后一轮的终选赛,否则,四方城主是没法子确认他们的身份的,更不用说,确认夕颜王花,究竟在哪一个人的身上。

    这让四方城主很是郁闷。

    可更郁闷的还在后头。

    就在沙漠花园被毁的第二天,他一早醒来,习惯性地瞅了眼挂在自己寝室里墙壁上的凶兽图,他忽然发现,原本只被称为百凶图的凶兽图上,一下子少了三种凶兽。

    这消失的三种凶兽,分别是闪电貂,三足鸟人和美人蛇。

    说起来也是凑巧,三种凶兽,分别生活在沙河下游、中游和上游,都算是那一带占据了绝对优势的凶兽。

    这份凶兽图可不是一般的图,是四方城主为了某个原因,和三宗协商后,特意保留下来的。

    这些年来,为了那个原因,四方城主还刻意保留了所有的凶兽,不让其中的任何一种过早的灭绝。

    可就在一夜之间,却少了三种。

    凶兽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灭绝的,也不可能离开裂谷沙河。

    那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它们被击杀了。

    “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把几千只三足鸟人和美人蛇都给杀了!别让老子发现是谁干的,否则老子一定和他没完!”一大早,四方城主府内,城主就一声雷霆般的怒吼。

    刹时间,整个城主府都好像是经历了一场八级地震,抖了几抖,几乎将四方城主府内的贵客们都惊醒了。

    发火的四方城主可是很可怕的,那些下人们,可不敢在这种时候冲进去。

    守在门外的秦总管心中暗想。

    “这还不是您老人家,突发奇想,设置了这么个十天十夜的四方榜,为了能挤上前五十,成为你的关门弟子,那些人可都是拼了命地猎杀凶兽啊。”

    室内的四方城主也是冤啊,他哪里能猜得到,这些来参赛的选手会那么厉害,直接赶尽杀绝,杀鸡取卵似的猎杀。

    四方城主在居室里,走来走去,越想越是纳闷。

    “不对啊,一般的三足鸟人和美人蛇倒还好说。三足鸟人族落拥有土之灵,美人蛇蛇王拥有厉害的灵器,心智不俗,怎么也一下子全都消失了。”

    而且四方城主还知道,这三种凶兽也是凑巧,都是天敌。

    其中美人蛇和三足鸟人是死敌,三足鸟人喜欢食用闪电貂。

    闪电貂的灭绝倒也还能解释,这种凶兽,原本在裂谷沙河一带,就算不上特别厉害,而且数量已经不多了。

    但三足鸟人和美人蛇不同,各自的女王,可都是通晓人族语言,甚至会用人族战术谋略的人级别的凶兽了,它们的族落,数量又不少,其中美人蛇至少有七八百,三足鸟人有两千多只。

    两者一起消失,难道说是有人趁机挑拨,让它们同归于尽了?

    想来想去,四方城主也觉得,只有这个可能最为可行。

    否则的话,以两人一组的参赛方式,怎么可能击杀得了那么多凶兽。

    四方城主想了许久,到了临近晌午时分,临时做出了个决定,他告知属下,立刻把消息放出去。

    四方城主发怒时,洪明月已经起了身,开始了晨间的修炼。

    这是洪明月保留了多年的习惯。

    哪怕是在她获得了合欢功后,这个习惯也一直保留了下来。

    洪明月晨起,其实并非是为了单纯的修炼,她还想趁着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遇上紫堂宿。

    因为她早就听说过,孤月海的修炼之法和其他门派不同。

    孤月海的人,最喜在日出月落之际,吸取天地之间,最纯净的那缕灵力。

    所以,她起早贪黑,打听到了紫堂宿的住处后,就时不时徘徊在紫堂宿的院落外,希望能够遇上他。

    只可惜,洪明月的心思,最终还是没法子实现。

    修为到了紫堂宿这个境地的人,是压根不屑于吸收四方城这种旮旯地方的灵气的。

    除了那一次,在城主府遇到了一次,洪明月再也没有遇到紫堂宿。

    他也从未再出现在人前,正如外界传闻的那样,紫堂宿是个性子近乎孤僻的人,他独来独往,这一点,自他成名于大陆时,就已经是如此了。

    洪明月一直等到了天大亮,还未等到紫堂宿,不禁有些心灰意冷。

    她也不愿意返回住处,免得又遇到洛宋,找她双修。

    自打和洛宋确认了关系后,洛宋就一直以未婚夫的身份自居,处处限制着她的自由,甚至不愿意让她和其他异性过多接触,这一点,让洪明月不胜其烦。

    心烦意乱的洪明月,索性就出了城主府,在四方城内游荡了起来。

    天还没彻底亮,四方城内,没有太多的人。

    路上,只有一些稀稀落落的路人。

    洪明月望着整洁的城中街道,不由想起了自己的故乡大夏夏都。

    自从洪府没落之后,她已经有半年没有回去了。

    夏都,承载了她儿时的全部记忆,可如今,这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洪明月心中想着,不知不觉,就走出了四方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