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859章 诱拐花和尚

    虫宝越看越是纳闷。

    “不可能,那还女人再坏,也是个神,而且还是医佛。你就是个人,哼,一定是凑巧长得像而已。”神虫虫宝最后,还是晃了晃脑袋,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已经把事情的真相都告诉你们了,你该放了我了。”虫宝晃了晃脑袋,平常这个时间,它早就回到寺庙了。

    这个时辰还未回去,九和尚一定已经急坏了,额,前提是,他没喝醉。

    “我好像没说过,你坦白,就放过你。不过我可以把你的体内的黑色精神力收回来。”叶凌月也知道,虫宝只是听命行事。

    而且这小虫子,很有些意思,她还真不会为了几坛子彩虹五珍酿,要了它的性命。

    “你这女人,怎么能这么阴险,我告诉你,我家主人九和尚可厉害了,他可是……”虫宝气得触角只摇晃,可话到了一半,它想起了什么,连忙闭了嘴。

    “你是想告诉我,得罪了南无山掌门的师弟南九,就等于得罪了南无山,后果很严重是吧?”叶凌月摊了摊手。

    “你怎么知道我家主人的身份的?”虫宝瞪圆了眼。

    它可是记得很清楚,主人说了,不能在外说他的身份。

    “果然……这世上,又喝酒又吃肉,外带养了个神虫当兽宠的人,除了南无山的和尚,我也想不到其他人了。”叶凌月也是经一事长一智。

    她上次在裂谷沙河被孤月海的紫堂宿阴了一把后,就长了心眼。

    听说这一次,为了天下第一锻,四方城主邀请了三宗的人来,一个紫堂宿,再加上一个岳梅,如果南无山没派人来,那就说不过去了。

    再联想起早前,那酒肉和尚旁若无人的躺在四方城主的四方寺庙里睡觉,叶凌月大致也就确定了他一定是出身南无山。

    为了确定这和尚的身份,叶凌月这几日,已经命人收罗了一份南无山弟子的名单。

    上面就有南九的资料。

    南九,南无山掌门的俗家师弟。

    这厮早年也是个世家子弟,因为某些原因,成了个和尚,虽然剃了度,但是酒肉一样都没戒。

    因为南无山不能饮酒吃肉,所以他常年在外游历,就连南无山掌门,都拿这个南九没有法子。

    这一次,南九之所以来四方城,那也是听说,四方城内,有一家酒楼出售一种叫做彩虹五珍酿的美酒。

    没想到,一来二去的,就和叶凌月杠上了。

    “你你你,你既然都知道了,居然还敢劫持我,你就不怕我家主人来报仇。”虫宝满脸的郁闷,这女人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南无山的名号可是很响亮的,以前那些人,只要听南九报出名号,就会吓了个半死。

    “我是巴不得他来报仇。偷了我的酒,还连带着酒斋的生意一落千丈,就算是南无山的掌门亲自找上门,我也不理亏。”叶凌月说着,将虫宝塞进了自己的乾坤紫金袋里。

    说来也是她运气背,这一次的天下第一锻,四方城主请了三个裁判。

    孤月海、南无山、瑶池仙榭各有一人。

    她先是得罪了孤月海的紫堂宿,又让岳梅把自己给恨上了,再加上是友是敌,暂时不清楚的四方城主,四大裁判中,叶凌月只能是努力拉拢这最后一个南九了。

    她眼下,就是要坐等南九和尚找上门。

    话说南九和尚,喝了几坛子的彩虹五珍酿后,一觉睡到了傍晚时分。

    他醒来,发现自家虫宝居然还没回来,顿时就火烧眉毛般,冲到了四方酒斋。

    四方酒斋因为闹鬼事件,大门紧闭。

    南九走到了门前,抬起了油腻腻的大脚,就准备把门给踢飞了。

    哪知这时候,他的鼻子动了动。

    一股醇厚的酒香味,从四方酒斋里飘了出来。

    那股香味啊,瞬间就把南九肚子里的酒虫给勾了出来。

    “九大师既然来了,不如进来小酌几杯。”

    悦耳的女音才落,酒斋的门就打开了。

    只见里面坐着一名少女,少女眸光闪闪,坐在了一张桌案前。

    她的身前,还摆着一坛子酒。

    那酒香就是从那个酒坛子里飘出来的。

    南九好酒如命,更甚于叶凌月的义父蓝应武和外公叶孤。

    一看到好酒,他的脚就挪不动了,连自家虫宝的安危,也早就被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他早前喝彩虹五珍酿时,还觉得那已经是大陆第一好酒了,可是他今日一闻到叶凌月身前的那坛子酒,才发现,他大错特错了。

    “呵呵,小姑娘,好巧啊,说起来,我们也是第二次见面了。上一次,我们在寺庙里见过了,我是来接我们家虫宝的。”

    叶凌月听罢,心中了然。

    这南九和尚,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他话中有话,分明是在暗中威胁她,若是叶凌月不放虫宝,他指不准回头,就把叶凌月和凤莘曾经进入妖醒之门的事,告到了四方城主那里。

    上一次在寺庙里,他果然是装醉。

    “虫宝的确在我手上,既然大师想要回去,晚辈恭敬不如从命。不过大师可要把那天的事,忘个干净。”叶凌月说着,还真把虫宝从乾坤紫金袋里放了出来。

    南九和尚看了眼虫宝,见它没什么情况,神情一松。

    “那是那是,和尚的记性一向不好。小姑娘,都说来者都是客,你难道不招呼和尚我喝几杯?”

    南九和尚说罢,还不忘瞟了眼叶凌月身前的那个酒坛子,吞了吞口水。

    虫宝一看,顿觉不妙,自家主人老毛病又犯了,见了好久就腿软。

    “主人,走啦,这女人可阴险了,她的酒不能喝。”

    “大师要喝酒,可以,不过我要和大师谈个条件。”叶凌月不急不慢地说道。

    “小姑娘,你年纪小小,心眼倒不小。这世上,能和和尚我谈条件的人,没有几个,你显然不在此列。”南九和尚有些不快。

    “大师先听我说完条件,再拒绝也不迟。”叶凌月说着,不急不慢倒出了一杯酒。

    那酒一道出来,异香扑鼻,别说是南九和尚,就连虫宝都不禁吞了吞口水。

    一人一虫在心底异口同声道。

    “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