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867章 身份暴露

    南九和尚叹了一声,长落大长老虽被救下了一条性命,可那身子只怕是已经废了。

    安七娘事后若是发现,必定会恼羞成怒。

    叶凌月和混元宗必定是不死不休啊。

    “南九大师,多谢你出手相助,你的恩情,凌月必定牢记在心。”叶凌月也神情稍缓,面上挤出了抹笑意来。

    “叶小友,不用客气。你我也算是有缘,你炼制的酒更是天下一绝,不知你可有兴趣,拜和尚为师?”南九和尚见叶凌月虽是大战一场,和眼清目明,却是个心思通透,拿得起放得下之人。

    他在青洲大陆上如浮萍般飘荡了数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有慧根的少年人,心中一动,就起了收徒之心。

    “南无山也收女弟子?”叶凌月瞅了瞅南九身上的僧衣。

    她怎么听说,南无山出和尚,瑶池仙榭出“尼姑”。

    “小友莫要误会。南无山虽是佛门,可也分了内门和俗家两种弟子,俗家弟子中也有女弟子。和尚我自己就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收的弟子自然也是俗家弟子了。”南九和尚笑道。

    “多谢大师抬爱,可惜凌月自认是个浪荡性子,与佛无缘,也没什么兴趣加入三宗。还请大师记得早前我们的约定,我们天下第一锻时再会。”叶凌月和南九虽只有几面之缘,可还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喝酒吃肉的老和尚的。

    只可惜,经历了裂谷沙河和妖醒之门的事后,她对三宗还真没什么好感。

    加之她发现凤莘不见了,有些着急,更加无心应付南九和尚。

    南九和尚见状,也就不再勉强,就此别过了。

    “凤莘去哪里了?”叶凌月查看了龙包包和几只小兽,都是轻伤,简单的治疗后,凤莘一就是不见踪影,叶凌月心底隐隐有些不安。

    “他早前还在这里的,后来他让我们去救龙包包,自己就不见了。”小乌丫也纳闷了,凤美人明明说好了,会来救老大的。

    “你们几个先回客栈休息。我去找他。”叶凌月按捺着心底忽如其来的,怪异的感觉,打发了几只小兽先回去。

    大战结束后,街头还有不少的伤员。

    叶凌月在四周寻找了一圈,没有发现凤莘。

    她摸出了怀里的凰令,握在了手间,咬了咬唇,忽的快步往了安七娘等人落脚的客栈走去。

    客栈里,岳梅已经苏醒过来了。

    她醒来之后,被告知长落大长老受了重伤,就找了“樱长老”过来,让她帮忙看看大长老的伤。

    伪装成樱长老的蝶魅,只能是硬着头皮,替长落大战老看了看。

    “大长老的伤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但是……”蝶魅咳了一声。

    她虽然也是阅男无数,可伤到那个部位的伤还真死第一次遇见,可怜哦,长落大长老下半辈子的幸福算是没了。

    “但是什么,你倒是说啊!”长落大长老不顾身上的烧伤,急切地抓住了蝶魅的手。

    安七娘目光如刀子般,剐向了长落的手。

    蝶魅连忙抽开了手,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

    “大长老那个部位,全烤焦了,虽然已经切除,但是以后,怕是不能人道了。”

    “小畜生,你害惨了我,老夫要找他拼命!”长落大长老虽然对自己的伤也有个预期,可听“樱长老”亲自说出来,顿觉五脏六腑,犹如刀绞般的难受。

    “长落,你这是罪有应得。”安七娘不怒反笑,目光在长落大长老和“樱长老”之间扫来扫去。

    屋内众人一惊,蝶魅则是尴尬地撇开了脸,心中叫嚣着,真是出门被狗咬,躺着也中枪,本姑奶奶是无辜的好伐,和你家那不能人道的有染的,还在地煞狱里好伐。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年做的肮脏事?你和着贱女人,生了个女儿。既然管不住那玩意,留着还有什么用。还不如落个半残废,你放心,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女人嘛,等你回到混元宗,我找十几个美貌女弟子服侍你,伺候的你服服帖帖的。”安七娘说罢,很是温柔地抚摸过长落大长老身上的伤口。

    手下骤然一用力,大长老惨叫一声,原本包扎好的伤口,顿时破裂开。

    陈沐看得心头一紧,胆怯地望了眼一旁的岳梅。

    却见岳梅的眸光也微微一变,深深地望了眼陈沐。

    “七娘,七娘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长落大长老痛哭流涕着。

    原来这些年,他的所作所为,安七娘全都知道,她只是睁眼闭眼,她相貌丑陋,性子虽烈,但对长落大长老一直是一心一意。

    她自小没有娘亲管教,目不识丁的奶娘一直教导她,女子若是相貌丑陋,就应该心地纯良,只要一门心思辅佐夫君,总有一日,长落大长老会回心转意。

    只可惜,大错特错,她这些年的隐忍都换来了什么!

    “师娘,师傅知道错了,师傅如今身受重伤,还请师娘速速将他送回师门。”

    陈沐看得胆战心惊,安七娘的狠毒,让他不禁想到了,日后岳梅会不会也如此对他。

    “沐儿,你说什么呢,师娘只是再和你师父开玩笑而已。你说的没错,他伤势不轻,你把他送回混元宗,告诉掌门,过几日,我会把叶凌月亲自带回混元宗。”安七娘擦了擦手,一脸的淡然。

    陈沐哪里还敢多问,忙命几名师弟,准备了担架,当即就送了长落大长老出城。

    岳梅和樱长老也不再逗留,火速离开了。

    安七娘木着脸,取出了一块安阳的灵牌,供在了案上,少了一炷香。

    此时,外面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安七娘盘腿坐下,她白日里和叶凌月缠斗,又和南九拼了一招,气力消耗不少。

    可她刚一闭眼,忽觉有些不对劲,猛地一抬头,就见房间内多了一个背影。

    修为到了安七娘这个境地的人,即便是夜晚房中也是不点灯的,她调息时,已没有点灯的习惯。

    黑暗之中,那个人何时进来的,安七娘竟是全然不知,她不禁心中一冷,硬声问道。

    “你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