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878章 太祖遗物

    还有一个时辰,需要再找到一株绛珠九叶草。

    绛珠九叶草这种灵草,大陆上并不多见,上一次叶凌月之所以能找到,也是托了阎九的福,从地下阎殿里收购了一株。

    但阎九也说过,即便是地下阎殿也只有一株绛珠九叶草。

    它也是叶凌月所有炼制九龙吟的材料中,寻找难度,仅次于太古龙血的材料。

    叶凌月环顾四周,不出所料,一番查找后,没有任何发现。

    “月姐姐,要不然,我们一人一半。”龙包包提议道。

    “不成,那样我们俩都会炼器失败。我再看看能不能找到可以代替绛珠九叶草的其他灵草。”

    叶凌月心中暗想着,这会儿还真是一文钱难死英雄汉。

    有机会,她一定要在鸿蒙天里,种上一堆的九叶草。

    叶凌月说着,再度不死心地寻找了起来,这时,她留意到了凤莘的异样举动。

    凤莘站在不远处。

    只见他正兴趣十足地把玩着手中一件黑漆漆形似断剑的玩意。

    四方城主的这个库房里,类似的没炼制完全的武器不少,有一些,只是随意地丢弃在一旁。

    凤莘身为凤府家主,见过的各种珍宝很多,这个宝库里的东西,他大部分都看不上,却对一把断剑感兴趣,这让叶凌月很是意外。

    “凤莘,你手上拿着什么?”

    叶凌月奇道。

    “好像是一把剑,虽然没有彻底炼制成功,但很锋利。”凤莘眼中,闪动着兴趣之光,说话间,凤莘用指节叩了叩那把黑漆漆的东西。

    巫重用的是剑,所以对于剑,他有一种天生的明锐度。

    方才,在路过这一片断剑残骸的区域时,他的潜意识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吸引他。

    那股力量,就来自这把断剑。

    他的指间,刚摩挲过那把剑,剑身忽的一抖,嗤地一声,在凤莘的手指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鲜红的血,滴在了剑上。

    凤莘眼底异色闪动,这把剑,竟然能伤他?

    要知道,他如今的身子,可是经过了太古龙血强化过的。

    “小心。”叶凌月抢过了他的手,正要查看他的伤口。

    可就在这时,一阵剥裂的声音,传入了两人的耳里。

    那一把,只有凤莘的手掌大小的断剑,在碰到凤莘的血时,剑身上发生了异变。

    原本黑漆漆的,犹如被烟熏过的剑身,犹如污垢和灰尘的混合物的表面,大块大块的脱落,露出了里面的剑身。

    “这是?”

    叶凌月哑然失声。

    剑上,竟刻着一个遒劲有力的字“九”。

    叶凌月的心跳,骤然加快。

    这个九字,叶凌月看着有些眼熟,正是太祖叶无名的字迹。

    叶家家谱的扉页上,就有相同的字迹。

    九龙吟,这把还未炼制完毕的断剑,竟是九龙吟。

    当年叶家太祖叶无名前来参加天下第一锻,却因为陈鸿儒的陷害,最终功亏一篑,没有炼制成天阶神兵九龙吟。

    想不到,时隔了五百多年后,叶凌月会在这个堆放废弃物的库房里,再遇九龙吟。

    当叶凌月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凤莘和龙包包时,两人也同样唏嘘不已。

    “月姐姐,原来你的太祖就是叶无名前辈?他可是和我们龙家太祖龙望一样,曾经在大陆方士界叱咤一时的人物啊。想不到,当年叶无名老前辈消沉的真相,竟是如此。好在陈鸿儒那个卑鄙小人已经死了,叶无名老前辈也该瞑目了。”龙包包感慨着。

    陈鸿儒害得叶无名身败名裂,想不到,五百多年后,陈鸿儒会败在叶家后人手中。

    这一切,也真是因果报应。

    “不,仅仅是杀了陈鸿儒还不够,太祖他消失前的最后心愿,就是炼制出九龙吟。我今日得遇九龙吟,当真是天意啊。太祖应该是想让我炼制出九龙吟,帮他完成心愿。恰好,这把没炼制成功的九龙吟里,也有绛珠九叶草的成分。”叶凌月望着那把还未完工的九龙吟,眼神越来越亮。

    “月姐姐,你不会是想重新锻造这把九龙吟吧?这难度未免太大了,甚至比你重新炼制一把九龙吟还要难许多。”龙包包被叶凌月的大胆念头,吓了一跳。

    只要是方士都知道,炼器难。

    但是重新锻造别人炼制失败的灵器,那难度更大。

    尤其还是九龙吟这种,天阶的灵器,不仅要重新提纯,还得熔入新的材料,控制火候,要是一不留神,前功尽弃不止,还可能反噬。

    “龙包包,你放心好了,我只做有把握的事。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可要好好帮四方城主‘清理’下库房了。”叶凌月胸有成足地说道。

    六个时辰过去了。

    叶凌月和龙包包等人走出了库房。

    那些等候在外面,打算看好戏的选手们,在看到了她们手上的材料时,都难以相信地睁大了眼。

    “东方使,我们已经找到了合适的材料了。可以进入下一轮的炼器环节了。”叶凌月满面红光,一想起鸿蒙天里多出来的一堆天材地宝,她的眼就笑成了两轮新月。

    “正式的终选赛,将会在入夜后举行,城主府已经备好了酒水和菜肴,诸位请随南方使去用餐。”东方使说罢,叶凌月等人就鱼贯着离开了。

    东方使走到了库房门前,准备关门,她回忆起叶凌月方才灿烂的笑容,觉得有些不对劲,下意识地往库房里看了眼,这一看,东方使愣了愣,神情大变。

    四方城主和洛三生正说着,忽听到东方使匆匆走了过来。

    “城主,大事不好了,库房里的东西都没了。”

    四方城主一听,呆了呆,连忙跟着东方使去了库房。

    四方城主进了库房一趟,看清了库房里的情景,老脸一僵,差点没破口大骂。

    偌大的库房,居然空了九成,留下来的,都是些完全不能用的破铜烂铁。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库房里的东西呢,不是让你扣下了所有人的储物灵器?”四方城主郁闷了。

    “属下不知道,刚才进去的只有黑家姐弟俩,她们俩也只拿了基本的材料,没多拿啊。”东方使也是欲哭无泪。

    她是真不知道,库房里那么多东西,怎么就在六个时辰里,不翼而飞了。